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舞蹈协会

【赏心悦目】如东21位女诗人的诗,养眼润心!

源泉文化吧2020-11-27 14:41:14

“三八”节如东女诗人特刊,由如东作协《彼岸》诗社供稿!

母亲与苦楝树

周瓒(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研究员

苦楝树淡紫色的笑

自密集的叶丛中满满地涌出


带着心满意足的绿,她注视生活

我的母亲是一个苦楝树支点


放学回家的路上我能远远地看到

无论晴天或雨中,她的身体吸满能量


她谈笑中突然流露的怒气带着一丝咸涩

无论如何,苦楝树液是有毒的


或许如此,啄木鸟没有在她身上敲打过

但她的花簇会有蜜蜂光顾


披着透明的大氅,蜜蜂是夏天的勇士

剑术出神入化,背着金黄条纹的炸弹


绽放的花朵就是被炸开的弹坑,如此说来

苦楝树就像战争中被摧毁的村庄


我母亲的午睡就如被炸翻的瓦屋

她翻身时竹床吱嘎作响,哦,叹息的苦楝树


从排水漕里流淌过的天水

也许摸到过苦楝树根


希望总是藏得很深,被现实的风箱抽出

灶膛里火焰噼啪,洇开苦楝树枝叶的苦香

戴潍娜(中国社会科学院外文所 青年诗人、作家


这刻起,我们已开始相互欺骗

别信!除了我还爱你,这唯一的真金

我们如今还有什么是共同的?

一座股权平分的废墟,使命、信念还是明天?

没有。连一张纸,一滴墨水都没有了


青山懒起。姑娘,请啜饮你为我酿造的苦刑

向那些欺骗过、坑害过你的人学习

让他们都像我一样匍匐着,看你抽身离去


披散长发犹如折损的树枝

丰臀堪比墓地般庄严


当初是我邀请你加害于我

走进你,像走进一间病房

我还会驶回那罂粟埋尸的黑暗腹地

别怕这分离,但愿人生过得迅疾

你我终于把全部的缺陷攒齐

你六十岁的裸照陪我下葬

别忘了,到最后,一切是平局


灵素歌

——给我的女儿灵素

孙灵芝(博士,现在北京某高校教书)


