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舞蹈协会

(完结)《萌妻甜蜜,首席别乱来》 《暖婚甜爱盛宠小娇妻》 于缘 方擎 小说全文阅读

南希说说2020-10-10 09:52:32

第1章 金主


援交,又指援助交际,是一个源自日本的名词。最初指少女为获得金钱而答应与男士约会。然而。现今意义却成为学生或未成年人自行寻找客人交易的代名词。

上面那个是我百度来的,解释的挺清楚的,我就不多说了。

我19进的这个圈子,挣了不少钱。也受了不少罪,遇到了又爱又恨的男人,收获了堪比亲情的友谊。

十年过去。当年这个圈子红出天际的女人们,有的从良嫁人。有的原地踏步,而我。有了事业,却将姻缘圈在了牢笼之内。

今儿看着我最爱的女人嫁了人,我打心眼儿里羡慕,高兴。

我多喝了几杯。找个地方说说话,也跟你们聊聊,我做援交的那几年。

我记得特清楚。那天我来事儿了。腰酸肚子疼,手脚冰凉。

芳姐,也就是拉我进这个圈子的学姐,她还挺生气的,说我关键时刻掉链子,说好的学生价,现在总不能让人家“浴血奋战”吧?!

我先跟你们说说学生价吧。

这个圈子里大部分都是女学生,其中不乏重点院校的女学生。

学生妹,是雏儿的拼姿色,是雏儿的长得还好看的拼学历,要是各方面都兼备的,那就不仅仅是卖身了。一般都直接通过关系介绍给各种高级富豪,作为延续子嗣的生子机器。而回报往往是一套房子以及你这一辈子都花不完的人民币。

我进这个圈子,单纯是为了钱。

我知道看到这里,很多人会喷我自甘堕落,毕竟挣钱有很多种方法,我为什么就单单选了这条路呢?

我也确实没有什么可辩驳的,那个时候年纪小,爱慕虚荣,总妄想着一步登天。当有人介绍给你这个门路的时候,那种对于上层社会的向往很快就能让你一头栽进万丈深渊。

你看我说着说着就跑题了,咱们接着上面的说啊。

那天呢,是我第一单生意,前一个月就定下的,那边出价十万,芳姐抽成1万,我拿9万。

没错,就是卖。

现在看着好像跟开玩笑似的,但是这个价格,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已经是天价了。

但是事情往往就是这么不可预测,芳姐给那边打电话,说明了我的情况,不住的道歉,但是那边听起来很平静,说没关系,既然都出来了,那干脆出来喝一杯,算是交个朋友。

他们说的那个地方我们俩都不认识,地图上都找不到,他们就派人来接我们,七拐八拐的,到了一处特别幽静的别墅区。进门查的很严格,确认了半天才肯放我们进去。

汽车在别墅区最里面挨着公路的一栋房子门前停下,我突然有点儿害怕。

虽说不是第一次出来陪酒,但是喝酒的地方不是在夜店就是在酒店,乱糟糟的吧但是有人气儿,总归让你觉得是安全的。但是现在这个地方安静的跟墓地一样,往深了想就特适合毁尸灭迹。

吃饭的地方在二楼,一进门,就看见已经有三男两女在里面坐着了。

落座之后,我始终低着头搓手,加上肚子疼,就有点儿注意力不集中,芳姐在下面踢我一脚,我才猛地抬起头看她,“于缘,方哥跟你说话呢,你想什么呢啊?”,我后背一凉,谁是方哥啊?眼珠子叽里咕噜的转了一圈,我也不敢问。

方擎就坐我旁边,他也用脚踢了我一下,说“往哪儿看呢?这屋里就我一个姓方的!”

我战战兢兢的扭头一看,一个英俊挺拔,笑眼眯眯的男人就那么一只手支着头,饶有深意的盯着我看。

说真的我是那种活的特现实的人,我不相信琼瑶笔下的一见钟情,也不相信什么天长地久,可是就这一眼,我就知道我完蛋了。

“谢谢方哥。”我说的声音很小,方擎就把椅子往我这边又挪了挪,我还没反应过来呢,他手已经伸进我的裙子里了,还说我看看是不是真的来那个了……

我甚至来不及阻止,涂了几层粉底的脸瞬间就烧了起来,我按住他的手,吓得看向周围的人,恐怕他们发现。

他的手触及到卫生巾的那一刻就抽了出来,转而搂住我,在我耳边小声儿问“第几天了?”,我说第二天,他说那我一周后找你,还在这儿,今儿你先回去吧。

一听可以走了,我下意识的就反问了一句,“真的?”

