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舞蹈协会

2010-18,我和玉树伊舞

上海世纪公园锅庄舞2021-05-29 08:48:27

一、玉树歌舞的概念 

       第一次去藏区,我不知道锅庄是什么,我联想到了一个木桩,我和把锅庄当成火锅店的小伙伴们没啥区别。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开始跳锅庄了,当我向周围人普及锅庄概念,分享藏区经历的时候,我还分不清玉树歌舞和锅庄的区别。至于玉树伊舞和卓舞,我就更分不清了

        我一直说玉树锅庄,后来有个玉树藏族纠正我,没有玉树锅庄的说法,我们只有玉树歌舞,玉树歌舞分玉树伊舞和卓舞。

        我觉得这个概念太复杂了,在新疆舞和藏族舞都分不清的上海人堆里,要让他们明白这个太难了。我反驳说,还不如说玉树锅庄,我们汉人更容易理解,更容易普及。

        玉树小伙不急不躁的说,我只是想提醒你,没有别的意思,我怕你以后到了玉树,会闹笑话,会很尴尬。

         呃......是吗?我脸红了,他说的有理,听他的。   

二、想去玉树

        玉树是因为5.12大地震而闻名全国,当时很多人都捐了款,我也一样。除此之外,我对玉树一无所知。

        2016年,我们在上海认识了玉树藏族才仁文江,相见恨晚。他说我在上海八年了,怎么从来不知道你们;我们则觉得他跳得那么帅,又很会教,怎么没早点认识他!能者为师,我们后来都叫他文江老师。

       因为文江,我们对玉树的关注越来越多,我了解到,称多,文江的家乡,原来是歌舞之乡。 第一次见面,文江就教了我们称多舞,2016年男人还不太跟的上,女生都跳得不错。他说,真没想到你们跳得那么好,我很感动。(注:这个好,是指超出他想象,并不是我们水平有多高)

        我在网上看到,中央民族学院老师指导男学生时说,我去青海玉树采风,看到那里的人们跳舞,动作非常古朴、震撼、就像大地在翻滚,让人热泪盈眶。

        我很好奇,那个舞里到底有什么?为什么会让一个年过半百的人热泪盈眶?我开始向往有一天能亲眼去那里看看,看那么多男人一起跳。我想象着,我是不是也会感觉大地在翻滚,我是不是也会热血沸腾,热泪盈眶?

三、玉树的鼓点

        玉树歌舞里有很多鼓点,文江在上海的时候经常教我们根据音乐敲鼓点。有一次草地公益锅庄,他看到公益摊位那里有一面鼓,就去敲鼓,还让我们几个也敲。他好像酒没有醒透,这让我略有不满,不过他敲得还是挺准的。

        文江教我们踩准鼓点还是挺重要的。我发现玉树音乐里,手风琴和笛子经常出现,鼓点也经常出现。

四、去玉树

        有的时候好的心念会带来好的运气,我不知道命运之神已经在向我招手,那一年我竟然就去了玉树。

         带着一腔热情,渴望看到像 “大地在翻滚” 一样的玉树歌舞,我们上海小分队没有做任何计划,直接从西藏阿里飞到了玉树,准备在玉树自由散漫的呆上九天。

         玉树人民非常热情,我们得到了非常多的帮助,感觉真是太幸运了。这九天的内容非常丰富,我们看了玉树的风景、藏族的婚庆礼仪,百姓锅庄、选美大赛、专业歌舞团的表演等等,当然最重要的观看了万人齐舞的赛马节。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在现场看到了玉树歌舞,非常震撼,一直震到我心里。

建设中的玉树寺庙里 打啊嘎


建造中的寺庙

五、世博会的玉树歌舞

          其实,2010年世博会上,我就见过玉树伊舞,但是那个时候我只知道这是藏族舞,不知道这是玉树伊舞,更不知道土风歌舞团。

          我还清晰的记得,女人红色的水袖,男人褐色的袍子,他们旋转的好美。我很努力的想看清楚,面前的男人是怎么把两个袖子打成一个圆圈的,实在看不明白。

          我还在家里模仿女人弯腰把袖子甩向大地,抬起身子甩向天空的模样。

         2010年的我,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也会像世博会的藏族女人那样,在大自然里对着天空和大地甩水袖;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也会跳土风歌舞团的《雪域欢歌》。

          世博会上所有的藏族舞我都看遍了,真好看。

六、遇见扎西

          2016年在格萨尔王广场,我注意到一个人跳得非常帅,就去搭讪了,我希望他第二天再来,让我录像。第二天,第三天,没想到只要不下雨他几乎每天都来,他还挺喜欢跳的嘛,嘻嘻!我也是自来熟,就这么跟他搭上了。后来我知道他是土风歌舞团的,他的老师是扎西昂江,玉树舞王。

          有时候我也会跟在扎西后面跳,扎西很友好,当地人都很友好,会主动让个空档给我,让我跟着他。扎西一边跳一边跟我说,转身,做4下,抬腿,他这么一说,我基本能跟上,心想,嘻嘻,他还挺会教的呢!

