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舞蹈协会

我们之间隔山隔海

遥遥影视小说资源站2020-11-17 12:34:29



第1章 :捉奸在床

  

夜。

红烛轻轻一晃,灯火寂灭。

一只大掌落在床上满面绯红的女人胸口,顺势探进衣领。

“唔……”

女人翻身醉眼迷蒙的勾住男人的脖子。“三哥,你终于回来了。”

成婚那天晚上还未来得及行夫妻之礼。三哥就接到军令离开了京都,一晃就是小半年。

整整一百四十六天,林笑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相思蚀骨滋味。

今天知道三哥要回来了她一开心就跟萧念慈一起喝了几口薄酒。

平日酒量很好的她没想到会醉的那么快。

“三哥。我好想你。”

男人欺身而上,一只手伸向裙底。

“我也想你。”

听到陌生的声音。林笑笑猛然一惊,“你是谁?”

黑暗中,男人淫邪的看着林笑笑,“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晚上你不用再独守空闺是不是。”

说完,男人俯身咬住了她的脖子。

“啊……滚开,滚!来人,救命啊。”

她想挣扎想推开他。却发现自己浑身瘫软丝毫使不上力。

就连她求救的声音都绵软的仿佛撒娇求欢。

怎么会这样?

就在这时。

“哐!”的一声。有人踹开了房门。

房间里瞬间灯火大亮。林笑笑如临大赦的转头看向门口,“萧姐姐,救命。快救救我。”

萧念慈目光愕然的落在林笑笑身上。

“笑笑,师哥待你不薄。没想到才离开这些时日你就忍不住。你怎么能做出偷 情这种事情?你对得起师哥吗?”

林笑笑怔了一下。

她跟一个陌生男人衣衫不整的躺在床上的确很让人误会。

可萧念慈应该知道她喝多了,而且刚才是她的丫鬟惜春送她回来的。她怎么可能有时间……偷 情!

“萧姐姐。惜春才走,你应该知道我不可能……”

话还没说完,萧念慈身后的丫鬟便走了出来。

“夫人,今天晚上我不在府内,怎么可能送你回房。我知道你跟我们萧姑娘关系好,可是这种谎我断然不敢帮你撒的。”

林笑笑看向惜春,这才发现门外满满当当站的都是人。

捉奸在床!

林笑笑脑子里忽然浮现出这四个字。

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愤怒的看向萧念慈。

“是你?”

萧念慈倒给她的那杯酒一定有问题,否则她怎么可能醉成这样。

可自从她进入帅府的第一天起,萧念慈就是与她姐妹相称的,她为什么要陷害她?

“笑笑,你行为不检公然偷 情。我只能按照帅府规矩办了。来人,把夫人带出去杖责三十大板。”

几个粗使婆子立刻围过来,摁住了林笑笑。

林笑笑的头发被几个婆子拽的生疼,她心里愤怒不已,“你们敢动我一下试试,三哥平日里最疼我的。你们就不怕三哥要了你们脑袋吗?”

萧念慈凉凉的勾了勾唇,居高临下的看着林笑笑,“帅府向来规矩严明。师哥又怎么容得下一个伤风败俗的淫娃荡妇。”

“萧念慈,你若是敢碰我一下,等三哥回来了他一定不会放过你。”

“呵。”

萧念慈轻笑一声,俯身捏住了林笑笑的下巴。

“你真以为师哥疼你宠你是因为他爱你么?实话告诉你,那三十大板可是师哥吩咐的。”

林笑笑骂道:“你放屁!”

三哥不可能这么对她,他那么爱她,连一点伤都舍不得让她受。又怎么可能会让人打他三十大板。

她要等三哥回来,三哥一定不会相信她跟别人偷 情的。

萧念慈一定是骗她的。

“我是帅府夫人,没有三哥的允许你们谁都不许动我!都滚开!”

“是么?”