“真的。”他说。

回去的路上,芳姐说我因祸得福了,能傍上方擎那我以后不接生意都够吃够喝了!

可我满脑子都是方擎刚才说的话,翻来覆去的想,没来由的兴奋竟然从心底一丝一丝的冒了出来!那感觉,就好像上帝在万千人群中找到了你,赐给了你一盏世间唯一的永生灯一样。

一周熬过,方擎说话算话,让上次那个人来接我。我折腾了半宿,最终还是只简单的穿了一个吊带和一条长裙,紧张却又期待的坐上车,再次来到那栋别墅里。

几乎是刚一进门,方擎就抱着我狂亲,口红粘了他一脸,看着特别滑稽。我没忍住乐出了声儿,后来笑的声音大了,他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问我:“笑什么呢你?”

我用手给他擦脸上的口红,一边擦一边笑,他用热烈的眼神望着我,说有你这样儿的么,我这都箭在弦上了!

“你就这点儿本事啊?”我好死不死的冒出这么句话,虽说是跟着姐们儿乱学的,但很显然这句话惹恼了方擎,他猛地低头咬了我的嘴唇一下,然后就扛着我上楼了。

耳鬓厮磨之后,二人坦诚相见,他问我到底是不是真的第一次。我说要是呢?他说那我就轻点儿,我说要不是呢?他说那今儿我就让你下不了床……

我被他禁锢在身下,仰起头给了他一个吻,然后贴着他的耳边告诉他,你轻点儿,我怕疼。

他点点头,尽可能的抚慰着我,直到我的身上热的像是着了火,他才攻城略地,真正的进入。

我们一直做到凌晨,等待万物复苏,我却突然害怕他的怀抱。因为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我怕这是梦,一抱,就醒了。



 第2章 爱情这件小事


方擎看我这架势,直接光着站起来了,拿着钱包说那结账吧。自个儿回去吧。

我趴在床上。抱着被子,跟看自个儿儿子似的看着他。

他这是跟我使小性儿呢。

冲他勾勾手指,他瞪我一眼,气性更大了。

“让你滚呢!听见了么?!”

我点点头。掀开被子开始穿衣服,可是吊带和裙子都让他撕烂了,我把碎布头扔给他。冲他坏笑。他终于纳过闷儿来,把我从一堆被子里掏出来抱住。一边骂我小妖精一边咯吱我。

回去之后,我把这事儿跟芳姐说了。顺便给了她一万块钱。芳姐当时眼神挺复杂的,说你这两天两宿没回来,方擎怎么这么能折腾啊?

一回学校我就不愿意说这个,芳姐冲我挤眉弄眼的我还挺别扭。扭头要走。她赶紧拉住我,说平时也没见你这么大性气,你有方擎撑腰了是么?

我说这是学校。万一被谁听见了指不定怎么黑我呢。我爸我妈还指望我拿着毕业证回去呢。

她说行行行。我不说了,但是有一条你得知道,也是我作为过来人的经验。方擎跟咱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对谁好,全凭心情,你可千万别栽进去。

现在想想,芳姐说的话绝壁是真理,可是那个时候的我并没有听进去。每天每天的想着方擎,做梦想,吃饭想,上课想,幸福的像是谈了恋爱。

但是,方擎后面并没有怎么联系过我,我给他发的微信他也不回,打电话过去就说自己在忙,等我跑到别墅区找他,却发现房子空无一人。

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个房子不是方擎的,所以就想着你怎么也要回家的吧?于是我就坐在别墅门口等他。

大概晚上十一点钟左右,方擎回来了,还带着一个身材高挑十分漂亮的女孩子。

再然后,一切都无需多言了。

芳姐说的没错,方擎对谁好全凭心情,我只是他床上的万千过客之一。

我默默地拉黑了方擎的所有联系方式,呵,也不知道这是做给谁看呢。

接下来的时间,我默默地又开始在微信群活跃了起来,加我好友的人不少,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又都回绝了。群主估计是看不过眼了,直接把我踢了。

我看着自己的支付宝余额,将近二十万,我觉得这些钱足够我吃穿装逼了,当时都想脱离这行好好念书了。可是当天晚上的一个电话,又让我改变了主意。

起初这个号我不认识,我以为又是哪个男人想叫我出去,打了几次我都给挂了,后来这人又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我们一起吃过饭的,你忘了?方擎那天也在的。

看到方擎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几乎不敢相信,盯着这俩字儿使劲儿看,看的我泪眼朦胧的时候,才给这个人回了电话。

