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舞蹈协会

玄幻:绝世强者林凡,被人偷袭陨落,十年后转世重生,附身在一名少年武徒身上……

多多看书Duoduo2020-10-09 09:13:50

万古圣尊

“把东西交出来,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一个阴沉沉的声音,把林凡从昏迷中唤醒。

他感到自己全身酸麻疼痛,整个人像快要散架了一样。

不对!

自己不是被人偷袭,已经死了吗?怎么还能感觉到疼痛呢?

随即精神一振,他睁开眼睛,打量着自己身处的环境,却被眼前陌生的场景震惊。

这是一个非常简陋的房间。

他躺在一块破木板拼成的床铺上,身上的锦澜战袍不知何时换成了粗布衣裳,稍稍动一下身子,就是一阵彻骨剧烈的疼痛。

“小子,还要继续装下去吗?”又是那个阴沉沉的声音道:“你现在被人打断了经脉,已经是个废人了,留着那东西也无济于事,乖乖交给我,还可以换条生路!”

赤裸裸的威胁么?

林凡莫名其妙,皱起眉头,循着声音望去。

床头的角落里,站着一个全身都裹在红袍里的蒙面人,只露出一双眼睛,冷冷地看着自己。

奇怪,这人要找什么东西?

林凡张了张嘴,刚要开口询问,突然,无数的记忆碎片如潮水涌来,浑身像被万千尖刺穿透了一般,整个人都在颤抖,眼前一片漆黑,差点再次失去意识。

许久之后,这种感觉才慢慢消失,醒过神来的林凡,这才明白一切的始末。

他的确是死了!

或者说,那个灵族大族长林凡已经死了,但奇怪的是,他死后神魂不散,在渡过漫长的黑暗后,竟然在一个和自己同名同姓,只有十六岁的少年身上得到了新生。

这个少的的父亲,是一位实力强大的灵修,六年前,执行师门任务时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作为灵修遗孤,少年得到了父亲师门墨道门的怜悯,被特许进入墨道门学习修炼。

可惜少年并未继承父亲灵修的天赋,六年时间,和他同批进入墨道门的同乡姜柔,已经融合了四粒灵力种子,成为了一名武者,而他,却一直停留在开辟灵门的武徒境界,经常被同门嘲笑,视为废物。

在前几天的比试中,更是被入门不足一年的小师弟宁远打成重伤,不仅被打断了经脉,甚至连师父墨武也对他失望之极,当即宣布将其逐出外院,贬为杂役学徒,并连夜命人将尚在昏迷中的他送进了杂役院。

也正是在这个昏迷的过程中,让强者林凡的意识窥到了机会,两世记忆融合在一起……

原来是这么回事!

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林凡的眉却凝得更重了。

自己时隔十年再次醒来,从少年的记忆中知晓,这十年时间,已经发生了太多的变化。

但奇怪的是,当初偷袭自己的臭婆娘晏芸,如今却是灵族的大统领夫人,已经死去十年的自己,竟然还是灵族大统领!

怎么可能?

自己已经身陨整整十年了,为何还在担任大统领?

难道,是那个臭婆娘找人冒充自己?

可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那自己当初的那些兄弟呢?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他们知道自己的真正遭遇么?


这一系列的疑问,让林凡更加烦躁,体内的郁结就像是万千蚂蚁噬体一般,痛苦的忍不住想要坐起来。


可是刚一起身,浑身便是一阵刺骨的疼痛,身子一软,便瘫了下去。


“嘿嘿!”蒙面人讥笑道:“你已经被我用镇魂指封住了檀中大穴,连大声说话的力气都使不出来,还敢痴想妄想爬起来吗?”

“镇魂指?”

林凡心中不屑,区区一个凝结了三粒灵种的武徒,一招普普通通的封檀指,也敢妄称镇魂指,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当下他不动声色,只是暗中凝聚起断裂的经脉中残存的灵力,寻找机会尝试冲破被制住的檀中穴。

蒙面人有些不耐烦了,他烦躁道:“小子,再不将你父亲留下的舍利交出来,今日就送你去见阎王了!”