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男人高大的身影渐渐从光影中剥离出来。

林笑笑看见来人,立刻委屈的红了双眼, “三哥你终于回来了,她们都欺负我。你要给我做主。”

唐明淡淡的扫了林笑笑一眼,当他看见她脖子上的红痕时。

目光一沉,“跪下!”


第2章 :死性不改



林笑笑微怔。

看着唐明陌生的目光,心里像是被人拧了一把,疼的难受。

“三哥……”

“我让你跪下!”

不容置疑的声音。丝毫听不出任何情绪。

仿佛他面对的不是自己曾经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女子,而是一个陌生人。

林笑笑倔强的抬着头。拼命压抑着自己的眼泪。她以为久别重逢会是干柴烈火,互诉衷肠。

没想到他见到她的第一句话说的是跪下。

“我不跪。”

她是匪帮老大的女儿,从小到大没规没矩惯了的。

不像城里的那些深闺小姐贤淑温良。三从四德。

这一辈子她也就成亲当天跪拜过天地。

他说过的,他就爱她这幅野马的性子。她不爱受管束他也不会勉强她。

他也说过的,这辈子有他宠着她疼着她,她可以不用守任何规矩。

可是成亲不过小半年时间,他自己说过的话难道都忘了吗?

而且。他明知道她好强,明知道她爱面子。

可他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她难堪。

她不跪,死也不跪。

“放肆!这里是帅府不是你鞍马寨,嫁入帅府第一件事情你就必须学会从夫。来人。教教夫人规矩。”

“是。少帅。”

“滚开。我不用你们教!”林笑笑看着唐明,一字一句说道:“你让我跪是吗?行,我跪!在跪之前我要你回答我,你当真相信我会与这个人私通?”

她手指着角落里吓得瑟瑟发抖。尿了一地的猥琐男人。

心一点点被撕扯着难受。

她林笑笑曾经放话这辈子要跟就跟天底下最爷们的男人。

当年那么多世家公子哥都对她趋之若鹜,可她心里从来都只有他唐明一个人。

私通?

呵。与一个如此粗鄙不堪的男人私通?

她不信他会相信。

“府中上下几十双眼睛都看见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唐明说的风轻云淡,可字字诛心。

诛的是她的心。

林笑笑身体晃了晃,自嘲的扬了扬唇。

她紧紧握着自己微微颤抖的双手,迎上唐明墨色的眸子。

“我以为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你会懂我。”

一旁的萧念慈咬了咬唇,轻声劝道:“师哥,念在笑笑是初犯你说说她就算了,她还小……”

“你给我闭嘴。萧念慈,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比任何人都清楚,别让我抓住把柄否则我刮了你。”

“啪!”

林笑笑被忽如其来的一巴掌打蒙了。

“该闭嘴的人是你,若不是念慈为你求情,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跟我说话。嗯?”

林笑笑捂着自己发麻的脸颊,双眸通红的看着唐明。

她努力逼回眼中的眼泪,可即便再努力她还是眼睛发酸,喉咙发涩。

他,竟然打她?

“如果不是她给我求情你想怎么样?杀了我吗?”

“唐!少!帅!”

唐明眸色渐冷,显然被她的态度激怒了,“林笑笑,别以为你爸是林虎我就不敢动你。去,把夫人关进柴房听候发落。”

林笑笑死死攥着拳头,一字字清晰的说道:“不用听候发落,少帅不是想打我三十大板么,现在我就跪在这里,打吧!”

她看着唐明,身子一矮跪在了他的面前。

萧念慈立刻过去扶她,“妹妹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跟师哥认个错不就行了吗?何必要闹得这么僵呢?”

林笑笑甩开萧念慈的手,“别假惺惺的,我看着恶心,走开。”

萧念慈往后退了两步跌倒在地,疼的惊呼一声。

林笑笑冷笑,她分明没用力可她却能跌倒,真是厉害,“演,你接着演!”

