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舞蹈协会

微型小说 || 牛之殇

龙城日新学堂2020-10-15 11:41:07

(特别声明:视频、图来自网络。均与文无关)


“别哭了!”牛力大声呵斥道,同时掐灭了已经烧到指头的烟蒂。妻子惊异地望着一向温顺的丈夫,女儿惊恐地看着一直宠溺自己的爸爸。“别哭了。


这个周末爸爸妈妈就带你去水上乐园玩。”牛力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和下来,慢慢地对女儿说着,起身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


夜深了,牛力躺在床上,两眼空洞地望着漆黑的房顶。妻子和女儿已经睡着了,女儿满足的小脸上还有泪痕。


牛力怎么也睡不着,他想着自己怎么就混到了如此地步。出生在农村的牛力,从小就品学兼优,好不容易走出山沟,在这座不大不小的城市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每年都是先进工作者,却在科员的位置上原地踏步了十几年。

老家的父母以牛力为傲,他却至今无法反哺父母,每月的房贷压力让他不敢有把父母接过来同住的念头,每次回到老家看到几十年的老房子,他连说翻修一下的勇气都没有。


牛力叹了口气,翻身给女儿盖好了被子。女儿很争气,也很懂事,从来不会为难他和妻子,很象小时候的他。小城新开了一家水上乐园,女儿班里的小朋友都去过了,老师布置的作文题目就是水上乐园游记,但180元一张的门票让牛力很是作难,虽说并不是花不起这个钱,但牛力习惯性地认为这钱花得很不值。


周末,牛力一家三口坐公交车来到了水上乐园。公园很大,游乐设施很多,游玩的人也相当多,大部分是一家三口,也有老人带着孩子来的。女儿很兴奋,对每个项目都充满了兴趣,但都是妻子陪着孩子一起玩,


牛力背着的包里装满了面包、饼干,还有自己带的水杯。他怕水打湿了布包,小心翼翼地看护着,只说爸爸不爱玩,你和妈妈玩吧,爸爸还能顺便给你们照相呢。


突然,附近传来了一阵“救命”声,人群骚动起来。牛力转头看去,游泳池的深水区已经围了不少人,但看热闹的人多,却没有人下水去救人。


牛力顾不得多想,望了一眼正在玩水上冲浪的妻子和女儿,跑向游泳池,扔下包和手机就跳了下去,水性不错的牛力很快就将三个半大小子从深水区拖到了浅水区,交给了赶来的救援人员和孩子家长。


回到岸上,牛力捡起了自己的包,手机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晚上,当地的新闻直通车报道了此事。


三个半大小子嘻嘻哈哈地讲述着自己怎么逞能,不慎游到了深水区;三个孩子的家长义愤填膺地控诉着水上乐园如何考虑不周全,要求赔偿;水上乐园的经理背着双手诚恳地道歉,反思着自己的安保措施,表示一定要加强管理,杜绝类似事情的发生,欢迎大家继续来游玩;木讷的牛力面对镜头明显很紧张,只是重复地说着这都是应该做的,大家面对这种情况都会救人的。


第二天,三个半大小子和他们的家长在电视台的陪同下,来到了牛力单位,送来了感谢信和锦旗。


牛力的领导从单位如何培养优秀人才、建设文明单位、构建和谐社会等方面侃侃而谈,一二三地说了很多,供电视台剪辑使用。牛力重复着昨天的话,说不出什么新东西来。


电视台的记者明显很不满意牛力的表现,努力引导着牛力多说一些正能量的内容。最后,终于不耐烦地去采访牛力的领导和同事去了。


第三天,市委市政府“见义勇为”的表彰通报发下来了,牛力的领导与副市长捧着牛力的荣誉证书合影,笑容很灿烂。会议室里,牛力的领导认真地汇报着工作,牛力犹豫着是否抽空给领导去倒杯水,无奈总被身边的人抢了先。

