沧州舞蹈协会

99%的男人想要的都是这种女人(一定要看看)

健在路上2020-11-13 08:16:12

第一章 楔子

"紫君,下周一定要来参加我的婚礼啊!"依敏一脸幸福的和方紫君道别,临走时又不忘嘱咐一遍。

"知道了,我一定到场!"方紫君抱了抱她,相互道别。看着友人的背影,淡淡的微笑。只是这笑容中带些着淡淡的苦涩。闺蜜们相继有了归宿,至今独身的自己不免有些孤单。她一个医学系博士,虽在手术台上屡创奇迹,而感情的路却是注定孤单。方紫君自嘲的笑笑,也许这就是人生,放弃和拥有并存。她这清冷的性子,倒是习惯这份孤单!方紫君开着车,向医院的方向而去。那里才是她人生的全部。

紫君应邀参加了依敏的婚礼。婚礼在郊外的度假村举行,倒是清新别致。望着鲜花白纱环绕下的依敏,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在所有人的祝福中,为爱宣誓!一段熟悉而急促的铃声,紫君不得不退到避静处接电话。

"方医生,昨天4床手术的病人,突然昏迷!请您尽快来医院!"电话一头的焦急,打乱了这甜蜜的气氛。

"我马上回去!"紫君匆匆挂了电话,顾不上和依敏道别。开车离开。

4床病人是她归国以来用最新医疗技术的第一例手术,若能成功,将给更多病患带来福音。只是昨日手术非常成功,到底是何原因,今日有了突变?方紫君的车速很快,她真想立刻飞过去一探究竟。可就在她思绪飘落的瞬间,对面一辆货车从弯道迎面而来。紫君已是来不及躲避,车子向路边撞去,巨大的冲击力又将车子翻转。紫君只觉得浑身好痛,身子轻飘起来,渐渐失去知觉。

她感觉自己好像睡了很久,渐渐的睁开眼睛。可是眼前的景象却完全让她恍惚了。她躺在一张紫色帷幔红木雕花的大床上,床前是一副海棠花屏风。一面朱漆铜镜,古香古色的梳妆台。她这是在哪?她不是应该在医院的吗?紫君狐疑的起身,却是浑身无力。看着自己的衣物,完全也是一身古装饰物和衣裙。这是在做梦吧!紫君最终下了这样一个匪夷所思的结论。

"小姐,小姐,您醒了,谢天谢地,您终于醒了!"这时一个身着绿色衣裙的小姑娘走了进来,一脸兴奋的冲到床前。

"小姐,你可担心死奴婢了。"说着小姑娘就开始掉眼泪。紫君看着眼前莫名其妙的人,顿时满眼黑线。这是什么状况?这又是什么地方?

"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方紫君满脑都是问号。她依稀记得车子被撞,即使不在医院,那也不应该是在这吧!

"小姐,您怎么了?奴婢是可儿啊!"可儿望着眼前熟悉的人,一脸的惊讶,小姐怎么连她都不认识了呢?

紫君看着可儿,确定这不是在梦里。

"小姐你落水后就一直昏迷着,好不容易醒来了,怎么会什么都不记得了呢?"可儿哭的更伤心了,边擦眼泪边说。

落水?昏迷?紫君的脑子彻底短路了。难道她也狗血到穿越了吧!对于她这个只信科学,不信鬼神的医生,这也太悲催。

第二章 就这样穿了

紫君坐起身,费力的向铜镜走去,可儿赶快上前扶住了她。站在铜镜前端详,镜中人,肤如映雪,眉若青黛,杏目流盼,发如黑瀑。衬着些楚楚病态,却是我见犹怜。紫君望着镜中陌生的女子,便知道宛若如戏的荒诞事,果然是发生了。她的一缕青魂,落在了这主的身上。而这身体的主人,也许已不再此世。紫君坐在床边,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既然老天不收她,让她在这异世存活,那她就要好好活下去。紫君沉定了下来,又上下打量了可儿一番。大概十五六岁的年纪,相当青涩的脸蛋,倒是清丽可人。

"可儿,我好像什么都记不起来了!"紫君现在只有装失忆,才能蒙混过关。

"小姐,您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奴婢这就去叫老爷和夫人,给您请大夫。"可儿说着,快步离开房间。

紫君看着自己,现在应该只有十五六岁吧!老爷?夫人?那不就是她现在的爸和妈?

