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舞蹈协会

号称吃货的你,这种青岛产的海鲜你一定没吃过

中科院成都分院2020-09-01 07:35:02

前段时间,青岛市民组团挖海知了引起了媒体和公众的热议。据说这海知了壳薄味美,营养丰富,赛过螃蟹龙虾,吃客们趋之若鹜,捕挖者众多,无奈数量稀少,价格攀升,甚至有人担忧,长此以往海知了怕会灭绝。


沙滩上的海知了(图片源自百度百科)


青岛市民采挖海知了(图片源自半岛网)

          

海知了在青岛火了,更多身在内陆的朋友们会问,海知了是个什么动物?它长啥样?在哪里能找得到呢?今天就让我们探个究竟。


01

究竟是虾还是蟹?


媒体报道海知了时,有的说它是蝉虾类,有的说属于蝉蟹类。那么它到底是虾还是蟹?让我们查一下海知了的身份证。


海知了的学名叫解放眉足蟹Blepharipoda liberata Shen, 1949,隶属于甲壳动物亚门(Subphylum Crustacea)十足目(Order Decapoda)异尾下目(Infraorder Anomura)下面的蝉蟹总科(Superfamily Hippoidea)。所以称它为蝉蟹是正确的。


解放眉足蟹(蝉蟹总科),中国科学院海洋生物标本馆,MBM150049,1988年采自青岛即墨

 

分类身份证在此

十足目Decapoda


 异尾下目Anomura MacLeay, 1838


  蝉蟹总科Hippoidea Latreille, 1825


  眉足蟹科Blepharipodidae Boyko, 2002


  眉足蟹属Blepharipoda Randall, 1840


  解放眉足蟹Blepharipoda liberata Shen, 1949



解放眉足蟹怎么会有这么革命的一个名字?原来这个小小的海知了还是新中国成立的见证者。


1949年,中国甲壳动物学的先驱沈家瑞先生,在烟台芝罘区发现了这种生物,并对它进行了鉴定,发现它是眉足蟹属的一个新物种,当时正值新中国成立,全国人民得到解放,沈先生就用拉丁词“liberata”(解放)给它命名以示纪念。从此,海知了终于在分类系统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和中国人民一起翻身做主了。


后来,国内学者陆续在日照、青岛、威海和辽宁丹东发现了其踪迹。国外也在韩国和日本见于报道。解放眉足蟹是典型的冷温性物种,分布范围仅在北黄海和日本海,北至北海道,向南不过江苏中南部。南方朋友想要采捕的话就需要来北方赶海了。


解放眉足蟹这个名字,听起来应该是螃蟹的一种了?的确,从外观上看,解放眉足蟹身体扁平,腹部短小,体前方有一对螯足,两侧有多条腿,跟螃蟹有些类似。如果您是资深饕客的话,会觉得它形状上更像另一种稀有的海味:蛙蟹。但在分类系统中,解放眉足蟹既不是虾,也不是螃蟹,与蝉虾和蛙蟹的亲缘关系都很远。

 

02

海知了和它的亲戚们


解放眉足蟹到底属于一类什么样的生物呢?与蝉虾和蛙蟹有什么区别?让我们从形态分类学角度解读一下。


我们仔细观察解放眉足蟹,会发现它的腹部处于半退化状态:扁平而弯在头胸甲之下,但尾肢发达;足(包括螯足)只有四对,第五对足退化,形态与其他步足不同,折叠隐匿在头胸甲侧方;这些都是异尾下目甲壳动物的典型特征。


跟它有着亲戚关系的海鲜有:


帝王蟹

隶属于石蟹科Lithodidae,它是眉足蟹异尾下目的亲戚,您可能觉得它们体格、身价和口味差别太大了,但是帝王蟹拥有上述眉足蟹的所有特征(除了尾肢退化),建议您下次吃帝王蟹的时候,下嘴之前可以仔细观察一番。


