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舞蹈协会

老婆嫌累不让我碰,我就装病让女邻居埋头帮我......

小豆女人帮2020-11-29 11:37:15

  表面平静的清水市出了一件怪事,接连有女学生被一个鬼魅般的黑衣人掳走,即不要赎金,也不与家属联系,每个被绑架的女生最终都会血液枯竭而死。


  更恐怖的是,这个绑架者身手极为矫健,几乎以非正常人类的体能和技巧数次打败警察队伍,鬼魅般窜行都市之中。


  当清水市商业巨擎杜浩的千金被绑架后,事情变的更加棘手。公安局的电话快被打爆炸了,各级领导纷纷指定破案日期。刑警队压力空前。


  杜浩在清水市是手眼通天的大人物,他只有一个女儿,视若掌上明珠,此时为了营救自己的女儿,几乎赌上了一切关系。


  特地请来了一些高手和警方协同抓捕罪犯。而令人惊奇的是,他请来的几个奇人居然真的辗转找到了作案者的藏匿地点——是一处古墓。


  之前的战斗经验证明,仅仅依靠警察和现代化武器,是难以制服嫌疑人的。而嫌疑人现在和人质一起躲在古墓里,也难以强行闯入进行解救,稍有不慎,就会伤到人质。


  杜浩比警察更清楚里面的人是什么东西。拥有鬼魅般的速度和技巧,拥有幽灵一般的技巧和能力,拥有野兽一般的力量和爆发力,还拥有动物般的警觉性……他是——古武者!


  看着黑黝黝的古墓洞口,杜浩想着:不管你是谁!我都要救出我的女儿,如果你是古武者的话,那么,就由古武者来对付你吧!


  杜浩转身看着自己请来的四位高手:“四位,你们怎么看?”一个和尚施礼后上前一步:“杜先生,恕老衲直言。这洞中之人,恐怕乃是山外之人。


  据我观察,他的武术修为极高,而且对古墓内地形十分熟悉,无论来多少警察,恐怕都伤不了他分毫。“


  一个道士也道:“而且这鬼东西身法诡异,行动飘忽,加之令爱还在这鬼东西的手上,稍有不慎,就会伤及无辜。所以,警察和热武器,绝对不是营救首选!”


  杜浩赶紧问:“那么,如果由大师等几位高手出手的话,胜算有几成?”另外的一对中年夫妇微笑道:“若在外面单打独斗。


  我夫妻二人应该能和他打成平手,若是我们四人进去联手找他拼命,胜算应该有七、八成。只是他依靠地形优势,很可能先下手重伤我们当中的某个人。所以……。“


  杜浩看着四个人,这四个人都是极难请的动的山外之人,所谓山外之人,既是和世俗无关,世外修行的散人。他们行踪飘忽。


  本领高强,是俗人想要结交可谓难如登天。也只有杜浩这样的大财阀,才能和古武者结交,并有如此手笔,一次请的出四个人来。


  “各位高手,念在我救女心切的份儿上,还请大家助我一次。我杜浩保证,如果救出了小女,我将拿出一亿美金作为谢礼。拜托大家了!”四个人听到这里,相视而笑。


  那对夫妻中的男人站了出来:“坦白说,这种刑警队伍,且不说洞中之人,就是我也丝毫不放在眼里。要对付我,只有我们出手。”


  他的老婆也赶紧道:“不过这洞里的家伙似乎得意的很,是个自负的家伙。山外的高手我见过许多。


  却不知道这个家伙是何门何派,敢在世俗界如此兴风作浪,待会抓了他,一定好生问个明白。“


  道士呵呵一笑:“既然如此,我们就快些进去救杜小姐出来吧。”慈海大师也道:“就让老衲走在前面吧,老衲的金刚不坏身至今无人能破,不怕贼人的暗中偷袭。”


  杜浩沉吟了许久,抬头道:“我和你们一起进去。”


  此刻的杜浩没有想太多,他只是单纯的想,如果自己的女儿死了,那么自己也不必活了。况且,他真的相信这几个山外高手的实力,一定救得出自己的女儿。


  慈海大师。内力深厚,掌法精妙,最厉害的是金钟罩铁布衫,刀枪不入,就是子弹也打不进他的肉身,这可是杜浩曾经亲眼看到的。


  无量道人。和慈海不相伯仲,尤其擅长轻功,摘花踏草,身轻如燕,一手拂尘功夫最善以柔克刚。


  黑红双侠。一对神仙侠侣。两人均使长剑,且配合天衣无缝。据说在山外比试,从未有过败绩,是近十几年最出风头的人物。


  对方即便也是山外高手,那么自己这边有四个,而且其能力之恐怖,武功之高强,手段之匪夷所思,都是曾经让杜浩五体投地的大人物。


  即便是杜浩这样的商业巨擎,面对他们,也是时时恭敬,不敢有半点怠慢。


  四对一,应该能赢!不,一定能赢!


