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舞蹈协会

点击删除的时候,才发现有这么多的记忆

等候线2020-10-07 10:53:23

请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请认真撩我。

酒桌上,他吐沫星子和啤酒溅到我脸上的喊:她跟我说她有男朋友了,就最近几天的事儿。他表现的很是伤心,很是绝望,就好像失去了一个苦苦暗恋很久的女票,实际上他确确实实是失去了一个苦苦暗恋很久的女票。


来吧,大胸弟,输入法没错,就是大胸弟,诸位不要误会。来吧,大胸弟,再喝一杯吧。讲讲经过,我给你推一篇儿,记录一下你的故事。


“我俩大概有三天没有微信聊天,我以为只是普通的没时间联系而已。我在加班,她发来微信,我们像以前一样聊天,没有任何波澜,我告诉她我会踩着七彩祥云去娶她,她告诉我她有男朋友了。我回复了句‘哦,我先忙会儿工作,争取早点回家’极力去掩饰自己内心的痛苦,然后整个人慌了神,像天塌了那样的慌。半夜12点左右下班的时候跟老板聊了有辞职的想法。”


“老板,再来两瓶啤酒,要冰的!把这些串儿再热热。”


“辞职?为啥工作都不要了?”我有些惊恐。


“我是在工作中认识的她,我想辞职去找她。”他低头玩着自己面前的签子,无心又无力的回答。


老板把热好的串儿拿过来,他喝完了自己面前的啤酒,继续低着头低声的说着:“那天晚上我下班回家半夜12点20,两分钟脱了衣服直接躺床上,我开始翻手机里的相册。我把我手机里保存的她所有的相片看了一遍,又从头到尾删了一遍,每看一张照片,删一张照片,太多的回忆把脑袋里的水都快从眼睛里挤出来了。”


我愣了一下:“傻逼,还特么的挺会用词儿,你直接说你哭了就行了呗,还他么的脑袋里的水从眼睛里挤出来。”


“我没哭!”他抬起头很坚定的跟我吼。


接下来,他开始对着瓶儿喝。


“你知道那种晚上一个人,四周静的可怕的凌晨1点翻相片回忆过往而又狠心删除相片的甜蜜与痛苦吗?”


“我不知道。”我很配合的回答,“我晚上11点就困疯了,我没有像你这样断肠的经历,即使有,我也不会承认的。”


“我跟她没有开始,我们只是朋友,最普通的那种,普通到我单方面以为我俩会成为情侣。她去年冬天,飞到这儿,她来到我的城市,走过我来时的路,因为我曾经去过她在的城市,走过她走过的路。她来的时候,把自己身上的围巾摘下来,给我戴上,就是那种围巾上有她的长发而且还带着她的体香的围巾,特别特别香。我从来没有戴过,舍不得。那时的我们是多么的美好,我坚信我俩会走到一起。”


“我感觉我像是一个傻逼。”他抬头看我。


“嘿,怎么着,喝多了?别这样,别这样,有话好好说,不至于喝点酒就说胡话吧,我问你,什么叫‘感觉像’?”我调侃他。


后来他吐沫星子满天飞的跟我讲了很多,他们是怎么认识的,是怎么聊天的等等等等,狗血的剧情,不再记录,各位脑补,一直到小店打烊。爱情这杯酒,谁喝都得醉。


身为一个局外人很明显看出这又是一个单相思引发的闹剧,暗恋又迫于现实的无奈。不知道他这么大岁数了还这么骚,还搞暗恋这样高中就有的老套路,而且还陷得这么深。可能这是一个男孩子尊重女孩子最好的说辞吧,最后受伤难过的还是自己。也就是我这样的没恋爱过的纯真少年会去聆听他的故事,努力的劝说着他和自己:依然相信爱情!


柴静在《看见》中这样说:

“数月之后,我接到一封信,很短:‘还记得七二一医院吗?’


我马马虎虎地往下看。


‘从那以后,我一直在大街上寻找你的眼睛。’


我一下坐直了。


‘有一次我认为一个女孩是你,非常冒昧地拉住她问:‘是你吗?’对方很惊慌。直到在电视上看见你,我才知道你是谁,原来你是个有名的记者。’


他在最后说:‘你会觉得好笑吗?我曾以为你会是我的另一半。’

你会觉得好笑吗?我曾以为你会是我的另一半。



这句话替他送给她,可能两个人都会觉得好笑吧。“让我爱你,然后把我抛弃”这样在歌里出现的场景真真儿的在自己的身上发生,我没有切身的经历,所以不能感受当事人半夜翻照片的内心活动,我想应该的痛苦的吧。夜,深了以后,人就容易感情爆发。所以,各位,以后早睡。


哈哈哈哈哈,大傻子。


今天的文章中的音乐是他推荐的,他说他周末回家,从上火车到回来,单曲循环这首歌两天,这是他自己的吉尼斯,他说他没有一首歌能连续听五遍,而这首,是两天。可怜的人儿,无处安放的情绪,又表达不出的内心。


他说只要她幸福就行,他不会争也不会抢,安安静静的祝福着她。“现在就挺好,还能聊天,还能调侃。”痴情的人儿呦,啧啧。这世界上怎么这么多痴男怨女,我又做错了什么要记录这些痴男怨女?


祝福男生吧,能找个爱他的女娃;祝福女生吧,找到了个爱她的男娃。哥们儿,你的故事记录到了这里啊,她能不能看见,得靠缘分了。或许她一辈子都不会知道有个有颜值的公众号记录过她,又或许她现在就在读这篇文章,然后会微信联系你。各自都好好的,做朋友吧,像以前那样的朋友,拉过钩的朋友,这样的朋友,挺好。


你会觉得好笑吗?我曾以为你会是我的另一半。


你们要始终相信,你们关注我,是想撩我。

Copyright © 沧州舞蹈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