萧念慈双手撑在地上,委屈的看着唐明,“师哥……”

唐明薄唇紧抿,一双墨色的眸子沉的可怕。

“林笑笑!你还真是死性不改,来人,给我打!”

“狠狠的打!”


第3章:五马分尸



重重的三十大板。

林笑笑以为唐明只是说说而已,毕竟他曾经那么疼她,那么爱她。爱到为了娶她连命都可以不要。

可她到底太自信了。

唐明就那样眼睁睁的看着她挨了三十大板!

她虽然是土匪的女儿。可她也是身娇肉贵被阿爹捧着护着长大的。

她也会疼的。

三十大板呐,重可致命。轻可致残。

他怎么能这么狠的心。

“砰!”

柴房的门锁上了,四下无声。

林笑笑一个人被扔在角落里,她忍了一晚上的泪水终于再也忍不住的夺眶而出。

“唐明。你这个混蛋,王八蛋。我恨死你了。嘶……”

林笑笑一动就牵扯到了血粼粼的伤口,烂了的皮肤连着血肉,那种撕扯的疼。

让她几乎想死。

可比这伤口更疼的是她的心,是唐明冷漠的神情。是他的不信任。

她不懂,为什么分别不过半年时间他的变化却如此之大。

他说过成婚之后会好好疼她的。

她日盼夜盼,盼着成婚。

好不容易成婚了,他却又走了。

她又等啊等。等了一百多个日日夜夜终于把他等回来了。可等来的不是他的温存。

等到的却是自己一身的伤痕累累。

她以为成为他的夫人就有了依靠。换来的却是一句……

打。

狠狠的打!

林笑笑蜷缩在地上,咬着自己的手背痛苦的呜咽出声。

门外。

一个妇人冲到唐明面前,泪流满面的跪了下来,“少帅。求求你让我家小姐出来吧。她从小就怕黑,柴房又阴又凉万一有个好歹怎么得了。”

萧念慈站在唐明身后。冷冷的勾了勾唇。

装作不经意的说道:“你家小姐连私通的胆子都有。这点事怎么可能吓到她,你未免也太小看你家小姐了。”

此话一出。

唐明的脸色便垮了下来,“她死不了。”

妇人抓住唐明的裤脚,“少帅,你不放小姐出来没关系。就请你看在我们家老爷曾经借你五万兵马的份上,让老身进去照顾小姐吧。她哪里受得了那三十大板啊。”

二年前,唐明的大部队被困凉山。

是林笑笑不顾一切拿刀抵着自己的脖子向林虎借了五万兵马助唐明摆脱困境。

她这么说就是想让唐明念及以往的情分,能够网开一面。

萧念慈咬牙一脚踢开了妇人。

“大胆!这里还轮不到你跟少帅讲条件。”

妇人胸口一热吐出一口鲜血。

她不顾自己安危,又急忙往前爬了几步跪在地上磕头,“少帅,小姐一年前为了你身中数箭,身子留下旧疾。若是没有老身在一旁照料着怕是熬不过今晚。你就让老身进去吧。求求你了,你就念在小姐对你一往情深的份上,让老身进去吧。”

唐明双手微曲,深色的眸子里情绪莫辩。

良久,他似乎叹了口气,“去吧。”

“师哥,你不能让她去。”

唐明脸色一冷,“这里是我做主还是你做主?”

萧念慈张了张口,轻声说道:“我只是替师哥不值而已,师哥为了讨她欢心曾经独步爬上寒山九死一生就是为了摘一朵雪莲供她观赏。可她呢,却趁着师哥不在,与其他野男人厮混,全府上下可都看见了她赤身裸 体的跟那个男人滚在一起……”

“够了!”

唐明脸色铁青,“将那个男人五马分尸,凌迟处死!这件事情谁也不许再提!”