市领导终于走了,牛力单位的领导召开了紧急会议,会议的议题只有一个:提拔牛力!虽然有个别副职提出异议,认为把牛力从一个科员提拔为科长属越级提拔,不符合相关政策。但一把手很有魄力的说,牛力同志是我们单位的先进工作者,虽然多年没有进步,但该同志毫无怨言,一直埋头苦干,是真正的老黄牛,我们不能拘泥于规章制度,要让优秀的人才脱颖而出,组织考察了这么久,是时候给牛力同志一个交待了。


议题顺利通过了,任命也很快下来了,当了科长的牛力依然不善言谈,见义勇为事迹的巡回报告会仍然得由领导当主角,牛力坐在主席台上,负责起立、鞠躬即可。


一个月后,能去的单位、学校都去过了,牛力的生活终于步入了正轨。只是慧眼识英才的领导被提拔成副市长了,这让牛力有点不舍,总有点千里马失去伯乐的失落感,也有点没有去领导家好好感谢一下的愧疚感。


半年后,终于下了冬天的第一场雪。牛力骑着自行车去单位上班,现在他的工资每月增加了近一千元,极大地缓解了房贷的压力,牛力很知足,也很感恩,比以前更加努力的工作。


快过年了,今年一定要给老家的父母,还有妻子和女儿置办几件象样的衣服,他想着,嘴角不由自主地浮现出笑容,这寒冷的冬天让他感觉有点发热,甚至想唱两句。


“着火了!着火了!”有人声嘶力竭地大喊着,声音穿过漫天的飞雪灌进牛力的耳朵,让他冷不丁打了个冷颤。快到单位了,好象是单位前面的菜市场着火了,牛力使劲蹬着自行车。


果然是菜市场着火了,这些简易的棚子都是易燃物品,政府早就准备取缔了,但这些商户不同意拆迁方案,就一直拖到了现在,估计这次出事后会加快拆迁的进度吧。

牛力跨在自行车上看着跑来跑去的人,这大冬天的,天干物燥,政府也早就对这些棚户区采取了断水断电的措施,不少人拎着水桶往失火点跑,却总也赶不上火苗上涨的速度。


“求求你了,救救我的孙子吧,他才六个月大啊!”一个老太太胡乱地抓着身边人的胳膊和腿,佝偻的身子往下坠着,不知是伤心地站不住了还是想跪下来求人。“不行,火太大了,根本进不去啊”…几个被抓住的人不停地劝着老太太,努力想把老太太的手挣脱开。


“那不是见义勇为的英雄嘛,快帮帮忙啊”,人群中有人认出了牛力。听到这话,老太太象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拼尽了最后的力气冲到牛力跟前跪了下来,“求求你了,救救我的小孙子吧!”。


“是啊,帮帮她吧”“好可怜哦,才六个月大的孩子”,几个心软的妇女一起帮着老太太说话。


牛力嗫嚅了几下,最终没有说出话来,他把自行车往一边扔去,硬着头皮冲进了简易房。屋里黑烟滚滚,什么也看不见,牛力被呛得猛烈咳嗽起来,他努力地辨别着孩子哭的方向,摸索着往前走。

突然,破败不堪的房顶再也经受不住烈火的考验了,轰隆一声塌了下来。


小孩的啼哭声停了,世界仿佛静止了,只有好象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的一声惨叫……


雪花飘飘洒洒地从空中落下,慢慢地落在灵堂的帐篷上,


牛力的大幅黑白照片静静地摆在灵堂中央,妻子扶着痛不欲生的母亲,女儿依偎在白发苍苍的爷爷怀里,照片上的牛力空洞地看着远方,那哀乐传去的远方……

 读传统经典,长真正智慧;处有益友朋,过吉祥人生。

     欢迎关注“龙城日新学堂”微信公众账号

     欢迎您投稿微信“xkljl2017”

     感谢您转载刊用,敬请标注作者“龙城日新学堂” 

     在学堂里共同成长!


Copyright © 沧州舞蹈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