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舞蹈协会

青春困惑——连载之五十九

鲜阅读2020-10-10 09:43:09

          青 春 困 惑

文/练立平

                   连载之五十九


期末考试前,紧张忙碌的学习生活在百花实验学校的校园里热火朝天的推进着。同学们回到教室后,一个个都自觉地投入到上课、作业、背诵、刷题的节奏中,极少有同学偷懒,更不会有人偏离勤奋学习、紧张备考的主旋律。所以,在百花实验这所全市闻名的初中名校的校园里,很难见到课间打打闹闹、自习时无所事事、餐前饭后四处闲逛的学生。反而随处可见一边走路一边捧着一本书在“啃”和围在一起讨论一道难题如何解答的孩子。在学校食堂里还可以随时看到一边排队一边把作业本搁在前面同学后背上歪着头写题的孩子,或者一边吃饭一边盯着面前的单词手册念念有词的孩子。
百花实验的老师们每每看到这样的情景,脸上就会露出欣慰的笑,他们还会时不时地把本校学生这样勤奋刻苦的表现拿到别处宣讲,每每讲起这些话语时不无自豪与得意!于是,听到这些的家长们往往会以此鞭策自己的孩子:“你看看,又在玩,要知道百花实验的学生连走路吃饭都在看书呢!”而这些“勤学壮举”传到有些外校同学的耳中时,他们不免感慨:“这还要不要让人活了,他们本来基础就比我们好,还那么发愤——唉,我们的中考无望了!”当然也有不把学习当回事的孩子会愤愤地说:“什么鬼!这一群书呆子,将来能干什么?”
在这紧张忙碌的期末复习期间,小雷刻苦的程度又上调了一档。他恨不得把吃饭、睡觉、上厕所的时间全部压缩掉,把它们全用在看书、写题上。这段时间,他满眼全是文字、算式和各种试题,满脑子想的都是复习、考试和要拿前十名。
但是,尽管学习这么紧张,这么忙碌,小雷每到晚上睡觉之前,还是会忍不住想起舒艺馨。他想把自己这段时间学习的紧张与内心的压力讲给她听听,想听到她开导开导、安慰安慰自己。尽管小雷带了手机来学校,可是他在学校整天像在打仗一样,找不到时间和机会与她联系。想晚上睡觉前偷偷地到洗手间给她打电话或发信息,可是又怕寝室的同学发现——要是被发现那就完蛋了!
周三晚上,小雷冲完凉躺在床上时,脑子里又出现了舒艺馨修长的身材和俊俏的面庞,还有她看着自己时甜甜的笑容和讲话时好听的声音。
熄灯了,小雷还在床上翻来覆去,他感觉身上有千万只蚂蚁在爬,怎么也躺不踏实。又感到与床接触的背下时不时有股莫名的力量推着它离开床板和床单,这股力量似乎要推着他去柜子里拿手机……小雷极力地抵抗着这股让他心慌的力量。他双手拉了一把被子,把自己的头盖住,试图尽快平静下来,并在心里一遍遍地勒令自己赶快入睡!
可是,这些努力在十几分钟后、半小时后变成了徒劳。他脑子一片混乱,旁边床上的两个室友似乎早已进入了梦乡,可是自己还没有半点睡意……
心烦意乱的小雷忍不住翻身坐了起来,他听了听隔壁床上潘宇杰均匀的呼吸和朱逸轩有规律的鼾声,确定他们两人已经熟睡。于是蹑手蹑脚地下床了,又悄悄地走到柜子前,再偷偷摸摸地取出在里面躺了三四天的手机,接着悄无声息地钻入了卫生间。
小雷轻轻地把洗手间的门关上,为了不惊动大家,他连灯都没有开。他掏出手机,摸索着将手机按得开了机。
刹那间,手机屏幕所发出的亮光驱散了洗手间里深深的黑暗,让小雷能勉强看清周围的事物了。
手机进入开机界面之时,小雷感觉自己的心都快从胸腔里蹦出来了,在这寂静的夜里,他清晰地听到了自己“咚咚咚”的心跳。同时,他感觉自己颤抖的双手都快握不住这个大屏幕手机了。小雷紧张得脸颊发烫、头皮发麻、浑身燥热,似乎整个人都在云雾里飘着。他抬起右手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毛毛汗,寻思着是给舒艺馨打电话还是发信息,或者登陆QQ与她联系。