甩下这句话,唐明头也不回的走了。

萧念慈气急败坏的看着唐明,一鞭子抽在旁边的树上。

她费劲心机才弄了一出捉奸在床的戏码,没想到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的师哥却没要了林笑笑的命。

不过来日方长,她不信玩不死她。

萧念慈看向柴房的方向,眸子里冷光一闪而过


第4章:人间炼狱的画面



“吱……”

一道天光落进阴冷的柴房里,映照着林笑笑的狼狈。

她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背上的皮肤已经找不到一块完整的好皮。她素来爱漂亮这背上伤成这样,怕是以后要留下疤痕了。

妇人别过头摸了把眼泪。小姐何时受过这种苦啊。

那些人下手真真是太狠了。

林笑笑听到动静转头看向门口,一双红肿无神的眼睛看见妇人之后立刻亮了几分。

“大娘!是三哥让你来的吗?他让你接我出去对不对。”

她就知道三哥罚了她之后肯定会心疼的。

安大娘走过去,“快起来。地上凉。一会大娘给你上药了你再吃点东西。”

“大娘,你回答我啊。三哥人呢?”

安大娘顿了顿。“少帅他……他在萧姑娘房里。”

林笑笑愣了一下,随即自嘲的扬了扬唇,眼睛里的光芒迅速淡了下去。

很快便是一片死寂。

“快起来让我看看伤口。”

林笑笑弯了弯唇,眸子里浮着一层水雾。“大娘,就让我这样趴着吧,这样还能好受点。”

她从来没有怕过疼。

当初唐明遭人暗算被埋伏时,是她冲出来替他挡了足足五箭。

箭箭致命。深可见骨。

那个时候她一点也不觉得疼。

因为有他陪着呀。

可如今……

如今!小。番?茄,书~院

她真的好疼。好怕。

安大娘见她这幅模样。难受得紧,她宁愿这三十鞭都挨在自己这把老骨头身上。

“小姐,回家吧。我马上就写信让老爷派人来接你。”

“不要。”

林笑笑马上抓住大娘的手,“三哥其实对我很好的。这次只是他误会我了。你千万不要告诉阿爹,阿爹若是知道肯定会怪罪他的。我也不想离开这里。”

她当初骑着一匹马追着他的部队跑了大半个国家。好不容易等到他爱上了自己。

她怎么舍得离开呢。

而且他说过的。他们一日为夫妻终生为伴侣。

这一生他们都要不离不弃,同生共死的。

她不能走。

“大娘,你放心吧。等到他气消了想通了。他自然会过来哄我赔罪的。”

“呵!”

伴着一声冷笑,一根鞭子打在了安大娘面前的菜篮上。

她精心准备的点心和菜肴瞬间洒落一地。

“还真是痴心妄想,你以为师哥是你们鞍马寨的土匪吗?这宁城有多少大家小姐想要嫁给他,他怎么可能会屈尊给一个土匪头子的女儿赔罪。当初若不是你恬不知耻的追着师哥跑,你以为他会正眼瞧你吗?果真是土匪的女儿,就算乌鸦变凤凰嫁给了师哥,也改不了骨子里的卑贱。”

“你!!!”

“怎么?生气了?一会可有你更生气的。”

“萧念慈,等我伤好了,我定要扒了你的皮。”

“恐怕你没这个机会!哦,对了,我今天来是想带你去见个故人。”

萧念慈拍了拍手,两个壮实的下人走了进来。

“把她绑起来,带走。”

安大娘立刻冲过去抓住萧念慈的袖子,“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要带小姐去哪里,放开小姐。”

萧念慈眉头一皱,“老东西,滚开。”

“放开小姐,听见没有。”

“找死!”

萧念慈转身一脚狠狠的踹在了安大娘的胸口,安大娘身体飞了出去落下来的时候后脑勺撞在了桌角。

顿时,昏死过去了。

“大娘……”

“闭嘴,把她带走!”