           说起舞王,还是文江告诉我的。文江在上海四个月,和我们聊了很多玉树的舞蹈,也提到了舞王。说他可以和年轻人跳得一样好,甚至在同一时间内,比年轻人还能多翻好几个身。当时我不懂文江到底在说什么。

           2018年,扎西和尕松到上海,我跟他们学了玉树伊舞我才发现,原来有些动作你上半身跟的上下半身跟不上。哈哈哈这真是太搞笑了。我也是这样吧,呵呵!

           玉树伊舞里面,一开始是慢节奏的,后来会越来越快,最后一段超级快,到最后能跟上节奏,很难,要跳出韵味,就更难了。舞王的舞技一定很高超,所以他能比年轻人跳得还要快、准、狠、稳。

           我问扎西,这三个白房子很漂亮,是博物馆吗?他说,我们排练的地方!哇,真的吗?我们能不能去看看?!!

          16年我在玉树跟着扎西蹦蹦跳跳的时候,并没有想到两年以后他会来到上海,做我们的老师,估计他也没有想到。


            18年扎西、尕松来上海,有人感叹,现在老师来教正是时候,我们基础好了很多,16年文江来的时候,我们水平太差,也不了解康巴舞,消化不了。

             我觉得未必,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文江的出现等于给我们一个启蒙。事情的发展总有个过程,上海人民对锅庄的接受是个慢慢的过程,我们对玉树歌舞的理解也是个慢慢的过程。

                我感觉,扎西是个对玉树歌舞非常自豪的藏族青年,他对于本民族的文化有着深深的信仰和骄傲。他向我介绍过土风歌舞团,我感觉,他对他的团队有很高的荣誉感。

             在2017年会之前,关于怎么挂经幡、墙围我也请教过他,后来他看到我们年会上跳《雪域欢歌》,也指导了我们一下,说我们哪里哪里动作不对。

七、扎西尕松来上海

        有一天开林说,接下来这几天扎西或许有时间,如果请他来上海教学呢,问我想不想请。

        我喜欢高原,跳锅庄我就想要高原的感觉。所以我希望小伙伴们能够多看藏族人的视频,有藏族的韵味才能有高原的感觉啊。

        请藏族男老师一直是我的心愿,我们这边跳得好的女生多,跳得好男生少,很需要藏族男老师来带一下,以提高男生们的水平;另外我对玉树歌舞一直很有好感,也感受过扎西的教学能力。

         所以我很快决定,请他过来,只要他有时间,只要他愿意。

         他接受了我们的邀请,决定来上海了。

         我相信扎西是带着情怀,带着对玉树歌舞的热爱来上海的。他知道我们喜欢藏族文化,尊重他民族的文化,他觉得我们康巴跳得还行,也是真的有兴趣,所以愿意过来指导一下。

         请来的女老师,是舞王的女儿,尕松。尕松只有23岁,很可爱,有着23岁女生所有萌萌达的特点。她告诉我,她16岁就进土风歌舞团了。

         我问她,16岁的时候,爸爸正式收你为徒?她点点头。我问她,你第一次登上舞台表演,紧张吗?她说,不紧张啊,跳呗!

           这对我来说可真是一张难忘的照片,因为哺乳期,我很少穿水袖。穿着传统玉树服装,和玉树老师们在世纪公园留念,这种机会一生能有几次


八、 歌舞展示

          尕松和扎西在展示玉树伊舞的时候,我们都在认真观看,细细品味。这是我们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欣赏专业歌舞团的舞者,以前只是看视频,细节看不清楚。

           我和扎西只有一米的距离,他跳的呀那真是个拉风,动作美,很有气势,尤其是连翻身。我想,一个男人就跳出这样的气概,那一排男人呢,不就是大地在翻滚吗!

           从2016年去玉树到现在,这一次我终于感受到,玉树歌舞让人内心沸腾的那个点。

           土风歌舞团,让土像风一样飞起来的民间歌舞团,名副其实;在大地上载歌载舞,尘土飞扬,非常形象。

           尕松跳得很美,动作很轻松,明明拧身了,可是不着痕迹,我和小夏百思不得其解她如何做到的,为什么我们就那么明显呢?!!我们猜测,也许是因为童子功吧,嘻嘻。

            我问大家,今天有收获吗?得到什么启发?

