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舞蹈协会

草房子 | 邱二爷家遭水患~

唐山红领巾读书社2020-10-12 16:28:17



  Hey~ 

我们又见面啦~

你还好吗?



  说好了这一天送细马走的。但就在要送他走的头两天,天气忽然大变。一天一夜的狂风暴雨,立即给平原蒙上了涝灾的阴*影。原以为隔一两天,天会好起来,但后来竟然一连七八天都雨水不绝。或倾盆大雨,或滴滴答答地漏个不止,七八天里,太阳没有出来过一分钟。河水一天一天地在涨高,现在已经漫上岸来。稻地已被淹没,到处白茫茫的一片。地势高一些的稻田,只能看见少许一些稻叶在水面上无奈地摇曳。


  道路都没有了。细马暂时走不了。细马似乎也不急着走了。望着止不住的雨水,他并无焦急的样子。


  桑桑这几天,总和细马在一起。他们好像很喜欢这样的天气。他们各人拿了一根木棍,在水中探试着被水淹掉了的路,一步一步地往前走,觉得非常有趣。两人一不小心,就会走到路外边,滑到比路基低得多的缺口或池塘里,就弄了个一身湿淋淋的。细马回到家,邱二妈就赶紧让他换上干衣。细马换了干衣,禁不住外头桑桑的召唤,又拿了木棍试探着,走出门去。这时,邱二妈就在家点起火,将细马刚换下的衣服晾在铁丝上,慢慢烘烤着。那时,邱二妈就在心里想:马上,细马又要湿淋淋地回来了。


  雨根本没有停息的意思。天空低垂,仿佛最后一颗太阳,已经永远地飘逝,从此,天地间将陷入绵延无穷的黑暗。雨大时,仿佛天河漏底,厚厚实实的雨幕,遮挡住了一切:树木、村庄……,就只剩下了这厚不见底的雨幕。若是风起,这雨飘飘洒洒,犹如巨瀑。空气一天一天紧张起来。到处在筑坝、围堤。坝中又有坝,堤中又有堤,好像在准备随时往后撤退。桑桑和细马撑着小船,去看过一次大坝。他们看见至少有二十只从上面派来的抽水机船,正把水管子搁在大坝上,往外抽水。那一排水管,好似一门一门大炮,加上机器的一片轰鸣和水声倒让桑桑和细马激动了半天。随时会听到报警的锣声。人们听到锣声,就说:“不知哪儿又决坝了。”


  油麻地小学自然属于这地方上的重点保护单位,早已将它连同一片住户围在了坝里。这坝外面还有更大范围的坝。


  邱二爷家只在大坝里。


  桑桑的母亲对邱二妈说:“万一大坝出了事,你们就住到我家来”。面对着一片还在不断上涨的水,一片人心惶惶的。


  但孩子们总也紧张不起来。这个水世界,倒使他们感到有无穷的乐趣。他们或用洗澡的木盒,或干脆摘下门板来,坐在上面,当作小船划出去。他们没有看见过海,但想像中,海也就是这个样子:白茫茫,白茫茫,一望无边。不少人家,屋中已经进水,鲤鱼跳到锅台上的事情也已经听说。


  桑桑和细马一人拿了一把鱼叉。他们来到稍微浅一些的地方,寻找着从河里冲上来的鲤鱼。他们走着走着,随时都可能惊动了一条大鱼,只见它箭一样窜出去,留下一条长长的水痕。两个人常一惊一乍地在水中喊叫。


  细马马上要走了。他没有想到,在他将要离去时,竟能碰上如此让他激动的大水。他和桑桑一起,整天在水中玩耍,实在是开心极了。细马要抓住他在油麻地的最后时光,痛痛快快地玩。


  邱二妈站在桑桑家门口,对桑桑的母亲叹息道:“这两个小的,在一起玩一天,是一天了”。


  这天夜里,桑桑正在熟睡中,朦朦胧胧地听见到处有锣声和喊叫声。母亲点了灯过来,推着桑桑:“醒醒,醒醒,好像出事了。”这里正说着,门被急促地敲响了:“校长,师娘,开门哪!”


  门一打开,是邱二爷、邱二妈和细马湿淋淋地站在那里。


  邱二爷说:“大坝怕是决堤了。”


  邱二妈哭着:“师娘,我们家完了。”


  桑乔也起来了,问:“进多深的水了?”


  “快齐脖子了,还在涨呢”。邱二爷说。


  母亲叫他们赶快进屋。


  油灯下,所有的人都一副恐惧的样子。桑桑的母亲总是问桑乔:“这里面的一道坝撑得住吗?”桑乔说不好,就拿了手电走了出去。两个孩子也要跟着出去。桑乔说:“去就去吧。”


  三个人走了一会,就走到了坝上,往外一看,水也已快要越过坝来了。坝上有不少人,到处是闪闪烁烁的灯光。


  这天夜里,邱二妈几乎没合一眼,总在啼哭,说她命真的很苦。


  邱二爷一副木呆呆的样子,斜倚在桑桑家为他和邱二妈临时搭起的铺上。邱家的这份家产,经这场大水泡上几日,大概也就不值几文钱了。


  与桑桑合睡一床的细马似乎心情也忽然沉重起来,不停地翻身,弄得桑桑一夜没有睡好。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邱二爷和邱二妈,就爬上坝去看他们的房子。随即,邱二妈就瘫坐在堤上哭起来。


  桑桑的母亲和桑桑的父亲都过来看,看到邱二爷的家,已大半沉在水里了。


  细马也爬到了坝上。他蹲在那里,默默地看着水面上的屋脊、烟囱上立着的一只羽毛潮湿的水鸟。


  那份在邱二妈眼里,细马以及细马的父亲就是冲着它来的家产,真的应了一句话:泡汤了。


故事还有很多  

我想下次再与大家一起  

静静分享  


桑桑

细马

图|来源网络

主播

                  宋佳艺          唐山学院广播台

                  王    振          唐山学院广播台

                  韩宏皓          唐山学院广播台

                  王泽宇          唐山学院广播台

                  李昆烨          唐山学院广播台

剪辑

                  郝鑫龙          唐山学院广播台

                  樊文鹏          唐山学院广播台

主编:么土土 | 编辑:布丁

Copyright © 沧州舞蹈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