林笑笑被堵住嘴巴一路捆到了帅府的地牢里。

地牢比柴房要阴森恐怖许多,处处充满着死亡的气息。

那些被酷刑折磨的囚犯遍体鳞伤,感染的伤口处爬满了臭虫和老鼠,发出一阵阵令人作呕的恶臭。

林笑笑有些反胃,尽管她知道这个世道并不太平,可她从未见过如此人间炼狱的画面。

很快,她在这群人当中发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第5章:如此香艳的一幕


  

四哥!

林笑笑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张满是鲜血的脸。

那么意气风发的四哥怎么可能是眼前这个断了胳膊,奄奄一息的男人?

他明明在鞍马寨,怎么会在这里。

又为什么会伤成这样?

“萧念慈。你到底对四哥做了什么?”

林笑笑几乎是扑向萧念慈的。

她紧紧攥着她的衣领,像一只发狂的小兽。一双眸子里迸发出了强烈的恨意。

“啧,心疼了?”

萧念慈一根根扯开她的手指,语气风轻云淡。

林笑笑受伤了根本没有力气与她对抗。可她现在真的恨不能撕了眼前这个女人。

是。她是心疼了!

四哥是她的家人,是她的亲人。

是那个教她骑马。教她射箭,说好一辈子都要护她周全的哥哥。

她能不心疼吗?

“萧念慈,你最好是放了他。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林笑笑,你觉得你自己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句话。更何况。你该感激我才是。是我带你来见你的故人的。还有,放不放他那可不是我说了算。毕竟这帅府掌握生杀大权的人不是我。”

她靠近林笑笑,在她耳边轻笑道:“是你的三哥。”

言下之意,这是唐明做的。

“你胡说!”

“我有没有胡说。你问问不就知道了?你那个四哥不是躺在那里吗?不过你得抓紧。他啊快死了。”

林笑笑浑身颤抖着摇头。

三哥不会这么做的。

五年前。她在山底救下了命悬一线的唐明把他带回了鞍马寨。是懂医术的四哥日以继夜的照顾他,才救回了他的命。

四哥对三哥有救命之恩,三哥怎么可能会这样对他。

就算他们一个是兵,一个是匪。

他也不该如此啊。

至少四哥还是她的家人不是么。

她疯了似的转身。双手死死的扣着铁栅栏,泪如雨下。

“四哥。你醒醒。我是笑笑。四哥……”

“你睁开眼睛看一看,我是笑笑。”

男人动了动,缓缓的睁开眼睛,看见林笑笑他艰难的扯了扯唇瓣。

“笑笑……”

尽管他的声音艰涩难辨,可林笑笑还是听清楚了。

他说傻丫头,别哭。

以往她调皮被阿爹罚了,每次都是他在一旁摸着她的头发说别哭。

林笑笑拼命压抑着自己即将崩溃的情绪,“四哥,你告诉我不是三哥做的对不对。他不会这样对你的,也不会这样对鞍马寨的人的。他答应过我,那是我的娘家,你们都是我的家人……呜呜呜。”

男人眸子里满是不舍,他身侧的手微微动了动。

在地上画了一个残缺的圈。

逃!

快逃!

这是他们鞍马寨的暗号。

“不,四哥你等我回来,你一定等我回来,我会来救你的。”

她要出去找三哥,她要当面问清楚。

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林笑笑跌跌撞撞的跑向地牢门口。

“萧姑娘,追不追?”

萧念慈摸了摸自己手中的鞭子,淡淡一笑,“不自量力的女人,让她去!”

……

外面下起了雨。

林笑笑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地上,泪水模糊了视线。

四哥血迹斑斑的模样和以往的记忆在她脑子里不断的来回撕扯。

痛苦像浪潮一样将她包围。

淹没。

如果真的是三哥做的……

不,不会。

林笑笑站在门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抬手,推开了门。

空气刹那间凝固,她落在半空中的手指微微一僵。

随即垂落下来。

林笑笑从未想过会在唐明的房间里,看见如此香艳的一幕……


一码不扫,
可以扫天下?



Copyright © 沧州舞蹈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