            小夏说,真美,我好喜欢看她的动作啊,她的手在袖子里好像也是有手势的。

           王ying说,她指向天空的手臂好直啊!

           明霞说,原来不是蹲下去,而是因为腰下去,顺势屈膝的。好的开始真的好重要,以后如果你要给豌豆请老师一定要请个专业老师。开始错了后面要纠正好难啊!

            开林说,被老师点一下是不一样。他不说你永远不知道,有些受力点要转换的。这次扎西来,我们的男人都会翻身了。


            我一直在请教尕松打车轮,她超级耐心,一遍又一遍的示范。我观察到她的头部也是随着身体转的,有时候脸随手臂转。

            小马哥很有眼力,说,要一直抖。然后我就刻意的颤膝,但是扎西说我抖得太厉害了,还有下半身太慢。 明霞说,你没有塌腰,你只是在撅屁股!

            我的小心脏深受打击,呵呵。


九、集训

            大家都希望能跳出一点点玉树伊舞的味道,这些天都比较用功,虽然工作很忙,但是出勤率很高。


            虽然全家很支持我,宝宝还是占用了我很大精力,他一哭我就没办法,我想等他们学会了再教我。

            然而塌课太多,再去上课已经不知道大家到底在跳什么,才决定追上去。宝宝睡觉我就学,遇到尕松扎西就请教,最后总算学会了。


           这几天就像打了强心针一样,抓住一切时间跳跳跳,做梦都在跳。很久没这样的状态了,生完孩子后,我就没这样努力过。

          一部分是因为我很珍惜这次学习机会,另一部分是因为玉树歌舞激发了我内心深处的热情。

          我曾以为我对玉树歌舞的热情渐渐下降了,这次扎西、尕松来上海,我发现玉树伊舞仍然令我热血沸腾,心潮澎湃

          跳伊舞的时候,我好像去了高原,我最喜欢的也是高原。


十、指出毛病

        最后几天,扎西突然对我说,米豆啊,你打车轮身体都不转的,只在一个平面,而且你有点驼背,你去看看尕松怎么做的。

        我恍然大悟,原来我只是在扭肩,其实腰、胯也要转,怪不得我老觉得不对,但是找不出自己的问题!

        我对着镜子重新抡了几下胳膊,对他喊,扎西,你看是不是好一点。扎西说,你跳得小心翼翼,不敢蹲一样,身体紧张不松弛,假假的。难道我是一朵塑料花吗? 感谢老师中肯的评价。        

        我给他看我以前的视频,问,这个视频里我也是这样吗?不会是因为生孩子让我的身体变僵硬了吧?他说,不要怀疑你的身体。

         我突然想起金梅老师也这样说过,说我颤膝很小心,好像不敢跳一样,颤膝不够。我现在才理解金梅老师的话。

          颤膝是一个方面,也许除了颤膝还有其它的细节能帮你跳得松弛。

          他们毕竟是专业的,我们业余的,很多要点我们都不懂,也做不到那个水平,只能慢慢摸索、感觉喽。

         我一直在普及锅庄基本步,每来一个新人我都会发基本步给他。好的开始很重要,如果我的颤膝也不到位,那我有没有误人子弟呢?! 

         我一直在强调颤膝,这两年我开始强调,后踏步、转圈每一拍都要颤膝,但是以前基本步教学视频里并没有说的那么详细。毕竟人的教学能力和经验是慢慢增长的,现在我也没有精力系统的重录一遍。

         想到这些基本步视频还是给很多人的入门学习提供了方便,而且男步是杨吉跳的,心里稍稍有些宽慰。

十一、看不见的联系,看不见的爱

         8年的时空线,从我在上海世博会第一次接触土风歌舞团展示的玉树伊舞开始,到2016年遇见文江,我们又去玉树采风,到2018年土风歌舞团的扎西和尕松来上海教学,我对玉树伊舞的概念加深了很多。


         人类的智商有限,所以一个人认识这个世界的过程挺缓慢的。

        教育是什么教育就是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

        我感觉,这时空线上,每个人,都不是单独的个体,人事物之间的联系超出我想象。

        你爱的人,你恨的人,都会展现不同的相,让你明理,促你改变,促你进步;活着的,已逝的,都会对你有不知不觉地影响。

        也许这个世界上,有你想象不到的,更高阶层的爱包围着你,保护着你,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所以,哭泣、难过、不平、心累的时候,要明白这也许是更高阶层的爱的另一种呈现。


十二、玉树——上海

         扎西、尕松这次来上海,应该是第一次和上海人民亲密接触吧。以前在上海,不过是演出间隙走马观花而已。

          我们都真心希望,上海之行能给他们留下甜蜜的回忆,就像我对玉树的回忆一样。

         有一次我把搁置两年的康巴头饰拿去给尕松,让她教我怎么戴,尕松戴在头上弄了一会儿,总觉得有点不对,就交给了扎西。扎西也在头上戴了一下,说,这是谁给你的?我拉萨买的啊!扎西说,这是昌都的头饰啊?