电话响了一声便接通了,我刚才哭过,痰把嗓子眼儿封住了,我第一声没有“喂”出来,那边就开口了。

他说:“于姑娘贵人多忘事啊。我是苏练,很高兴认识你。”

我听这个人说话跟方擎明显不是一卦的,有点儿懵,但电话已经接通了,不说几句也不像话,我谁也得罪不起。于是我也有样学样的回了你好。

苏练是我第一次赴局的时候除去方擎外另外那两个男人中的一个。但是我当时太紧张,除了方擎以外我谁都没记住。

他问我晚上有没有时间,想约我出来吃个饭,我有点儿犹豫,但是嘴巴却先于大脑做出反应,直接回了个好。

苏练约的地方是本市最大的会员俱乐部,就是没点儿身价根本进不去的那种。这个俱乐部跟之前那个别墅区不一样,开的极其明目张胆,酒吧,自助餐厅,保龄球,牌桌,都有。但是这些人很聪明,懂得钻法律的空子,以上那些项目都是不违法的娱乐活动,而真正的玩儿家根本不会露面,玩儿东西的也是你根本就想象不到的。

我压根儿不记得苏练的长相,站在会所门前给他打了电话,他让我等他一分钟,他下来接我。

不到一分钟吧,他就下来了,往我身后一站,也不出声儿,我一回头差点儿扑他怀里。

他扶住我,然后俯下身子跟我对视,说你这回可得好好看看我,你这人记性也忒差了。

苏练近视眼,长得很斯文,可是那一乐别提多好玩儿了,俩眼不一边儿大!

我说我记住了,这回肯定忘不了了。

他特自然的握住我的手,跟保安刷个脸就带我进去了。

电梯到十八楼的时候停下了,得要输入密码才能开门。苏练显然是熟客,一边跟我聊天一边就按了密码。他拉着我往外走,正好旁边那部电梯的门也开了,方擎带着他的新欢也有说有笑的往外走,我一回头,正好跟他对视上。

朝思暮想了几个月的男人,突然就出现在你的面前,眼泪瞬间就到了眼眶,我看得出方擎也有点儿惊讶,不过那一瞬间的表情马上就被一脸的不屑取代了。

方擎回手搂过自己的女伴,冲苏练扬了扬下巴就走了。

我还没回过神,苏练拉起我的手,说你要这样的话,那咱还是别进去了。要不然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我跟苏练说,那我还是先回去吧,对不起了。苏练一愣,一把拉住我,说我跟你说着玩儿呢,你怎么这么不识闹啊?我知道你跟方擎有过一段儿,可是那不都过去了么。他都不在意,你跟这儿叫什么劲啊?

不由分说,苏练拉着我往里走,找了个离方擎最远的位置坐下了。

这个房间里有四张桌子,最前面还有一个展台,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不过一会儿,人到齐了,展台的灯一亮,就有几个人抬着一个跟箱子是的东西进来了。上面蒙着一块布,也看不见布下面到底是什么。

苏练小声儿跟我说,今儿热闹啊,这个圈子的大佬都来了,看样子货色不错。我说什么货啊?苏练一愣,说方擎原来没带你来过?我说没有,苏练靠回座位,没再说话。

这时,原本坐在观众席的一个男人走到展台上,说还是老规矩,20起,三次买定,然后就掀开了那层布。

那层布一掀开,苏练就“嚯”了一声,我抬起头看过去,瞬间腿就软了……



 第3章 被拍卖的男人


老话儿说的好啊,人呢,越有钱越不知足。越得变着花样儿的玩儿。

没接触这个圈子的时候不信。接触了过后才知道人的底线能放到多低。

芳姐曾经给我看过一张照片,问我猜猜照片上那对赤身裸体的男女是什么关系,我说金主跟金丝雀呗?芳姐说所以说你还是太嫩,你看过长得这么像的金主和金丝雀吗?这是父女俩!

我当时都懵了。心想这有钱人的世界咱们是不懂啊,林子大了果然什么鸟儿都有。

所以说当我看到台上用笼子关着的那个男人的时候,我还是吓着了。

我问苏练这是要干嘛。苏练说拍卖啊,这男的自愿签字上来的!后来苏练怕我误会他。又赶紧找补,说我就来看个热闹。我又不喜欢男的。

他不喜欢男的,那方擎呢?他又来干嘛?也是看热闹?

我这边胡思乱想的时候,台上那个男的已经叫价到45了,我说这么一块一块的叫价。得弄到什么时候算完啊?

苏练跟看傻逼是的看着我,说什么一块一块的,那是45万!