林凡脸上表情未变,心底却起了一丝波澜。

在少年的记忆里,根本没有什么舍利的影子。

而自己躺在床上,动弹不得,这个人却只是出声讨要,为何不亲自动手来搜找呢?莫非已经找过了,一无所获?

想到这里,林凡冷哼一声,道:“想要舍利?可以!”

果然,蒙面人露出的眼睛里,显现几浓浓的贪婪之色,赶紧凑了过来,急切道:“在哪里,你把它藏哪里了?”

“这种东西,我岂能随身携带?当然是被我藏在一处隐秘所在。不过,你打算拿什么来交换呢?”

蒙面人皱起了眉头,他想说拿你小子的命交换,但看林凡的淡定自若,有持无恐的表情,没来由的,他丢掉了几分底气。

“吱……”

正在这时,卧房的门忽然被人推开。

一个黑衣少年走了进来,朝床上的林凡点了点头,正要问好,扭头看见床着站着的蒙面人,大吃一惊:“你……”

话音未落,蒙面人突然冷哼一声,手臂瞬间暴涨数倍,伸手掐住了黑衣少年的喉咙!

林凡眼中眸光一闪,蒙面人转移注意力的机会,伸手抓起床头木枕,重重地戳在自己的檀中穴上。

“砰!”

一阵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让虚弱不堪的林凡差点又昏过去。

好在疼痛过后,周身气血顺畅许多,让他暗松了口气。

不过,他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依然在静静地等待着。

就如果一头伺机而扑的凶兽一样。

蒙面人没有发现林凡的异常。

他将少年扯进房内,甩在地上,转身把房门紧紧关闭,这才转身看着趴在地上动也不动的黑衣少年。

林凡是认得这个少年的,他叫周浩宇,和自己同样出身竹林镇,在师门内,也唯有他与自己的关系不错。

可惜,周浩宇也只融合了两粒灵力种子,独自面对这个蒙面人的话,怕是毫无胜算。

蒙面人似乎也认得周浩宇,眼神里带着几分犹豫。

许久,才终于下定决心,厉声道:“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言罢,他手臂一震,一股强大的战力顺着手臂轰出,直向地上的周浩宇打去。

林凡皱起了眉头。

周浩宇果然如他想的那样,是打算趴在地上偷袭蒙面人的。

此刻见这蒙面人狡诈,他急忙打了个滚,避开了致命一击的同时,奋力轰出一拳。

这下,林凡眉头皱得更紧了。

周浩宇的战斗经验实在太过缺乏。

“想偷袭我?”蒙面人讥笑一声,周浩宇这一拳,显然也在他的意料之中,冷笑声中,不退反进,战力迎着周浩宇的拳头轰落下来。

“嘭!”

一声闷响过后,周浩宇重重地撞在墙上,又弹落摔倒在地上。

嘴角里渗出了一抹乌血,显然是被蒙面人的战力所伤。

意识到自己和对方的战力差距后,周浩宇脸上露出了恐惧之色,厉声道:“你是什么人?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哼,再大点声!这么一个偏僻所在,你以为真会有人来救你们吗?”蒙面人冷哼一声,纵身向他袭来。

“无影脚,开中门!”

林凡突然出声提醒道。

若是旁人听了这话,估计会摸不着头脑。

但周浩宇和林凡一起长大,自幼看多了玄奇仙侠的故事,无影脚正是其中一位传说中的强者独门战技,他们小时候不知道模仿过多少次。

本来已经闭目待死的周浩宇,闻言一愣,他虽然明白林凡的意思,却有些犹豫。

“快!”

林凡怒声催促。

这一刻,他仿佛又回到了前世,指点兄弟们修炼战技的时刻,声音中,透着不容质疑的严厉。

周浩宇被他的声音给镇住了,几乎本能的,按照林凡的命令,抬起右脚朝蒙面人的裤裆踢去。

“砰!”