         啊?不会吧,你们2016玉树选美冠军明明戴的就是这个头饰啊!花了我几百块大洋呀!你们也不知道怎么戴吗?是不是被我弄坏了?真可惜! 

         尕松说,那我的头饰送给你吧!我喜出望外,我最喜欢头饰啦,哈哈哈。

         我问尕松,以后你会想我们吗? 尕松说,会呀!

         我这个人其实不擅长接待,有的就是喜爱高原的那颗心。这次队员们同心合作,把接待工作做得很好,让老师感觉很温暖,我们也开心。真的非常感谢大家的各种出力,弥补了我在交际方面的不足。

       我想起2008年在藏区第一次遇见青初,她纯洁无瑕的眼神和笑容深深印在我心里,在我心里打进一束光。因为她,我开始相信,虽然每个人都不一样,但有些值得珍惜的东西一直存在。  

         在和藏族朋友交往的过程中,我一直有意无意的复制我和青初的关系模式。也许我是一面镜子,把青初的光反射进了他们心里,他们同时又把光照进了我心里吧!所以回忆总是美好的!

       感谢两位老师的悉心授教,耐心指导,把玉树伊舞带到了遥远的上海。相处是短暂的,扎西、尕松、还有我们,都要回归平静的日常生活了,这些美好的经历都会成为我们过好每一天的动力!扎西德勒!We love You!


附录:

        玉树伊舞流传于青藏高原腹地青海省西南部的玉树藏族自治州一带,渐渐被玉树周遍安多地区的农牧民接受和喜爱。

“       伊”可解释为舞、歌舞。“伊”的产生比“卓”更早,它相对“卓”所受宗教影响较小,是玉树地区最民众化的舞蹈。


伊舞:世俗生活的体现

        玉树伊舞产生于旧石器晚期,那时,藏族先民已经开始了游牧生活,在放牧之余,智慧的先民们为了表达情感、传递信息,根据劳动号子,创作原始音乐。随着藏族语言的出现,这样的音乐又升华为了歌。

        藏族的原始歌曲内容宽泛,歌词简单,曲调古朴,十分适合舞蹈的配乐。因为歌的产生,藏族先民们便根据歌曲铿锵的韵律发明了舞蹈,这样的舞蹈在澜沧江、通天河两岸地区农业相对发达的囊谦县、称多县迅速传播,这就是伊舞的雏形。

        最初的伊舞是人们在婚嫁庆典和生产劳动之余一种自娱自乐的方式,跳伊舞时,男女青年围着篝火,以舞传情,以歌达意,后来伊舞因其热烈欢快的特性逐渐发展成为了一种群众聚会时的大型演出。


        伊舞的舞蹈动作和技巧更是来源于生活,善良的人们从骑马、狩猎、赶羊、打场、挤奶、剪羊毛、打酥油等生产劳动姿态中获取了艺术的灵感,并将这些动作提炼成了朴素的舞蹈元素,这就使得伊舞成为了反映玉树藏族人民生活风貌的百科全书。

        伊舞是一种集体舞,表演时,成百上千的表演者在卓邦(领舞)的带领下,不停地变换着队形,每一种队形都具有深意,比如半圆的队形代表月亮,圆形的代表太阳,此刻的舞蹈就成了人们献给神灵的敬舞。

       藏族人民对热烈奔放的伊舞十分迷恋,他们时常通宵达旦,一跳就是好几天。


土风歌舞团 雪域欢歌片断 


 

想跳锅庄,加米豆微信,发送锅庄基本步,随时了解锅庄安排

                 

锅庄是啥?!!长按下图二维码,订阅上海锅庄公众微信号,锅庄相关文章全在此

                 

上海世纪公园公益锅庄Q群

          275465763


我群核心理念:

公益锅庄,快乐生活,联结自然,净化心灵。

                                    苹果用户赞赏二维码                                                                   

Copyright © 沧州舞蹈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