  杜浩慢慢向古墓里走着,一团希望之火熊熊燃烧。女儿,别怕,爸爸一定能救你!


  终于,五个人走到了一个宽敞的大殿之内。


  杜浩看到,正前方,那个凶手,正坐在一个石凳上,饶有兴致地看着这里的五个人。


  想象中的埋伏和暗算,统统没有,对方根本没拿自己的五个人当回事。大摇大摆地坐在正当中位置,看着所有人,像是一个美食家。


  充满期待地欣赏着自己的午餐一般。


  “杜先生,难为你了,竟然能找到这里来。”


  杜浩第一次看到这个家伙的模样。一张又长又尖的脸,一双大眼睛充血通红,红的像是野兽。两只手都带着手套,武器武装到手指,形成了十个匕首长短的尖刃,恐怖异常。


  那鬼魅舔了舔刀口:“和尚、道士,夫妻?呵呵,古武界最怕这种组合,杜先生果然救女心切,好大的手笔。可是这几个人对付我——够吗?”


  未等杜浩答话,慈海大师向前一步:“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作孽太深,杀戮众生。老衲奉劝你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无量道人眯着眼道:“想不到你没有暗算,又点起了火把照的一片光亮。狂妄到了这种地步,你今天死的不冤。”


  黑红双侠一起道:“二位前辈,我们四人最怕他偷袭暗算,如今人就在这里,不如一起上前先将其打残,再抓起来,为世俗界除害,解救杜家小姐。”


  杜浩问:“我女儿呢?你把她怎么样了?”


  鬼魅人从石凳后拎出一个早已昏厥过去花的样少女扔在身前道:“我从未见过如此上等的特殊体质,我辛苦地将他喂食到最佳状态,再过一天就可以吸干她的血了,偏偏这个时候被你们找到!”


  杜浩松了口气,自己的女儿还活着,这可以说是唯一的一个好消息了。不,还有一个好消息,只要四个高手能够打败这个鬼魅,那么,一切都可以结束了。


  杜浩转身抱拳道:“四位,请速速出手解救我女儿,事成之后,我必定重酬!”四人相视一眼,一起点头。


  慈海大师第一个冲了出去:“让老夫会会你的手段!”紧接着几个人围住鬼魅打了起来。


  武林人的战斗,炫目夺彩,但也惨烈异常。杜浩看的紧张,心跳的如同打鼓,他甚至怀疑自己就要心跳过度而死了。


  几个回合,鬼魅一个欺身靠近了慈海大师,慈海眼见躲不过,立刻用出金钟罩铁布衫。


  “开!”瞬间,慈海大师整个人似乎都变成了石头般,身上的僧袍被内力震碎,健硕的肌肉不像是老和尚,像是动作明星般油光铮亮。


  几个打斗中震飞的刀刃打中他的身体、肌肉之上,就像打中了石壁钢墙一般,立刻旋转着反弹出去。


  鬼魅呵呵一笑,摘掉一手的刀刃手套,一掌探出,杜浩清晰地看到,他的手竟然突破了慈海大师的皮肤,似乎即将探入慈海腹内!


  慈海感觉不好,立刻一口鲜血喷出,翻身倒跃,原地打坐运气,腹部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涓涓流出……。


  杜浩怔住了。


  那是曾经震慑自己的金刚罩吗?那是刀枪不入的慈海法师吗?这个鬼魅,究竟是什么东西?怎么可能有那种手段?


  接下来的战斗,更让杜浩的心向着无底深渊不断下沉。


  鬼魅完全跟的上无量道长的速度和技巧,破了道长的柔力拂尘。一股柔劲打碎拂尘,无量道长整条胳膊的骨头全部寸断。


  欺身而进,补上一掌,无量道人瞬间被打的飞出十几米,撞在石墙之上,晕死过去。


  黑红双侠对视一眼,对方都是满脸的汗水了。两个人早有默契,再度左右夹攻。


  劲敌!是劲敌!从未遇到过的劲敌!