"雪儿,雪儿,你终于醒了,为娘担心死了!"一个衣着素雅的妇人,走了进来。满脸泪水的坐在紫珺身边。后面跟着一个穿着墨兰长袍的中年男子,眉宇间有着一股英气。

紫君望着陌生的妇人,一时语塞,愣在一旁。

"雪儿,你这是怎么了?"妇人见紫君陌生的目光,不安的问。

"夫人,小姐她好像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可儿在一旁低声哭泣道。

"失忆?雪儿你真的不记得娘了吗?我是你的娘啊!"妇人很伤心,不断的呜咽着。

"可儿,快让管家派人去请大夫,看看小姐这到底怎么了?"一直在妇人身后的男子吩咐道,焦虑的看着紫珺。

一盏茶的功夫,大夫便匆匆而至。望闻问切之后,便走到桌前写药方。

"大夫,小女到底是怎么了?"男子焦急的问道。

"洛大人,洛小姐只是因为落水受了风寒,我开一剂疏风的药,几日便好。"大夫慢条斯理的写着药方。

"那为何会什么都不记得了啊?"妇人伤心的问道。

"这个?"大夫迟疑道。"也许是小姐在落水时受了惊吓,才会失忆。这病老夫就无能为力了。"大夫写了方子,便离开了。

原来这正主姓洛!紫珺看着眼前伤心的妇人,于心不忍。既然穿越已是事实,那就照顾好她的家人。

"娘,您别伤心了,雪儿就是没了记忆,也还是你的女儿啊?"紫君安慰着妇人,决心把这个秘密深埋!万一把她当什么鬼附身,更是得不偿失。

"雪儿,以后在不可再做傻事了,你让为娘怎么活啊!"妇人紧紧的拉住紫君的手,似乎下一刻就要失去一般。

紫君听着这话似乎明白了什么,难道这洛小姐是自杀?

"夫人,别哭了,雪儿没事,我们应该高兴才对啊!咱们还是先让雪儿好好休息吧!"洛老爷在一边安慰着,洛夫人点头,不舍的离开了房间只留下可儿小心伺候。

"可儿,你能告诉我一些以前的事吗?"紫君知道,这个可儿应该是她的贴身丫头,洛小姐的事,她应该最清楚。

可儿擦干眼泪,开始复述洛雪颜之前的所有过往。

第三章 悲催的名媛闺秀

紫君所处的是个完全架空的朝代——北冥国。而洛老爷-洛泽坤,是这北冥国官拜二品的侍郎大员。洛泽坤膝下有一儿一女,长子洛皓辰,女儿洛雪颜。洛皓辰自幼好武,十六岁就考取武状元,现今已是驻守边关,官拜五品的将军。而这洛雪颜,便是紫珺现在的身份。北冥国有祖训:十四岁以下的官家女子,不可自主婚配,都要入宫选秀。而洛雪颜正是十三芳华,许是不愿一月后入宫选秀,才投湖自尽的。紫君听着可儿的叙述,觉得洛雪颜好不值。不就是一个选秀嘛!想选上的确不容易,想落选那可是简单多了。干嘛非要走这条死路呢?难道是洛老爷为仕途而施压?还是她有意中人,不愿与之分离?紫君躺在床上,一连串的问号在脑中不断涌现?几声叹息,全是无奈!她的世界里,也许此刻自己已是一把灰烬了吧!父母早亡,倒不用担心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既来之,则安之。不就是选秀吗?宫斗剧看了那么多,加上她这智慧的脑瓜,一定会好好活下去的。紫君盖好锦被,疲倦的睡下了。

紫君的身体很快便恢复,这几日她未出过房门半步,只是让可儿找了很多这个时代的医书和史书。既然重生,便要以洛雪颜的身份好好活下去。从此之后,她便是重生的洛雪颜。以她的本事,活得随性,随心即可。

雪颜看着医书,才发现这个时代医疗技术真的太过落后。还好她出身于医学世家,祖传而来中医已经足够成就她一番作为了。雪颜看着医书,露出得意的笑容。

"小姐,你什么时候喜欢看医书了?奴婢记得您以前很不情愿看书的。"可儿立在一旁,看着上面看不懂的文字!她不识字,只是似乎小姐也只认识《女则》里的几个字。北冥的女子向来秉承女子无才便是德。对于诗书文章男子所好之物,女子更是知之甚少,更别提这医术了。小姐失忆了,怎么连这喜好都变了呢?