42天检查,在路上,她睁开眼冲我笑了笑

你是天上的明月 皎洁不可方物

你是山上的野花 灿烂不能名物

你是我眼里、手里、怀里的明珠呵

一眼万年的慈悲


你是上天送给我的礼物

一生都要探索如何相处

为了这一次相遇

需要准备星辰无数

花鸟虫鱼、山河草木

菌果菜蔬、杂粮谷物


是大树上的薄如轻羽

是天空轻盈的云卷舒

是大地芳香的小马驹

是海洋飞行的自由鱼

是我一世的穷途

永无止境的断句

读不尽的尺素书


原谅我登高山采蘼芜

原谅我饮长河意踌躇

原谅我种香蒲却下雨

原谅我在龙泉寺却无所悟

原谅发愿为你承四百四苦

原谅我像母狮子私设领土

原谅我小心翼翼初为人母


当我为你命名

这纯洁一片的荒芜

是对我往生的疗愈


月 河

□ 沈燕

始于一个名字的迷恋

走进月河

皆是风景

包括你。

脚步不能移动

一动就踩着了过往

平静的河

从不理会男男女女的喧嚣

沿着河的光影

找到古朴的青砖黛瓦

找到雅致的石雕花纹

找到从容的水流方向


找着找着

我找到了自己

在你眼里


月河的河

水速很慢

水声很轻

我想不起任何一句诗歌


我的天 

戴春红

日夜来了

你黑白交错

四季来了

你青朱金玄

爆竹和导弹来了

你被挠得生疼

白天黑夜

燃放各自的焰火

诗人因为爱慕

从虹上踱过

梦那张相片

关于你的部分

由水粉上色

淡淡的 说走就走


梅之于雪

□ 吴华

寒风的寒与暖阳的暖

在这个冬天

合力经营

一株老梅树的花期

雨也下过了几场

冷冷的冬雨里

无数的寂寞在穿行

总有薄薄的雾

晨光中笼罩

像我们这一趟人生穿越不尽的迷途

冷吧,再冷些

是在等一场雪

一定是的

你期待你的绽放

有你要的迎候与呼应

梅若有心

一定渴望深情

梅若有爱

一定渴望有脚步为她停留

可是现在

除了一场大雪的白

除了大雪之后那样盛大的寂寞

除了大雪飞过后世界的空旷

除了那样静极笃极的时光

谁能赐予一朵梅花绽放的勇气

而我

这个路过她的人

除了沉默,微笑 只能

想象

那透明的花瓣里深藏的一些含香的秘密

将会如何惊艳了时光


晨雾 晨舞

                    □ 桑火菊

曾经听过沧海的歌唱

曾经看过桑田的辽远

这一次飞行

穿越的岂是巫山的云雾


没有海市蜃楼

没有柳林风声

这芦苇 草木

一季睡去,一季醒来

是谁在洞悉

这世间万物的连理


冬意越深 春天越近

无论我有多少形容词也不如

一只喜鹊在枝头站立

一朵花在霜雾中吐蕊

一串笑声在草地上打滚


回望身后 时光的长廊空无一人

只有我。只有我

两手空空,却爱上这样的场景

被一只手握住:一边安慰,一边温暖


这深重的雾霭啊

让我撩开你

还人世间本色

让你隔着时空 企及

我的 灵魂与风起舞


心中的庄园

□ 陈海英

小草衔香,月光轻托

正在梳理的梦

微风和鸟鸣

吹散人间那团纷杂

碧波荡漾,白云漂移

灯笼呵,为何或明或暗

柳岸蜿蜒

如为少女谱曲的人生

这风景顺流

恰似一笑的嫣然

和追逐的远方


隐 者

□ 汪爱华

一个人  种下车辙  覆盖

一群人  种下的车辙  不问收成

所谓的肥瘦或高低  只是一场唆使

计算与算计的厮杀


索性到水渠边  坐下

洗去  脚上的污泥

与水渠里的污泥  在此刻

同流合污  至少

在形式上不能分出彼此

和彼此的形式


早春的花骨朵儿

□ 吴小勤


春雨潇潇的早晨,

站在书声琅琅的教室,

不经意间抬头

望向窗外,

广玉兰那一树的花骨朵儿

就蓦然闯入我的眼帘!

 

不顾料峭的春寒,

在一夜春雨的滋润下,

那一朵朵粉粉的小脸蛋儿,

勇敢地探出来,

傲立枝头,

动人心魄!

 

教室里也是一张张

红扑扑的小脸蛋儿,

在春日的晨光里,

在琅琅的书声中,

神采奕奕,

令我神迷!

转 变

□ 孙嘉舟

带不走关于悲伤的

是残缺的玻璃片

而正使劲揉捏你心脏的

都反反复复充斥回忆

一万次踏过悲伤

挡不了转瞬即逝的喜欢

正如你抬头刚好对着阳光

与我说,早安!


绿色是毒

□ 米儿

腊梅、红梅,所有的梅,都开了

喜鹊叽叽喳喳,和迎春花说话

我,装作没听见似的过了整个星期


按耐不住的嫩绿,从枝丫间

探出一个个小脑袋

深情望着我

找寻个恰当的字眼、动人的词语

我想跟它们说说,今年

这与众不同的春


天空还可以更蓝一些

再飞过来几只蝴蝶吧

远去的花狸重新依偎我脚边

这样

我就打开耳朵

放下高贵的沉默

纵身于这有毒的春天


归 来

□ 张霞

潇潇冷风里

回忆煮酒

兀自一饮而尽

左心房温软,右心房薄凉


时间的无涯上

带上我的铁锹和锄头

在记忆的田头

不停地翻腾

直至精疲力竭

直至奄奄一息

金黄的麦穗,幻灭成绛红

我是这片土地最后的拾荒者么?