蝉 虾

隶属于十足目无螯下目(Achelata)蝉虾科(Scyllaridae),特点是腹部长而发达,充满肉质,五对足均发育完全,没有螯足。“充满肉质”可能会让你联想到它肯定很好吃,没错,蝉虾科的许多种类,如九齿扇虾,也是海鲜珍品,但它同一下目的近亲比它更出名,那就是龙虾,不是盱眙小龙虾,是澳大利亚龙虾里的那个大龙虾(隶属于龙虾科Palinuridae)。


九齿扇虾(蝉虾科,图片源自百度百科)


蛙 蟹

属于十足目短尾下目(Brachyura)蛙蟹科(Raninidae),我们常吃的所有螃蟹都属于这个下目,比如梭子蟹、青蟹、大闸蟹等等,它们的特点是腹部退化,嵌合在头胸甲下方(尤其雄体),五对足包括螯足发育完全(六足蟹除外)。


严格意义上讲,短尾下目的螃蟹才是真正的螃蟹,而异尾下目的“蟹”,包括眉足蟹和帝王蟹,在分类学上称为蟹型异尾类。蛙蟹科属于低等蟹类,与其他螃蟹相比,与蟹型异尾类的亲缘关系更为接近,因此蛙蟹曾经长期被划分在异尾下目。

 

蛙蟹(蛙蟹科,图片源自百度百科)


您现在分清楚解放眉足蟹和它的朋友们了吗?总结一下:蝉虾为虾型,腹部发达,五对足;解放眉足蟹为蟹型,腹部半退化,四对足(可见);蛙蟹也是蟹型,腹部更加退化,五对足。


在这里有必要再啰嗦一下刚才提到的小龙虾,就是那个风靡全国产值上千亿的麻辣小龙虾,它归属于十足目另外一个下目,螯虾下目(Astacidea)。小龙虾是淡水产的,不算海鲜,但它在海里也有个不接地气的亲戚:波士顿龙虾(美洲螯龙虾,隶属于海螯虾科Nephropidae)。螯虾下目里的龙虾不是真龙虾,在分类学上属于螯虾类,它们有虾的体型,但有一对巨大的螯足,以此与真龙虾相区别。


可见,甲壳动物十足目下面的各下目都藏龙卧虎,各种虾蟹纷繁复杂,口味各异,也是各位吃货追逐的焦点。

  

03

大吃海知了?再等等


有人说海知了是近几十年才出现的,其实不然。解放眉足蟹所属的蝉蟹总科是一个古老的类群。分子系统学和化石研究发现,蝉蟹总科的祖先在2.2亿年前的三叠纪时期就已经从异尾类群体中分化出来了,而眉足蟹科出现在白垩纪到始新世之间,远早于人类走出非洲的时间。所以,以解放眉足蟹的进化视角来看,也许我们人类才是近期刚出现的。


解放眉足蟹还有三个同属的姊妹种,但都分布在遥远的美洲东太平洋和西南大西洋沿岸。


始新世的眉足蟹科化石,美国华盛顿州(源自Schweitzer & Boyko, 2000)


那为什么人们觉得海知了以前没有,现在又突然出现的呢。原因是多方面的,我们先从它的生活习性说起。


解放眉足蟹生活在细沙质潮间带和潮下带环境中,对水质的要求很高。有研究表明解放眉足蟹以海滩上的有机碎屑和浮游动物为食,对海滩有清洁的作用。苛刻的环境要求、狭窄的食物来源和较长的生长周期(成熟期2-3年),使得解放眉足蟹不易快速增殖形成高密度种群。


