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舞蹈协会

中国十大贪官临刑前都做了什么?(组图)

农民小说阅读城2020-10-13 16:54:17

导读:胡长清“磕头求生” 因为自知罪孽深重,在法庭上,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的态度十分谦恭。每次发言之前或发言完毕都会说上一句“谢谢审判长”、“谢谢公诉人”,或者是“谢谢律师”。  一种求生的欲望在他心中涌动,他逢人便跪地求饶,乞求组织上能给他一条生路,哀求“放我一马!”“我是书法家,求你们不要杀我,我就留在这里免费给你们写字,天天写,每天给你们写一幅。” 李玉书“凄厉惊叫”   四川省乐山市原副市长李玉书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于2003年10月14日被执行注射死刑。管教说,他常

胡长清“磕头求生” 因为自知罪孽深重,在法庭上,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的态度十分谦恭。每次发言之前或发言完毕都会说上一句“谢谢审判长”、“谢谢公诉人”,或者是“谢谢律师”。

一种求生的欲望在他心中涌动,他逢人便跪地求饶,乞求组织上能给他一条生路,哀求“放我一马!”“我是书法家,求你们不要杀我,我就留在这里免费给你们写字,天天写,每天给你们写一幅。”

李玉书“凄厉惊叫” 四川省乐山市原副市长李玉书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于2003年10月14日被执行注射死刑。管教说,他常常半夜蒙在被子里抽泣,双手也会不停地发抖。

当李玉书接到核准裁定,这一结果让他精神彻底崩溃。在看守所的最后一夜,李玉书不时从噩梦中惊醒,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惊叫。

周利民“终显人性” 作为建国以来陕西最大的金融贪污挪用公款案的主犯——建行西安分行北大街支行公司业务部原主任周利民被判处死刑。在法官宣判结束宣布休庭时,周利民签完字,突然转身向听众席大声喊:“妈!妈!”

点击看大图

周利民的母亲听到儿子的叫喊后,拨开法警呼喊着:“儿子!儿子!”听到母亲的声音,周利民突然跪倒在地,向母亲磕了个响头,堪称“最绝望的悲情”。1996年初,时任北郊支行自强西路办事处主任的周利民,与办事处信贷内勤刘怡冰预谋,以高息存款为诱饵,他们采用私拿空白存单、私盖印鉴、给储户出具“大头小尾”存单的方式,用虚假金融凭证骗取储户存款。后刘怡冰又指使他人从建行西安分行印刷厂窃取半成品空白存单,非法制作假存单骗取存款。

李真“临终反腐” 自称“河北第一秘”的原河北省国税局局长李真,是一个带有“传奇”色彩的贪官。 他在反思自己走向毁灭的根源时说:“当前官场上突出的弊害是吏治腐败和结党营私,两者相辅相成,互为渗透,不仅在党内产生了极坏的影响,而且也严重地败坏了社会风气,如不断然采取有效措施严加整治,无疑会成为我们党在前进道路上的极大危险和严重障碍”。

杨前线“有话实说” 厦门海关原关长杨前线,收受赖昌星贿赂折合人民币140.7万元,并由赖昌星出巨资为其包养情妇,放纵走私,导致厦门关区走私泛滥,并在案发后为赖昌星通风报信,其行为构成受贿罪、放纵走私罪,被判处死刑。

他临终遗言,有话实说:“领导干部的犯罪根源,我看都是大同小异,不外乎放弃了世界观的改造,贪图安逸享受,被金钱、美女、权力所俘虏,几句话就可以概括了。谁都知道这些,但许许多多人,包括我在内也还是无法抵御。”

王怀忠“垂死挣扎” 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精通官场权谋,自诩“泽中蛟龙”。他做人的原则是“宁愿我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台上大谈廉,台下死要钱”。他贪污腐败,功力深厚,机关算尽,斗智狡辩。

案发后他心目中活命的“底线”是1000万元,为了使法院认定的犯罪数额不超过1000万元,他出尔反尔,把亲笔供词当场撕掉,还诬陷办案人员刑讯逼供,声称“历史将证明我这是最大的冤案”。虽然他拒不认罪,但公诉机关用76本卷宗无可辩驳的事实,还是将王怀忠案办成了铁案。

戚火贵“饮恨法场” 海南省东方市原市委书记、市人大主任戚火贵,因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临刑前,戚火贵说:“两年来看了好几本纪实文学,还学了《刑法》及其他法律书籍,对自己的罪行也有了更深刻的反省,曾准备写《我的铁窗生涯》,但因为脑子乱还未动笔。”行刑时戚火贵腰膝瘫软,被武警架向刑场。