像是配合好的一样,挟裹着强大战力袭来的蒙面人,恰恰在这个时刻露出了下身的破绽,被一脚踢中,凝聚起来的强大战力瞬间溃散,伴随着一声痛呼,连退数步,显然伤得不轻。

“霸王举鼎,斗牛拳!”

不等蒙面人稳住身形,林凡就再次提醒道。

但周浩宇却没有任何的动作。

刚才那一招无影脚,完全是出自下意识的动作,根本没有想到能取得这样的效果,看着战力强大的蒙面人,现在却踉跄而退,他愣在那里,忘了该如何反应。

就这么一错眼的功夫,蒙面人稳住了身形,手腕一抖,多了把寒光凛凛的短刀,怒喝一声砍了过来。

这时,周浩宇才反应过来,双拳齐出,迎向对方短刃。

“傻子,晚了!”

林凡出声喝阻的同时,猛的翻身坐了起来,将手中木枕丢了出去,同时再次喝声道:“渡河未济,击其中流!”

周浩宇闻声而动,侧身避过短刀的同时,右拳变招,直逼对方的太阳穴。

“哧!”

短刀如流星滑落,一刀之势迅猛无匹,只差半分便捅到了周浩宇的脸上。

“嘭!”

等蒙面人发现这一刀落空,想要变招时,林凡抛出的木枕显现出作用来,将他脚下一绊,蒙面人重心不稳,砰的一声摔在地上。

周浩宇顿时瞪大了眼睛。

这个结果却早在林凡的意料之中,他一脸平静,声音清冷道:“杀了他!”

接连多次的指点,让周浩宇对林凡的话再无疑虑,连忙抢上一步,捡起对方掉在地上的短刀,纵身一跃——

“蹼!”

短刀深深地捅进了蒙面人的小腹,只留一截刀把还在外面。

鲜血喷溅而出。

周浩宇眼睛瞪得直直的,他还是第一次亲手杀人,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亲手杀死了这个看起来非常强大的敌人。

而且,是如此的容易!

“还没死,再补一刀!”林凡皱起了眉头,自己这位‘朋友’实在太菜了。

“啊?”

周浩宇张了张嘴,有些不知所措。

而这时,地上的蒙面人忽然暴喝一声,不知从哪里涌起来一股力量,使得他猛的弹了起来,推开挡在前面的周浩宇,带着短刀朝门外扑去。

“唉……”

林凡闭上了眼睛。

果然,等周浩宇醒过神来,急忙追出去的时候,那个蒙面人早已逃之夭夭……

“对不起,我刚才有些心软了。”

空手而归的周浩宇,满脸愧疚地看着林凡道。

“没关系,那人已经身受重伤,就算是逃出去了,也活不了多久!”

林凡双目微闭,他虽然已经强力撞开了檀中穴,但周身灵力运转时还是有些不甚通畅,此时强敌已去,更是要抓紧时间恢复战力才是。

见此情形,周浩宇知道林凡正在运功,便不在打扰,道:“你先休息一下,我晚点再来找你。”

林凡点了点头,却没有更多的回应。

周浩宇看了他一眼,张了张嘴,似乎有话想说,但见林凡脸上渐渐显露出痛苦的神色,便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默默的走出了走去。

待周浩宇离开,林凡才睁开了眼睛。

他并非故意怠慢自己这个唯一的朋友,而是他两世为人,更清楚地知道,自己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感激涕零,而是尽快的恢复战力。

更重要的是,那个红袍蒙面人最多是个凝结了三粒灵种的武徒,并且显然是受人指使,他死后,那隐藏在幕后之人又岂会善罢甘休?

“舍利?真元舍利?难道在这边疆之地,真有大枯寺的圣物?”