"只是好奇看看而已!"雪颜对她的一脸疑问只能一笑了知。

"可儿,你去京城最大的药店,给我买一套最好的银针!"雪颜放下手边的医书,起身拿了几锭银两。

"小姐,要银针干嘛?"可儿满眼疑惑的望着雪颜。

"去吧,别问那么多!"雪颜没回答她,头也不抬的埋在书里。

可儿点头离开了,能看得出她对现在的小姐是充满了疑惑,难道失忆可以变一个人?雪颜知道可儿内心的想法,还好她很快会入宫,不然久了,可儿的疑惑会更多。

她做不了以前的洛雪颜,她只能努力做回自己。入宫,对她而言倒是好事。她早已盘算好,只要落选,便可按北冥宫规,三年后出宫。那时便是她自由的开始,她仍可以继续她那个悬壶济世的梦想。

北冥国四季分明,物产丰富。北冥皇帝——龙啸天,虽已近半百,但政治贤明,文治武功倒有太宗之风范。所以北冥倒也是繁华似锦,百姓富足。相对相邻的南越国和西昌国国力自是更胜一筹。雪颜坐在软榻上,有些疲倦的将书放在桌几上。眼睛望着窗外盛开的牡丹花,突然很想出去逛逛。的确有些好奇这古代的街市是何繁华景象?会不会和穿越剧中一样民风淳朴,各色美食,小吃琳琅满目?。

第四章 骑白马的阳光男

可儿端茶进来,正巧遇上雪颜望着花出神。

"小姐,茶来了!"可儿端茶递与她。

"可儿,我们出府转转可好!"雪颜没有接茶,只是转过脸问可儿。

"小姐,恐怕不好吧!被老爷知道……"可儿有些迟疑,小姐以前从来都不敢私自出门的。

"没事,爹早朝还没回来,娘这会儿还在佛堂,我们逛逛就回!"雪颜主意已定,吩咐可儿换衣服。

"小姐真的要出去吗?"可儿一边给她梳头,一边为难的问。

"当然,再不出去,进了宫就没机会了。"雪颜有些兴奋的看着镜子中自己,简单的丝带束发,三千青丝飘若在粉色轻纱之上,一袭暖绿罗裙,倒是清新淡雅。再配上这张水月玲珑的脸蛋,绝对是个倾世美人。她不禁赞叹起洛雪颜的这身皮囊来。雪颜满意的笑笑,便带着银两和可儿偷偷溜出了洛府。

雪颜走在这古色古香的街上,两边琳琅满目的各种小玩意。各色店铺络绎不绝,一派繁盛之景!雪颜有些兴奋的流连在各色店铺之间,不知不觉已逛了几条街。

"小姐,我们还是回去吧,让老爷发现定要生气的。"可儿走在她身后,看着兴致甚高的雪颜,却不得不扫兴的劝着。且不说小姐即将入宫,就是平时也不能这样随意的出来。

"没事,一会就回去!"雪颜微笑的安慰她。她知道可儿担心什么,毕竟她现在是未出阁的大家闺秀,而且还是即将入宫的秀女。

"小姐,还是回去吧,不然夫人又要担心了!"可儿见仍是说不动雪颜,又搬出了洛夫人。

"好吧,你去买些糕点带回去,我在这等你!"雪颜被她唠叨的有些烦了,决定打道回府。

"小姐,那你可别乱跑啊!"可儿有些不放心的嘱咐着,向街对面的糕点店走去。

雪颜站在街上,看着眼前熙攘的人群,突然有了一丝格格不入的感觉。若不是这几日真切的体会,她都会认为自己是在游览哪个古镇。但是事实上,她是真的远离了她的那个世界,永远永远的回不去了。雪颜迷茫的眼中带着几许悲伤,完全没注意街边出现了一阵骚乱。从远处奔驰而来了几匹马,速度极快。吓得路人纷纷让路躲避。而马上的人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胯下的骏马,风一般的冲向雪颜。等雪颜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雪颜呆呆站立,自知已是躲避不过。即是命中注定,那就命由天定吧!反正已是死过一次。雪颜的举动,到让马上的男子吓得不轻。立刻从马上飞跃而下,飞身重重的踢在马的头部,马嘶吼一声,倒在地上。男子顺势抱起雪颜落在几米之外。一场惊险,就这样落幕。雪颜站立,生死一瞬,恍若隔世。