到了这个价位上。我觉得不会再高了。结果前面有个中年男人,直接叫了100万,拍走了那个男人。

“没劲!”苏练一脸无语,问我饿不饿,要不直接吃饭去,我正好不想待了,赶紧点头说好。

就跟商量好了似的,方擎也站起来了,我特意放慢脚步,让他们先出去,可是方擎却叫住了苏练,说你们上哪儿啊,要不一起?西城那边儿新开一馆子不错,尝尝去?

苏练看了我一眼,说要不送我先回家,我还没开口,方擎就使劲儿踹了门一脚,说你们特么到底去不去啊?!竞拍还没结束,这一脚动静不小,把在座的几位大佬都惊动了,都回头往我们这边看。我也吓得直哆嗦,赶紧小声儿跟苏练说我去,咱们快走。

四个人,两辆车,刚到停车场,方擎就拽着我的衣服把我塞进了她的车。苏练一看就急了,赶紧往这边走,还没走近呢,方擎就用手指着他,虽然一句话没说,但是苏练也没再拦着了。

方擎开车特快,眼瞅着快要撞上前面的车,他才猛地一转方向盘,我吓得嗷嗷直叫,可是方擎就跟没听见似的,一路风驰电掣,等我缓过神儿来,车已经停在郊区的那栋别墅前面了。

“下来!”方擎不知道什么时候下的车,冲我一喊,又吓我一跳,我觉得那个时候我可能是知道他可能也没放下我,所以突然就想跟他较劲。

我没动地方,我说我就不下来,有本事你弄死我!

方擎听我这么一说,先是一愣,而后他又笑了,俩手掐腰的看着我,说你长本事了昂?我数到三,你再不下来你信不信我这弄死你?

我依旧待着没动,还把车窗摇上来了,这回估计真气着他了,他一把把车门拉开,拽着我的头发把我揪出来,然后往肩膀上一扛,就上了楼。

我在他身上乱锤乱打,还咬了他一口,咬疼了他就打我屁股,后来一个眩晕,我就爬床上了。

随后,他也爬我身上了……一个一米八五的老爷们儿,就算不胖也够沉的,这一下子真差点儿归西了……

我说你给我滚下去,他又变本加厉的开始脱我裤子,我心里一惊,使劲儿一个翻身,生生的把他给掀翻了。

“嘶!”他一摔到地上就捂着小弟弟哀嚎,我说你甭装了,他想骂我,后来又给疼的龇牙咧嘴了!

我看他裤子的拉链已经打开了,估计是……我赶紧跑过去,想看看吧又觉得不太对,不看吧我又担心他,我说要不叫救护车吧,他说你放屁,我丢不起那人!

我说那你万一真折了怎么办呢?他说那你就等着伺候我吧!

我说你活该,谁让你非礼我的?他说滚滚滚,赶紧滚,婊子无情,我算彻底明白了!

自打我进这行以来,难听的话我听的多了,我没在乎过,有时候还特二的觉得对方挺可怜的,他们只是眼红我赚的多嘛。但是方擎这句婊子无情,却让我当场红了眼睛。

我不在跟他斗嘴,靠在床边抹眼泪,他一听我那儿嘤嘤嘤的哭,又烦了,忍着疼爬起来坐直了,使劲儿拧了我鼻子一下,他说你还委屈了?我们家就我一个,真折了我们老周家的香火也就折了。

我满脑子都是他刚才骂我的那句话,根本就不想听他说话。索性把他往旁边一推,站起来就走。

方擎让我推了一个倒仰,看我一走他也急了,他说于缘你今儿敢走咱俩就真到头儿了!

我一步一步的往下走,到了一楼客厅就听见方擎一声怒吼,他说:我错了!

我瞬间定在原地,腿上像是灌了铅,再也挪不动步,静静地站在原地,难以置信的回忆着他刚才说的话。

身后的楼梯响起了他的脚步声,炙热的呼吸喷在我的脖子上,“我错了”他再一次的重复着,而我,也因为这句话,再一次的投降了。

那天,方擎还好是没伤到,后半夜的时候再次生龙活虎了起来。贴在我的身后,把内裤往旁边一拨便顶了进来。



 第4章 火辣辣的刺痛


按压住胸前两只不安分的手,我说你不疼了?

回答我的,是整夜的缠绵不休。

我给苏练打了个电话。为那天的事情跟他道歉。他没在意,问我你跟方擎和好了?我说是啊,和好了。那边边不再多言,说那就好。祝福你们。

再然后,我就是正式跟方擎在一起了。圈子传的很快,开始有大一批我不认识的人来跟我攀交情。甚至还有导演来找我拍电视剧!