林凡皱了皱眉头,盘膝摆出了一个五心朝天的姿势,运转灵力,调息宁神,让自己进入心神空灵的状态,开始一寸一寸的查看自己的肌体。

大千世界,灵气浩荡如烟海,世人主修灵力,称霸世间。

前世那等破碎虚空的战力修为已经荡然无存。

今生醒来,便受人胁迫。

更让他一刻也不敢耽误,迫切的需要提升自己。

同时,他心中也有疑问。

大千世界灵气充沛,按理说,自己附身的这个少年已经开启灵门,说明是有修行潜质的,怎么别人开启灵门后,短则一年,长则两年就可以凝结出第一颗灵力种子,而他用了整整六年时间,却还一点进步都没有呢?

想必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先检视了一遍自己的五脏六腑,发现一切正常,没多一块也没少一块,这才放开心神,尝试着去感触融合天地间的灵气。

大千世界,开启灵门,凝结出九颗灵力种子后,被称为凡境武者,是凡俗人等能达到的最高境界。

但在武者之上,还有可以享受部族供奉的灵修,他们才是灵族在大苍世界生存、繁育的根本,按照实力,可划分为凡、灵、圣,三大境界。

凡境,自然是凝结灵力种子,凝结出九粒灵力种子,便是凡境巅峰。

灵境,真正将灵力的威势展现无遗的境界,分为地灵境、玄灵境、天灵境,每个境界分为初中高巅峰大圆满五阶。

圣境,弹指之间便可以使山河破碎、江海逆流,分为造化圣境、涅槃圣境、无为圣境,每个境界,分为九重天,号称一步一重天。

而林凡前世便是无为圣境巅峰的战力,只差一步,便可以破碎虚空,达到整个灵族都未曾有人真正踏足的境界。

如今虽然他转世重生,跌落到刚刚开启灵门,尚未凝结出天赋灵种的凡境,但许多修行知识还熟记于心,修炼基础功法,自然事半功倍。

不大一会的功夫,在心法的控制下,在他周围游荡的灵气便化为一道道气流,从他张开的七处窍穴中涌入体内,在经脉中汇聚融合成一股灵力,沿着被震裂的灵脉旧路,慢慢进入丹田之中。

正准备将这股灵力沉入丹田气海,忽然,一股诡异的能量从气海中翻腾出来,犹如一头饿久了的猛兽一样,瞬间将他融聚的灵力吞食得一干二净!

“咦?”

林凡睁开双目:“这丹田气海中有古怪!”

丹田气海,是大千世界每个武者的灵力本源所在。

传闻,气海无垠,汇聚再多的灵力也无法将其填满。

所以,灵族武者若是想在气海中凝结出天赋灵种,就必须先打通灵脉,以便让天地间的灵力气息,通过灵脉这条渠道,源源不断地融入到气海之中,融合的灵力越多,就能凝结出越多的天赋灵种,自然也就有更多的机会开启天赋。

不过,丹田气海也是最敏感的地方,稍有异动,自身都应该有所感应才对,怎么先前自己检视这副躯体时,却没有任何发现呢?

林凡皱了皱眉头,再次聚起少量灵力,并且连同自己的灵识一起,缓慢向丹田气海探去。

这一次,或许是因为有了灵识控御的原因,那团诡异的能量没有再次出现,从而让他在气海深处,发现了一团七彩斑斓的雾气。

“这是什么封印?”林凡愣了一下,一股强横,但是从未见过的封印手法让他震惊。

最让他震惊的是,这封印竟然不止一重。

一种心神相连的感觉从封印中传来,他稍一犹豫,便再次拢聚灵识,往那雾气深处探去。

扑!

一声石子入水般的轻响,他的灵识轻而易举地进入到了第一重封印空间。

眼前,出现了一粒紫金混杂的光点。

“先天灵种?”林凡大吃一惊。

对于灵族人来讲,开启灵门,只能证明拥有了成为武者的潜质,而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融合灵力,在丹田气海中凝结出天赋灵种,之后通过觉醒礼,觉醒天赋后,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灵修。

绝大多数人的天赋灵种,都是后天凝结的。

只有极少数人,丹田气海中生来就有一颗先天灵种,这种人觉醒天赋后,不仅战力晋升速度远超常人,更有传说,唯拥有先天灵种之人,才可以涅槃成圣!

