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舞蹈协会

冬宝想的是……

赵玥昕2020-10-06 10:28:39


很多年不勤奋钻研明星了,不是不好,是段老师星商指数太低。你说个是枝裕和,他都不知道是男是女,得到的全是负面反馈。一个屋檐下,艺术水准越拉越大,不利于安定团结。干脆,姐也原地踏步,两口子八卦层次一起停留在上世纪九十年代。

 

即便如此,娱乐聊天还得遵循以下原则:

 

第一,八卦绯闻限于王宝强傻根款的,马伊琍文章姚笛档位的,他就一个都不认识了,简单明了的三角关系也记不住人。

 

第二,女歌手年龄要在四十五岁以上,群众眼缘达到白炽化脸谱化,像青霞曼玉张嘴就能叫出的。这哥有一次想说王菲,可又叫不出来,只好让我Mary Sunny的一长串列举,听到王菲的名后,他N机了。

 

第三,看完电影最好保留电影票,搞不好就忘了是否看过。难易程度介于《我的男闺蜜》和《摔跤吧,爸爸》之间,全场乐翻天,偏文艺带烧脑易煽情的根本不用考虑。

 

看《三张广告牌》带着段老师,因为这个不破案,讲故事还好懂。

 

溜达到海信广场,段老师感慨每天上下班都能在这条路上看见开着豪车的时尚女郎,年轻,漂亮,多金。

 

我说是,奥修大师早就说了,有钱人的幸福是穷人根本无法想象的,而穷人的幸福也具有唯一性让有钱人望尘莫及。前半生我已经把穷人的福都享受过了,下半生假如能再享受一下有钱人的幸福,这辈子就算圆满了。

 

段老师问什么是穷人的幸福?

 

按照奥大师的说法,全球的失眠症都发生在有钱人身上,世界各地的流浪汉没有一个睡不着觉。

 

要让我说,那就是贾玲的小品。

 

贾玲开心地对沙溢说:钱包丢了,但是里面没钱。

 

沙溢说:真聪明,把钱藏哪了?

 

贾玲更开心地说:哪也没藏,就是没钱。

 

说完,我都乐了。一抬头,发现段老师没乐。这什么情况,还有姐讲的段子逗不了人的。

 

这位哥茫然地问了一句:贾玲是谁?

 

我暗暗叫苦,忘了女明星要在四十五岁以上,贾玲才是八零后。问题是,这几年说相声演小品的女捧哏还有谁。

 

提示吧,春晚,微博,欢乐喜剧人,哪好玩往哪想,哪搞笑往哪引。


终于听见段老师如释重负地一声:哦,贾玲啊。

 

还没来得及额手称庆,就听见大哥轻松愉悦地说不就是跟葛优一块拍编辑部的那个,听语气好像还是我费了半天劲又没说到关键点,隔靴搔痒,不得要领。

 

这下,姐就茫然了:那是吕丽萍。

 

段老师终于找到翻身的机会:对,是吕丽萍。葛优不是演的李冬宝嘛,整天念叨着想贾玲,电视剧出来后还专门有过一个火腿肠广告,就拿这段台词……

 

我是用多大的力气才止住这段滔滔不绝的八十年代回忆录。说停留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都是高估,事实证明还得向史前文明推进十到二十年。

 

然后,我用更大的力气,出离愤怒地喊道:人家冬宝想的是戈玲!戈玲!戈玲!


Copyright © 沧州舞蹈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