  速度,力量,技巧,经验……对战局的把握……没有一样不是顶尖的。两个人两把剑,叮叮当当和鬼魅的两手十刃敲打的火星四溅不多时。


  夫妻二人同时闷哼一声,两柄长剑被打的粉碎,鬼魅的两只手刃插入他们的胸膛,猛地拔出,两个人倒地不起。


  黑红双侠此时均是脸色煞白,口吐鲜血,胸口红成了一片,趴在地上的他们,依旧向对方伸出手去,眼神满是诀别之意。


  杜浩绝望了,他凄然地走向黑红双侠,然后将他们的手放在一起,让他们能够完成道别。


  此时的杜浩竟然不怕了,因为他知道,怕也没用,今天恐怕是必死无疑了。但是,我杜浩就是死,也要和女儿死在一起。


  “杜先生,原本我对你们的性命都不感兴趣,但是,现在我可不会放你走了。”鬼魅舔着食指刀刃上的血渍,恶毒地道。


  “随便,愿赌服输。”杜浩只说了这一句,就不再说话。


  “好,是个男人。你的头颅,我收下了。”鬼魅说罢一个翻身,飘忽间到了杜浩身前,五指张开,五把血色刀刃直奔杜浩头颅……。


  杜浩面无惧色,缓缓闭上双眼。


  哼,要死了吗?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这种结局。只可惜,不能和你同归于尽,我杜浩死后,就是化身厉鬼,也一定要找你讨个说法!


  哐当!


  一股飓风迎面吹来,吹的杜浩整个人都向后仰了一下,猛地睁开眼睛,发现鬼魅已经被打飞了。


  杜浩转过头看去,鬼魅似乎是被一个石棺的棺材盖打飞的,而且打飞他的棺材盖已经碎裂,鬼魅也被棺材盖砸在了一根柱子上,掉下来之后,咳出了一口鲜血。


  再看过去,一个石棺内,一只脚伸了出来,伸出的那条腿穿着破烂棉裤,脚上是一双破旧的大头棉鞋,看来这石棺的棺材盖,是被里面的这只脚,一脚踹出去的。


  杜浩内心的震惊无以复加!是谁?怎么会在棺材里?活人死人?是敌是友?一脚踹飞棺材盖,就能将这个如同上帝一般存在的鬼魅打飞?这人得是有多厉害?


  这个时候,棺材里传出了一个充满怒气,明显是一个少年人的声音。


  “妈拉个巴子的,叮叮当当地有完没完了?打铁呢!?啊!?都特么给我滚犊子!”杜浩!怔住了!


  杜浩看着,一个身体慢慢从棺材里直了起来。一个少年的脸庞露了出来。


  少年看上去年纪不大,长长的头发在后面盘成一个发球,一根草棍斜插进去,算是发钗了。


  一身破旧棉袄露出了棉花,而且露出的棉花都早已满是灰尘,不再雪白。


  少年虽生的白,皙,可是似乎在这棺材盖里时间很久了,灰头土脸,肮脏不堪。


  这个墓地,看上去怎么也得有几百年了,为什么棺材里出来的是一个孩子?而且还是个活的?而且这个活的少年还穿的这么破?还打得过那个鬼魅一般的家伙?


  少年抻了抻懒腰,左右歪了歪脖子,然后站起来开始活动筋骨。那鬼魅在远处也慢慢爬起来了,狠狠地瞪着少年。


  少年一抬头,看到了运功调息的和尚,一动不动的道士,还有胸口一片血红,正悲壮告别的一对夫妻。


  “哎呀我去,你特么这是要作死啊?”少年赶紧从棺材里蹦出来,跟参观一样转着圈看着几个人:“你特么当这个墓地是你家的了是吗?


  想让谁住进来就让谁住进来?想埋几个人就埋几个人是吗?“鬼魅不和少年废话,一个冲刺,闪电般冲向少年,双手十只利刃伸向少年。


  杜浩大喊:“小兄弟小心。”

想看后面内容 

长按识别二维码点击阅读原文

温馨提示:如遇到无法打开“最近阅读”,请关注“怡读采阅”,就可快速进入阅读页面。

点击阅读原文继续看

Copyright © 沧州舞蹈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