"小姐,你没事吧!"男子眉头轻簇,嘴角上扬。

雪颜看着眼前人,金冠束发,颜如舜华。一身月白锦袍,飘逸非非。雪颜不禁为这古代男子俊逸不凡的气质而赞叹。

"小姐,您没事吧,您吓死可儿了!"可儿回想起刚刚的一幕,已经泪如烟雨了。她以为小姐又要……

"我不是好好的吗?"雪颜用手帕给可儿擦着泪水。

"谢公子救命之恩!"雪颜镇定了一下心绪,俯身道谢。

"是在下马儿冲撞在先,应向小姐赔罪才是!只是在下的确有紧急之事,不知小姐是何府上,改日亲自登门请罪!"男子望着雪颜,淡淡的浅笑。

"公子客气,此事我也有过错,公子不必自责!"雪颜婉言谢绝了。

"主上!再不走怕是晚了!"男子的一名下属提醒道。

"小姐,在下先行一步!"男子翻身上马,策马离开。雪颜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对刚才的惊险仍是心有余悸。

"小姐,我们也快回府吧!可儿现在还心慌呢!"可儿哭诉道。

"好了好了,回去就是!"雪颜知道她刚才肯定是吓得不轻。二人变向洛府方向而去。

第五章 好忧伤的男子

雪颜回到洛府,似乎没人发现她出府之事。用过晚膳,洛泽坤就把雪颜叫到了书房。看着主座上沉定的父亲,雪颜猜想定是和选秀有关!仕途才是他们这些政客们最在意的。

"雪儿,你的身体恢复的如何?"洛泽坤一脸慈父的模样,关心的问道。

"爹,雪儿已经痊愈了!"雪颜低头,有些不敢接触洛泽坤的目光。

"雪儿,你这次进宫关系到我们洛家的荣辱,再不可任性。"洛泽坤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爹爹,雪儿不明白您话中的意思!"雪颜一脸沉静的回道。

"雪儿,一入宫门深似海,你的荣辱关系到整个洛家的留存兴衰,爹希望你能以大局为重!"

"爹爹,是想让雪儿如何?女儿自是听您的。"雪颜已经听出了话中的意思,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装出一副温顺的样子。一个女人真的有这么大的能力吗?竟然可以担负这么沉重的担子?

"雪儿,为父知道你不愿入宫,但是你与林子棋也断不会有任何结果。洛家就你一个女儿,爹爹又何尝愿意让你入宫?为了洛家,希望能体谅为父!"洛泽坤说着顿时老泪纵痕。

"雪儿明白爹爹的意思!雪儿谨记!"林子棋是谁?雪颜知道自己没猜错,这正主果然是为心上人而投湖自尽的。

洛泽坤看着眼前非常平静的女儿,心中倒是一震。每次提到林子棋,雪儿总是会和他闹,今日却是这么的温婉谦恭,同意入宫。难道真是失忆的缘故?雪颜明白洛泽坤此刻心中的疑惑,行礼后退出书房。站在院中,淡淡的看了一眼书房里摇曳的烛火,这林子琪,可儿似乎有意回避,看来还要更多的去了解洛雪颜的过去。

雪颜回到闺房,让可儿准备水供她沐浴。可儿很快准备好,从屏风中出来,伺候雪颜褪去衣裙饰物。雪颜泡在满是花瓣的温水中闭目养神。馨香的花瓣合着温热蒸汽慢慢上腾,雪颜顿时很是舒服。

"小姐,夫人刚刚传话过来,让您明日一同去金华寺上香!"可儿拿来一套轻纱,准备伺候雪颜起身。

"可儿,林子棋是谁?"雪颜坐在水中未动,看似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小姐……"可儿迟疑的看着雪颜,难道小姐是想起什么了?

"怎么了?"雪颜见可儿支吾半天,更是猜度她心中所想。

"小姐,林公子是您的表哥。和您乃是青梅竹马。"可儿有些迟疑的回道,老爷已经警告府中上下不许在提林子琪,小姐肯定是想起来了。

"哦!"雪颜脸上平静异常,起身出了浴桶。

"小姐,老爷不同意您和林公子来往的.林家家道中落了,老爷也是为小姐好!"可儿害怕雪颜又做出什么出格事?不停的宽慰。雪颜穿上衣服,靠在软榻上休息。她知道自己猜中了,林子琪定是和真正的洛雪颜有段情。可惜她已不是昔日的洛雪颜,洛家倒是真不用担心什么了。

"别担心,以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了!包括林子琪。"雪颜言语之间没有半点情谊。

可儿听着雪颜这么讲,心自是安稳许多。铺好了床,伺候雪颜睡下,轻声退了出去。她总觉得现在的小姐,更加的冷情了,人也变得难以捉摸起来。

Copyright © 沧州舞蹈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