小雷在心里盘算着:要是打电话,会吵到她家里人,自己深夜和她通话要是被她父母发现了,那不好!如果给她发信息,编辑信息花的时间长,而且一来一去会很耗时间,自己还要早点回到床上睡觉——弄久了怕被宿舍老师发现呀!QQ也不合适,这里的信号不好,可能连聊天信息都发不出……怎么办?到底用什么方式联系?唉——练小雷,你怎么这么磨叽,一件这样的小事都犹豫不决,快点决定,拖下去被人发现可惨了!
“咚咚”,小雷的身后突然传来了惊雷一般的响声,他慌忙把手机藏进睡衣口袋,迅速按了一下洗手间冲水的按钮,飞快地打开灯。然后故作愠怒地问道:“等一下——谁啊?”
“我是朱逸轩,你快点出来,我尿急……”
小雷打开门,朱逸轩便急急忙忙地挤了进来。小雷假装生气地嘀咕了一句:“真讨厌——上个厕所也要被你打扰!”
小雷悄悄地把手机放回柜子最里边的一件衣服下面,然后快速地回到床上钻进被子里躺下。
他刚刚躺好,朱逸轩便迷迷糊糊地从洗手间出来,并扑通一声倒在自己床上睡着了,不出三分钟,他又开始发出那抑扬顿挫、极有节奏的鼾声。
小雷躺在床上,还是没有多少睡意,他为自己刚刚的犹豫而懊恼,并暗暗打定主意,明天晚上一打开手机便发手机短信与舒艺馨联系!
打定主意后,小雷的心也慢慢平静下来。这时,一阵浓浓的困倦袭来,小雷也进入了梦乡……
“练嘉宏,你快过来,这里有一只花蝴蝶!”
小雷听到了一个熟悉的甜甜的声音,他抬起头,看到在一片花丛中有一个穿着紫红色连衣裙,个子高挑、眉清目秀的女孩正笑盈盈地向他招手。小雷感觉花丛中的女孩似曾相识,好像是舒艺馨。他惊喜地擦了擦眼睛,定睛细看,发现前面的人就是舒艺馨。望望四周,小雷发现自己原来是在莲花山公园里——于是他开心地向她跑去。
可是,小雷跑出去没几步,突然天空中下起了大雨,他面前的绿茵茵的草坪一下子变成了一条泥泞的蜿蜒小路。前方有一个举着花雨伞的女孩转过身来,原来又是舒艺馨。她微笑着对他说:“练嘉宏,快过来,和我共一把伞吧,别淋湿了。”
“好的,我来了!”小雷开心地应道,快速地向她走过去。可是不知怎的,举着雨伞的舒艺馨离他越来越远,似乎马上就要从视野里消失掉。小雷加快步伐,甚至小跑起来,可还是追不上前面的花雨伞。
小雷着急地往前跑着,却感觉步子越来越重,越来越软,跑了好一阵子,还是在原地踏步。
这是怎么搞的?小雷急得汗都冒出来,他恨不得一下子就飞到花雨伞下,和舒艺馨站在一起。
正想着,小雷奔跑时奋力张开的手臂忽然变成了一对翅膀,他的身体也慢慢离开地面——小雷居然飞起来了!他开心地喊着舒艺馨,飞快地朝他飞去。飞翔的感觉真好——小雷看到身下的树木花草快速地后退,听到耳边有呼呼的风声掠过,张开的翅膀托着他轻盈的身体平浮在空中,并带动他急速地向前面滑过去。
可是,小雷前面突然又变成了一片湖,而舒艺馨这时又坐到了一条木船上,正在湖面上悠悠地划着。见小雷飞过来,她高声喊着:“练嘉宏,我在这儿,你快下来呀,到我船上来。”
“好呀!我马上就到。”小雷愉快地应道着,把头往下一低,朝着小船的方向飞过去。
但是麻烦又来了,船太小,在整个湖面上只如一片柳叶一般。小雷无法精准地降落到船上,四周都是白茫茫的水,他怕自己落到水里把宝贵的翅膀打湿了。于是,他一圈又一圈地盘旋,一点点地接近舒艺馨乘坐的木船。时间一点点过去,小雷还是没有找到准确降落的那个点。这时,坐在船上的舒艺馨有些不耐烦了,她埋怨道:“你到底下不下来呀?再不下来,我要回家了。”说完,她拿起船桨准备往前划。小雷急了,连忙喊道:“你别走,我马上下来,等等我——”话音未落,小雷就把头一低,眼睛一闭,朝舒艺馨的小木船俯冲过去……

           请长按二维码,关注“鲜阅读”。


Copyright © 沧州舞蹈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