青岛的海岸线开发程度高,岸线人口密集,大面积的原生态沙滩较少,在栖息环境无法满足的情况下,解放眉足蟹曾经长期远离市民的视线。而如今它的回归可能包含以下几个原因。


1

经过多年的海洋环境的保护和整治,水体和滩涂环境得到了改善,给解放眉足蟹提供了适宜的生存条件。


2

解放眉足蟹幼体的存活率提高,如低潮区大型底栖蟹类和鱼类等以眉足蟹低龄幼体为食,这些捕食者近十多年来数量持续减少,一定程度上减轻了解放眉足蟹的生存压力。


3

增殖放流显出成效;海知了作为日照市的地方名产,受到当地渔业部门和水产研究机构的重视,当地研究人员成功进行了人工育苗并在近几年增殖放流了几百万只幼蟹,这对包括青岛在内的整个海区的解放眉足蟹种群的补充有很大的帮助,日照渔业部门的跟踪调查也证实了这一现象。


既然解放眉足蟹家族已然欣欣向荣,我们是不是可以甩开腮帮子了?且慢。解放眉足蟹不是那满滩的蛤蜊,它生长周期长,环境敏感性强,种群一旦衰退,虽说不至于走向灭绝,但短时间内很难恢复,势必会对海岸生态的生物多样性造成负面影响。沿海市民偶尔尝鲜可以,但切莫地毯式挖掘,涸泽而渔的捕捞方式是不可取的。


好消息是,解放眉足蟹的人工养殖正在顺利开展,增殖放流也在持续进行,也许有一天,海知了真的会成为一种普通海鲜端上大众的餐桌。



参考文献:

[1]Boyko, C.B. &  P.A. McLaughlin. 2010. Annotated checklist of anomuran decapod crustaceans of the world (exclusive of the Kiwaoidea and families Chirostylidae and Galatheidae of the Galatheoidea) Part IV — Hippoidea. The Raffles Bulletin of Zoology Supplement, 23: 139–151.

[2]Boyko, C.B. 2002. A worldwide revision of the recent and fossil sand crabs of the Albuneidae Stimpson and Blepharipodidae, new family (Crustacea: Decapoda: Anomura: Hippoidea). Bulletin of the American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272: 1–396.

[3]Bracken-Grissom, H.D., M.E. Cannon, P. Cabezas, R.M. Feldmann, C.E. Schweitzer, S.T. Ahyong, D.L. Felder, R. Lemaitre, & K.A. Crandall. 2013. A comprehensive and integrative reconstruction of evolutionary history for Anomura (Crustacea: Decapoda). BMC Evolutionary Biology, 13: 128.

[4]Schweitzer C.E. & C.B. Boyko, 2000. First report of the genus Lophomastix Benedict, 1904 (Crustacea: Decapoda: Albuneidae) in the fossil record and a reappraisal of the status of Blepharipoda brucei Rathbun, 1926. Journal of Paleontology, 74 (4): 631–635.

[5]Shen, C.J. 1949. Notes on the genera Blepharipoda and Lophomastix of the family Albuneidae (Crustacea Anomura) with description of a new species, B. liberata, from China. Contributions from the Institute of Zoology, National Academy of Peiping, 5(4): 153–170.

[6]Sun, X., & J. Wang. 1996. Notes on the Hippoidea in the Beijing Natural History Museum. Memoirs of Beijing Natural History Museum, 55: 25–37.

[7]Tsang, L.M., T-Y. Chan, S.T. Ahyong, & K.H. Chu. 2011. Hermit to king, or hermit to all: multiple transitions to crab-like forms from hermit crab ancestors. Systematic Biology, 60: 1–14.

[8]侯召华, 宋庆武, 崔波. 2017. 野生解放眉足蟹(Blepharipoda liberate Shen)基本营养成分分析. 现代食品科技, 33(6): 1–9.

[9]王雪梅. 2015. 解放眉足蟹(Blepharipoda liberate Shen)形态特征观察. 渔业科学进展, 36(1): 74–78.

[10]杨思谅, 孙秀敏. 1979. 中国管须蟹科新纪录. 动物分类学报, 4(3): 203.



文章首发于科学大院,转载请联系cas@cnic.cn





科学大院

ID:kexuedayuan

从此,爱上科学~




长按二维码,即刻关注


转载授权、合作、投稿事宜请联系cas@cnic.cn


更多新闻

Copyright © 沧州舞蹈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