姜人杰“愤然一揭” 苏州市原副市长姜人杰受贿过亿,从他家中抄出的现金来不及点,用秤来清点,据说有23公斤。这位中国第一贪一审被判处死刑。但在此前,姜人杰得知自己可能被判死刑时,大惑不解:“判我死刑?那别人搞的钱比我多好几倍,怎么判?我要揭发。”


果然,姜人杰“愤然”一揭,又有不少贪官落网,曾经担任苏州市财政局局长十多年、后升任苏州市政协副主席的赵文娟就是其中之一。

郑筱萸“良心发现” 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局长郑筱萸,纵容手下烂批新药,仅2004年一年就批准了10009种,一年平均每12分钟就有一个药品获得批准。

钱装到了他自己和身边人的口袋里,而副作用却在患者身上显现。他在临刑前一天留下的遗书中说,“明天就要死了。临死之前非常害怕。在九泉之下能得到因为我而受到伤害的人的宽恕吗?”

文强“怨天尤人” 二审维持原判的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文强已走近人生末路。初落马时,他曾面对镜头痛哭流涕,后悔自己醒悟得太晚。但他在痛悔之余似仍心有不甘,在悔过书中用大段篇幅发牢骚,怪组织多年没提拔自己。把自己腐败的原因部分归结为仕途多年原地踏步,没能升官,“升官不成,就乱用权”,升官不成便腐败。

黑暗里,她的双腿被人强行分开。

那掌心传递出来的灼热温度让宋七月浑身一颤,“战北,你轻点。”

“闭嘴!”男人冷冰冰不容置疑的命令再次传来,身子用力一挺,直接挤进了她的身体。

没有亲吻,没有爱抚,没有任何前/戏……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宋七月紧抿的唇蓦地张开,发出一声痛呼。

太疼了……身体像是突然被撕裂了一样,背脊里瞬间沁出一层冷汗。

双手,也不自觉地攀上了慕战北的脖子。

“战北,好疼……”她低低地求饶。

结婚三年,这是他第一次回家……

“呵。这不是你想要的吗?”男人轻蔑地哼了一声,身下只顿了一下,便加快了动作。

宋七月疼得根本无暇顾及他的话,只想推开他,但又忍住,只能死死咬着唇承受着他的掠夺。

没事,真的没事。

她等这一刻不是等了这么多年了么,这点疼算什么。

直到空气里弥漫开来淡淡的血腥味,一股热流在身下蔓延开来,男人翻身下床,离开了卧室。

慕战北再次进来的时候,直接打开了房间里的大灯。

突如其来的刺目灯光照得她下意识抬手挡住了灯光,等她适应地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男人的声音平静地传来,“离婚吧。”

宋七月瞬间僵住,仿佛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一般,难以置信地看向他,“战北,你说什么?”

“你想要的我给你了,苒苒怀孕了,我得对她负责。”男人那深邃的五官里透着淡淡的疲倦,蹙眉看了她一眼,冷漠的眼神扫了一眼床头柜的位置,“药吃了,签字。”

姐姐宋苒苒怀孕了?他的孩子?

宋七月仓皇地扭头看去。

“离婚协议”几个粗体大字的文件赫然映入眼帘。

旁边,是一杯清水,和一颗淡粉色的药片。

方才还热乎乎的一颗悸动的心,瞬间被一把冰冷锋利的铁钩刺入了一般,血肉模糊,疼得她窒息。

天堂坠入地狱,不过如此。

羞辱,不解,伴随深深的伤痛。

宋七月红着眼睛问,“战北,为什么?我才是你的太太,你为什么要让我姐姐怀上你的孩子?你们这是乱/伦!”

慕战北残忍地勾了勾唇,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不屑道,“宋七月,不是因为你陷害苒苒,让她遭遇强/暴,我会娶你吗?从嫁过来那天开始,你就应该明白你的结局是什么!”

瞧着他满眼的嫌弃和憎恶,宋七月冷笑,“慕战北,你真狠。”

“比起你那些龌龊的手段,我慕某这些不过是回礼罢了!”慕战北满眸的阴鸷,咬牙说完,用力推开了她,“吃药。”

“你以为我愿意嫁给你,不是你们慕家当初来求亲,我嫁给乞丐也不会嫁给你!”