“少年林凡被人骂作无法融合灵种的废物,谁料到他竟然是个拥有先天灵种的天才!”

林凡心情很是复杂。

现在,他终于明白那个枉死的少年,为何迟迟无法凝结灵种了。

他的先天灵种一直都在,只是被人用一种绝妙的方法,禁锢在了这个神秘封印的第一重空间里面。

以气海为居,以灵力为锁!

少年对此一无所知,拼命的融合灵力,想要在丹田气海中凝结出后天灵种,却没想到只会让这个多重封印枷锁越来越厚。直到被同门小师弟打成断灵脉,体内灵力散尽,神秘封印显现出来,这才让他轻而易举的进入第一重封印空间,找到了被禁锢多年的先天灵种!

“看来那个墨武也不过如此,只是一味地责怪少年是个废物,难道就没想过这其中另有隐情?”

林凡冷哼一声,尝试着继续冲击这个多重封印的第二重空间,却发现无论如何都无法撼动。

当下他便明白了,这个多重封印,除了第一重禁锢着先天灵种的封印外,其他的每一重空间,都需要更为强大的力量才能打开,而且看这第二重空间障壁上泛着的灵力波动,他估计自己至少要觉醒天赋,成为一名真正的灵修后才能冲破,林凡无奈,只好带着那颗先天灵种,退出封印。

“第一重封印禁锢着先天灵种,那第二重封印又会是什么呢?会不会是那颗‘真元舍利’呢?”

只可惜,林凡前世虽然学究天人,却也只是听说真元舍利是大枯寺的供奉圣物,以大枯寺那般堪比一族的势力,也不过才供奉了七颗真元舍利,至于这真元舍利究竟是什么样子,却从来没有见识过。

不过,他也知道,想要解开疑团,势必要提升战力修为才行。

想到这里,他用心法拨转了那颗先天灵种。

很快,随着灵种的旋转,在他身前显现出一个金色的漩涡,缓慢地汲取着周围的灵力气息。

“咝……咝……”

先天灵种旋转的速度越快,漩涡汲取灵气的速度也就越快,

随着先天灵种汲取的灵力越多,金色漩涡也变得越大,不过一个时辰不到,就涨大两倍有余,不仅卧房内的灵力被汲取得一干二净,连外面也传来了呼呼风啸。

“轰!”

先天灵种忽然颤抖了一下,释放出一道金色的光华,沿着破裂的经脉旧路,在体内四处游走,所经之处,破裂的经脉迅速得到了修复,甚至连原本一些稍显淤滞之处,也得到了疏通,不消一柱香时间,便修复了所有的经脉。

金色光华也随之化为乌有……

林凡一惊,急忙暂停旋转灵种。

实在太过逆天了!

这才刚开始,这道先天灵种就展示出了吞噬、修复两大天赋,若是一个懵懂孩童,不知道怀壁其罪的道理,在外人面前施展开来,恐怕早被人夺去了。

难怪要被封印起来。

“看来,封印之人是出于好心,而且很有可能是至亲之人,否则很难有人抑制住对这逆天灵种的诱惑,会是谁施的封印呢?”

少年的父亲名叫林啸云,早在六年前,便在进入大荒后失踪了。

而少年的母亲,据说是出身于灵都贵族,但在丈夫消失后没多久,自己也离开了,六年来音迅全无……

“看来,想要解开这个疑团,势必得到灵都走一趟才行!”

虽然刚才融合的灵力,在修复受损经脉的时候,已经耗尽,但有了这颗逆天灵种,若是再配合他前世参悟出来的《神灵战决》,相信恢复前世无为圣境的战力修为,大有希望。

不过,为了掩人耳目,势必得找一处灵气充沛的幽静之所才行。

想到这里,林凡舒了口气,走下床来。

就在这时候,他隐隐几个不和谐的声音。

“听说那小子就在这里,我们进去!”

林凡听出,这人和他乃是同门,一向和小师弟宁远走得近,只是不知道怎么找来这里?

篇幅有限,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情节

↓↓↓ 
Copyright © 沧州舞蹈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