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舞蹈协会

4人团伙里应外合,每天接单几十起,协助他人翻墙进上海野生动物园!没人管?

上海圈2020-11-27 12:00:55

近两年来,

动物园游客翻墙逃票事件屡屡见诸媒体,

动物伤人与游客是否遵守规则的讨论

也始终是热议的焦点


春节后,

浦东新区居民柳先生反映,

在上海野生动物园,

同样存在游客翻墙逃票入园的现象,

且持续2年了!



据称,

野生动物园周边有一个4人“团伙”专业运作此事,

其中3人负责在轨交16号线“上海野生动物园站”揽客,

并用车将游客摆渡至动物园围墙边;

另一人负责架梯子,将游客送进园内,

必要时还要入园打招呼,

以免送进去的游客遭盘问。


每天在该团伙运作下入园的游客,

有二三十人之多,节假日一天至少七八十人。


这是真的么??

有记者进行了暗访

↓↓


2月27日上午9时许,记者乘坐轨交16号线来到上海野生动物园站。顺着2号出口的指示牌来到人民西路南侧的摆渡车公交站时,仅看到一名身穿蓝色羽绒服的男子在站头四处揽客:“动物园去吗?5元一位,送到门口!”记者试图与他攀谈入园门票的事,他一口回绝,称以前有办法,“最近假期抓得紧,你自己买票进去吧!”


记者在轨交站附近转悠,人行道旁出租车候客通道后方,记者看到三辆车停在路边等候,其中两辆“沪C”牌照的车辆正是柳先生在反映中提到的“摆渡车”。只见羽绒服男子拉齐一车客人后,再由上述三辆车先后送往野生动物园。


10余分钟后,一辆“沪C”牌照车辆返回轨交站附近,戴眼镜的司机也走到公交站处揽客。记者表示要坐车,“眼镜”这回主动凑上来,询问记者动物园的票子买了没。记者摇头,他压低声音说,“我带你进去吧!”“怎么进?”“我就住动物园旁边,从家里就能进去。”“安全吗?”“放心吧,有人接应的,肯定让你安全进去。”“不会有动物咬人吧?”“你傻啊!猛兽区我们也不敢啊……”


上海野生动物园成人票130元一位,“眼镜”带进去得多少钱?记者与他砍价半天,他坚持最低100元一位不过可以免去摆渡的车费。


上午10时,记者一行两人坐上“眼镜”的“沪C8MQ25”桑塔纳,驶进人民西路北侧一片农民房子中的小弄堂里,最终停在了一幢3层民房门前的院子里。



“眼镜”招呼下车,随后将记者领至后院。原来,后院一墙之隔,就是上海野生动物园地图显示,这里正是野生动物园的南墙,且动物园在此处凹了进去。“就从这里翻进去!”


只见3米高的围墙顶上,站着一名黑袖蓝袄男子,他正在将一把长梯从围墙内抽出。“眼镜”说,黑袖蓝袄男子刚将一家4人送了进去,他就是专门守在墙边,负责用梯子送人进去的。


△刚送完人翻墙进入野生动物园,墙头的黑袖蓝袄男子正将一把长梯从围墙内抽出。左下角即司机“眼镜”。


待墙上男子将长梯在外侧架好,墙上男子让记者赶紧爬梯子。一步步沿梯子爬上墙头,才发现围墙顶部尚算宽阔,近半米宽,人扶着树枝站着倒是不怕。待人站稳,黑袖蓝袄男子嘱咐记者蹲下来,随后抽梯将梯子换至公园内侧。记者再顺着梯子爬下围墙。围墙下方,是公园沿墙边的绿化林。枝叶茂密的棕榈树、高大的杉树林以及长久未打扫的灌木,完全挡住了翻墙人的身影。地面已明显被踏出一条小道和一小块空地,林子前方隐约可见一处房子。


△黑袖蓝袄男子正在将梯子换至动物园内侧,以便让人爬下去。


△翻墙入园处,已被踩出一条小路。


两名记者均爬进园内后,黑袖蓝袄男子也跟着下来,并向记者收取了200元。走出林子,记者发现前方的房子是园内游乐设施“高架自行车”,左侧是“山魈园”。


△翻墙入园处位于野生动物园南侧凹进处。


入园后,记者并未着急离开,在一旁蹲守。约10时25分,伴着一阵狗吠声,一对夫妻又被送了进来,从他们口中得知,收费也同样100元一人。见记者仍在附近游荡,黑袖蓝袄男子跟了进来,质问记者“为何不游园?”、“是不是记者?”记者佯称进来的时候被园内工作人员发现并呵斥,男子随即亮了亮口袋内的两包烟,称去打个招呼,让记者“放心玩,没事的。”


△翻墙入园后,沿着踩出来的路穿过一片树林,就能进入野生动物园的游乐区。


柳先生就住在动物园南侧的一个高层小区,据他长期观察,这个团伙早期就租住在动物园南墙外侧的民房里,每天8时就开始分头“行动”。该团伙选择的翻墙处有好几个,甚至野生动物园北侧围墙处也有翻墙点。通常,这伙人被人发现后就会马上换个点翻墙。


记者在园内沿着南边围墙一路考察发现,南面围墙距离居民楼房都不过三五米,要翻都能翻进来,只要避开封闭的动物圈养区或猛兽区就行。一位矮马驯养师称,一年前他就看到过有人从墙外翻进来,但是溜得很快,无法制止他们。不过,“众多翻墙点中,南侧这个是最佳的。围墙上没有铁丝网,碎玻璃已被敲碎磨平,翻进去是毫无危险的游乐区,下方园区没有监控。隐蔽性和安全性兼顾。”柳先生表示。


△距离记者翻墙进入的位置东侧50米的墙边,据附近的驯养师讲,1年前曾经目睹过有人翻墙进来。


两年来,柳先生多次通过各种渠道,反映上海野生动物园翻墙逃票的现象,并主动向动物园提供了这一团伙的照片信息。但园方回复他称,墙外的事不归他们管理,墙里面才归他们管。而对于翻墙逃票存在的治安问题,派出所则表示“没空管理”。


今年1月,柳先生再次向“12345”反映,此次动物园的负责人回复称,游客可能是有票的,没有办法查。柳先生无法接受,他认为这个团伙之所以能够持续地带人翻墙,园方的“姑息纵容”逃不开干系。任由事态发展,对动物园、对游客来讲都存在重大的安全隐患。


△一名游客正在这个团伙的帮助下翻墙进入上海野生动物园。


在此,提醒广大游客勿为蝇头小利以身试险,违反规则;也希望园区尽快加强管理,补上安全的“漏洞”。

Copyright © 沧州舞蹈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