宋七月愤然地说完,抓起药和水咕咚喝了下去。

“看完签字,明天我安排人过来拿。”慕战北留下一句冷冰冰的话,转身大步离开。

听到外面锁门的声音,宋七月掀开薄被下床,光着脚跑进了浴室。

一阵撕心裂肺的干呕之后,瞧着被她抠喉吐出来的药片,苍白的脸上浮起一抹苦涩凄美的笑来。

绝美得让人不敢直视。

慕战北离开之后,宋七月失眠了。

灯光璀璨的偌大客厅里,看着茶几上的离婚协议,她嘴角的笑凄凉又绝望。

十三年了!这段卑微的感情也该结束了!

她一直知道,自己不该爱上慕战北,这个从小就出类拔萃的男人,这个姐姐宋苒苒也一直心仪的男人。

所以一直以来,她的爱都默默无声。

因为她知道比起漂亮端庄又有高学历的姐姐,仅仅自己私生女的身份,就是不配和他站在一起的。

可是三年前,在慕战北和宋苒苒的婚礼前夕,宋苒苒因为救她,被一群流氓强暴轮奸……

慕家人自然不会同意慕战北娶一个被人玷污过的女人,便提出了取消婚礼。

而慕战北,却向她伸出了手,“七月,嫁给我。”

那一刻,看到男人那双盛满温柔的深眸,她的心仿佛枯树开出了花来……

殊不知,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他报复她的阴谋。

十年的暗恋,三年的婚姻,她始终没换来他的一个正眼相待。

忍了一夜的眼泪,最终还是从眼眶滚落了下来。

宋七月执起笔,一笔一划在离婚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他待她还算不薄,这套房子给她,还另外给她补偿一千万。

原来她还值点钱。

呵。

……

济仁医院。

宋七月没有因为离婚的事而影响到工作,提前来到妇产科,直接进了B超室。

她给自己做了一个排卵期的排卵监测。

看到屏幕上那一颗颗饱满的卵泡活跃地跳动着,她那双剪水秋眸里终于蕴出了欣慰的笑意。

慕战北,你敢提离婚,我就敢生下你的孩子让你一辈子见不着!

刚回到办公室门口,宋七月便瞧见了一抹熟悉的俏丽身影。

深秋了,宋苒苒还穿着连衣裙,露着白皙修长的大长腿,一边讲电话一边撩弄着那一头波浪大卷。

看到她过来,宋苒苒挂了电话,“七月,我来建档。战北说了,我生孩子就到你们医院来生。”

说着,她那染了血红蔻丹指甲的手温柔地抚了抚肚子,冲宋七月莞尔一笑,“七月,你也会很爱这个孩子的,是吧?”

宋七月的心,仿佛瞬间被一双大手攫住了一般,生生地扯得她闷痛。

“进来吧!”宋七月强忍住心里蔓延到四肢百骸的疼,拉着宋苒苒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顺手关上了门。

“怎么,怕外面的人听到我怀了战北的孩子啊?”没了观众,宋苒苒挑衅地勾了勾唇,满眸的得意。

七月坐下来,抬眸淡淡地看了一眼她的肚子,“大姨子怀上妹夫的孩子,恐怕也只有你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了!”

“哼!宋七月,你当初怎么嫁给战北的,你难道忘记了?你还真以为你嫁给他就可以做一辈子的慕太太了?”宋苒苒不屑地冷哼。

“你今天来如果是耀武扬威的,恭喜你,你的目的达到了。我已经同意离婚了,慕战北还给你吧!”宋七月一张素脸上始终淡漠如水,“从今天开始,我欠你的,也算是还清了!”

话音刚落,外面传来敲门声,“宋大夫,VIP2的产妇有点情况,主任让你快来。”

“好!我马上来!”宋七月连忙起身,看都没看宋苒苒一眼,“我还有事,怀孕建档的话你去门诊。

说完,脱下外套,换上白大褂,拉开门匆匆走了出去。

“还真以为我是来你这里建档呢!战北说了,要带我去美国产子!”宋苒苒切了一声。

正要离开,手机响起,看到屏幕上的人名,她方才还得意的脸上瞬间白了下,忙关上门反锁住,这才接听了电话。

“喂,我都说了你别打电话来了……我是借你的种怀了你的孩子,但这孩子很快就要姓慕了……放心,我会给你一笔钱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我想你也想让孩子一出生就有一个像慕战北这样高富帅的父亲吧?”

……

七月跟着医护人员一起从VIP2病房检查出来的时候,手很自然地伸进白大褂口袋去找手机,却发现忘记带了。

对了,刚才离开的匆忙,手机还在外套口袋里。

等她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宋苒苒早已经离开。

从外套口袋里拿出手机,七月发现手机居然还处在录音状态。

真是大意。

之前在B超室,她本想录下和未来的孩子第一次见面的对话,居然忘记关了。

.

Copyright © 沧州舞蹈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