我跟方擎说我这算不算飞上枝头变凤凰,方擎说臭美的你。你顶多算个知了……

方擎给我买了一辆车,那个时候不认识这个牌子。上网一查才知道是特斯拉,一百多万,每次开车去学校,回头率都爆表。

芳姐也找着一个金主儿。只不过是南方人,不经常过来,芳姐说那正好。有钱花还能钓凯子!

我那时候退了所有的群。电话也换了,开始好好上课了,就想跟这个圈子脱离关系,好好的跟方擎过日子。

方擎也挺高兴的,又在离学校近的地方买了一个两室一厅的房子,说以后这就是我们俩的家。

我不知道你们对家的理解是怎么样的,反正对我来说,家是一种承诺,是一片屏风,是能给我遮风挡雨的港湾。

方擎说这是我们的家,我就当他给了我一个承诺。

可是,好景不长……

大三那年体检,我查出了阳性妊娠反应。教导主任找我谈话,并且通知了我的父母。

我爸妈气急败坏,当着教导主任的面抽了我两个耳光,然后就给我办了退学手续。

我本来准备给方擎打电话,可是我爸把我的手机抢走了,还问我开机密码,我当然不可能告诉他,他说如果我再这么犟,他就不再认我这个女儿。

我被我爸打的鼻血都出来了,那血腥味儿一窜到嘴里,我就想哭。想找方擎诉苦,可是这是我爸,我总不能让方擎打我爸啊!

第二天一早,我爸我妈又拉着我去医院,要我把这个孩子流掉,我不去,他就拽着我的头发往外扯……招待所的人看不下去了,我记得特清楚,有个人说,老哥,这是你闺女,天大的错,你这个当爹的也不能这么虐待自己孩子啊!

我爸在机关单位工作,脸比命重,他觉得自己是有点儿过分了,也就松了手。

可是,这一天一宿的折腾,我突然觉得小肚子一阵儿一阵儿的抽疼,再然后,我就流血了,孩子,生生的让我爸给打的流了产!

血跟水似的往下流,吓坏了看热闹的人,有的说赶紧叫救护车吧,有的说你这个当爸的也太狠心了……我妈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她使劲儿打了我爸胳膊一下,说你还愣着干嘛啊,赶紧叫救护车啊!

到了手术室的时候,我眼镜的余光好像看见我爸拿着我的手机在骂街,可是我那个时候失血过多,身上的力气渐渐地随着那个流出体外的孩子消逝,等我再次醒来,已经是两天后了。

我打小儿就讨厌医院的味道,那种混合着酒精和消毒水的味道一股子一股子的往我鼻子里钻,侵入我的五脏六腑,就好像……就好像这个扣在我脸上的氧气罩的味儿一样!

我这回还真是病大发了,怎么连氧气罩都戴上了?

意识渐渐回笼,下身一片刺痛,等到眼泪先于直觉涌上眼眶,我才想起那残暴的一幕!

“醒了醒了!”

我妈一拽凳子,刺啦一声,摸着我的额头喊医生,我四下一看,我爸不在,方擎也不在。

“总算是把血止住了,接下来就卧床好好调养吧,脸上和身上的伤,一天换一次药。”

医生说完就走了,我妈定定的看了我一会儿,还是没忍住,说你就是作,我跟你爸哪儿对不住你了?你非得找那么个人过日子?

听这话的意思,他们是找到方擎了?我带着氧气罩,说不出话,就一边看着我妈一边哭,我妈终究是疼我的,她给我擦眼泪,一边恨铁不成钢的骂我,说我太不争气,你给人家怀孩子,你看他在乎你吗?你爸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了他都不接。

我爸这个时候也推门进来了,他把热水壶往地上一放,连看都没看我一眼,掏出自己的保温杯和茶叶盒,先给自己泡了一壶茶。我妈过去拽拽他,说你怎么就知道顾着自己啊?我跟闺女都没吃没喝呢!

“她还有脸吃饭?!”我爸重重的把茶壶往窗台上一放,用手指着我就骂,“你知道你办的这现眼的事儿花了我们多少钱吗!五千七!!我们俩统共多少存款啊!于缘这钱你得还我们!还有那个男的,他也甭想跑!”

我爸越骂越生气,要不是顾忌着病房还有


欢迎您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一般4-6元/本

客服微信:aikanshu45 (伸手党和秒删党 勿扰 勿扰 勿扰)

声明:本文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微信!


Copyright © 沧州舞蹈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