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舞蹈协会

许晴代言的承德露露收入几乎原地踏步 想要“借”卖新西兰奶粉“翻身”

财经啸侃2020-10-08 15:08:59
五谷讲坛


与因陈佩斯代言而红遍大江南北的黑牛豆奶差不多,杏仁露也曾是一两代人的记忆,只不过现在也有点“老”了。


黑牛食品(002387.SZ)将食品业务全部剥离,彻底转型为信息技术公司,让业界“大跌眼镜”,不过资本市场似乎很买账,复牌后立马涨停!


然而,民间有句老话“步子跨得太大,容易扯到蛋!”

承德露露(000848.SZ)并没有像黑牛食品一样,也完全跨界到一个陌生的领域,而是选择杀入婴幼儿配方奶粉市场。


730日,承德露露之全资子公司郑州露露饮料有限公司(下称“郑州露露”)与深圳市斐婴宝实业有限公司(下称“斐婴宝实业”)、王佑任、深圳市斐婴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目标公司”)等,共同签署《深圳市斐婴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增资协议》,内容如下:


郑州露露、王佑任将共同对目标公司进行增资,其中,郑州露露以人民币700万元对目标公司进行增资,认缴目标公司新增注册资本210万元,持有目标公司21%股权;

王佑任以300万元人民币认缴目标公司新增注册资本90万元,持有目标公司9%股权。

那这个被增资的目标公司又是什么背景呢?

五谷君注意到,该目标公司于201312月在深圳登记注册,主营业务为新西兰婴幼儿奶粉品牌Fernbaby(斐婴宝)在中国的市场经营,具备从事新西兰品牌婴幼儿食品、烘焙食品、乳制品的销售和进出口业务资质。


值得关注的是,Fernbaby斐婴宝品牌和新西兰奶粉生产工厂通过了中国的奶粉资质认证备案,获得了中国商务部的奶粉进口特别许可证;

同时,斐婴宝品牌获得了新西兰超市30年来发的第7张奶粉认证(code),是新西兰超市主要销售的5大婴幼儿奶粉品牌之一,2014年成为新西兰橄榄球的赞助商。


然而,一位乳企人士坦言,婴幼儿配方奶粉与其他行业有着很大不同,就是和液态奶市场都有着不小区别,虽然是投资入股的形式,但承德露露贸然进入还是风险很高,恒大咔哇熊就是跨界失败的典型,就是在乳业耕耘多年的新希望,也未能将爱睿惠奶粉做起来。


那承德露露为何要玩跨界呢?先来看一组数据!

《财经啸侃》特约、独家撰稿人五谷君梳理发现,2015年,承德露露营业收入约为27.06亿元,和201427.03亿元相比,增幅仅为0.13%,几乎是原地踏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4.63亿元,相较于20144.43亿元,增幅不到5%

因而业内人士认为,近年来,承德露露业绩增速缓慢,杀入婴幼儿配方奶粉市场,或是寻找新的增长点。

资深饮料专家陈玮就直言,过去两年,饮料行业增速放缓,且植物蛋白饮料市场竞争激烈,承德露露的全国布局和团队执行力都逊于六个核桃等竞争对手,因此在市场份额的争夺中落了下风,业绩增长低迷。

据《北京商报》报道,在植物蛋白饮料市场,承德露露的劲敌不少,蒙牛旗下有植朴磨坊系列产品,可口可乐则全资收购了厦门粗粮王饮品发力植物蛋白饮料市场,凉茶生产商王老吉也宣布与山西大寨饮品有限公司成立合资公司经营“大寨”品牌核桃露系列产品。


另外还有红牛母公司华彬集团、娃哈哈、汇源果汁等多个大型饮料企业的加入。


在长江以北的市场,承德露露拥有坚实的品牌基础,但是产品新意不足、营销力度不够,在应对全国性大品牌攻城略地之时,承德露露就会暴露短板。” 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如是评价。

有分析人士进一步指出,渠道动力不足和终端销售费用不给力是承德露露的问题所在。

有超市行业人士介绍,承德露露在市场终端动作并不大,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六个核桃,不仅会辅助经销商铺货、进行客户维护,还会帮助经销商降低库存压力。


据悉,承德露露经销商的利润每箱在1-2元、终端利润为2-3元;而六个核桃经销商的利润是每箱5-6元,终端利润可以达到7-8元。这也导致承德露露终端销售动力不足。

承德露露的主营业务是饮料的生产和销售,属饮料食品行业,主要产品是植物蛋白饮料即杏仁露,是全国最大的杏仁露生产企业,年生产能力50多万吨,市场占有率已达90%


换言之,承德露露也难以在杏仁露市场有更大发展空间,比如今年第一季度收入同比增长不过0.69%,跨界转型实属“无奈之举”!




【作者:《财经啸侃》特约、独家撰稿人五谷君:《财经啸侃》由资深财经媒体人董来孝康创办并担任主编】



Copyright © 沧州舞蹈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