季节

谋划了一场悲喜剧

我将虔心携这抹清欢

悄悄隐匿

回忆里馥郁的芬芳,会否熏瘦了落日

来时的路口

彼此早把这朵诱惑种植

开至荼蘼

不怨亦无悔

梦与醒的边缘

早已隔着几重山水

别在归来的路上逗留了

期望的眼神,割破海的喉咙

从此

菱花空对

熬字为药

许下永永远远。


母亲诵

□ 元元

暖暖春风送万里,迎来妇女佳节。

心潮似海诉多多。

为亲今祝愿,墨韵送欢歌。


不求荣华最富贵,携她侧伴掌呵。

亲如太阳闪光泽。

深情缘此世,敬爱聚祥和。




等一束光

□ 戴春香

在一个梦中醒来

用力 推开紧闭的钢窗

阳光挤进狭小的房子

那一瞬间

黑暗中的花蕾已然苏醒

这是她等待许久的光明


风 雪

□ 郭奕

枕边蜻蜓 如梦一般清醒

我在落叶变黄之前 睁开双眼

望穿了下一个季节

所以 我用眼睛 在背后 将你抱紧

也许 我可以迂回一场梦 去告诉你

是我太用力 一不小心 倾盆大雨

雨后玫瑰般清新

你睁开眼睛 一如我的心灵

那蜻蜓般的爱情

深埋了一轮 冰冷的月

就像 花瓣只属于短暂的秋天

就像 你从未对我说过 再见


生长的慢

□ 汪爱华

邻家的小孩子说了谎

他的父亲拿根木棍唬吓他

他惊恐万分  瑟瑟发抖

父亲希望看到  孩子能长成棵树

而不是  这手中的木棍


门前的枇杷树  它没有说谎

却为何在寒冬里  一边开花

一边瑟瑟发抖


寒冬永远看不到酷暑中的挂果

而树能看得到  我也能

并且  能亲手摘下亲口尝到

我为我的耐心和热忱的身手

深感自豪


誓 言

□ 陆燕

假如某天你离去,

我将何去何从,

世界因此而荒芜。

闭上双目,一刹那,

无法挣扎,无从逃脱,

我只能在这残破的生命里,

祈求下一世,

与你再次相遇,

牵着你的手,

来场不迟到的婚礼!



雪 夜

□ 姜鸿

从很远的地方

从前世,从梦中,从今夜


往事洁白

咯吱咯吱响

这杀戮没有血


风摇动枯杈

我想它是具体的,而坠落

呈现出一个个心形


夜盲症的世界明亮

雪一定来自某一个夜晚

撕碎的一瓣瓣月光


然后,模拟人生

往下飘往下飘

如倾如注,一层覆盖一层

等一个

注定消失的未来


静静看

一枚枯叶多么幸福地被淹没

月光不会留下痕迹


为你而来

□ 孙慧蓉

你是春天,春天是你

我不远千里

只为见你最真的容颜

你是春风,春风是你

轻轻拂过

我便失了魂魄

你是春雨,春雨是你

悄悄滑落

便打湿了我的心头

你是春花,春花是你

刹那盛开

让我的世界也跟着绽放

你是飞舞的春蝶

徘徊在我的心里

于是,我的眼里全是你

为你而来

邂逅在这青山绿水

你是春天,春天是你




风仙花

□ 胡国燕

午后

安静

知了睡了

云朵睡了

小妖精睡不着

“蛾子是向亮处飞的”

想着奶奶的话时

屋子里黑咕隆咚


小酒盅里的汁液

风仙花的骨血

涂指甲

染嘴唇

小铜镜照了又照

鲜红、靓丽

象河岸草丛里的野草莓


小妖精怕蛇

不怕鬼

奶奶最怕落水鬼

落水鬼专拉小孩子下水

奶奶说野草莓有毒

摘不得


风仙花有没有毒啊

小心脏吓得咚咚跳

赶快洗掉吧

洗也洗不干净

小妖精急得哭了

竹床上小憩的奶奶醒了:

“谁惹我家乖乖啦,

风仙花儿,碰不得”



春 雨

□ 徐娴静

仿佛积蓄已久的

告白

雨夜,春的造访

让人无处躲藏


诗人啊

面对你如此盛大的邀请

我无法拒绝


背起行囊去远方吧

桃正夭夭,陌上青青

春到枝头已三分

曲三行


敬请关注源泉文化吧,精彩不断!












Copyright © 沧州舞蹈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