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舞蹈协会

【出海打渔,却被陌生女人......】

情怀小读物2021-06-09 13:38:45

大家都听说川藏公路女游客搭车的事,可很少有人知道,在海庄村也有一些女驴友或是女文青喜欢搭船前往青岛。

根据村里上一辈的人说,这些女文青都是单身女,但村里的男渔民很乐意载她们,而他们家里的婆娘却极力反对,其中的原因大家都懂得。

今天是秦林头一回出海捕鱼的日子,还真就遇到了一对前来搭船的夫妻。

男的似乎四十来岁的样子,戴着金丝边眼镜,穿着很考究。那女的长得很漂亮,穿得也时尚,两人一看就是城里人的打扮,尤其是那盈盈的细腰,看得秦林眼睛发直。

经过沟通,那男人愿意给一千块钱的船费,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能够在船上待上三天!

走海的人,在海上漂上十天半月的都没啥问题,因为是头一回出海,秦林也想船上有个伴啥的,想了想也就答应了下来!

秦林的渔船是铁皮的,空间不算太大,只有一间休息室和一间储物室,看在船费的份上,他把休息室腾出来给了这对夫妻。

日头偏西的时候,秦林把渔船停泊在了一个荒废的礁岛上,叫那对夫妻一起吃了晚饭,席间才知道男的姓唐,女的姓洛,至于他们叫什么,秦林也不方便问。

夜深之后,秦林躺在储物仓,耳边是海浪声,昏昏欲睡的的时候,却听到夹板的另外一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秦林好奇心大起,把耳朵贴在了薄薄的铁夹板,听到那边传来女人压低的声音:“不要!被船老板发现就不好了。”

男人笑道:“怕什么?那船老板早就睡了。”

接下来,两人砸吧砸吧的,那种声音,真是让人想入非非,秦林听得心里直痒痒,便把夹板上的螺丝帽悄悄扭了下来。

眼下正是八月天,天气炎热,休息室里此时亮着微弱的灯光,透过帽缝,秦林看到男人用舌头舔着女人明艳的俏脸,一边把手伸进女人的衣服里,上下捏揉搓着。

女人拼命地咬着嘴唇,似乎很怕被人听见。

秦林没想到还能看到这种香艳的画面,双眼死死地盯着女人的身体,一刻都不想放过。

这时男人另一只手强行钻进了女人的热裤里,肆无忌惮的上下求索,他的动作很粗鲁,女人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

秦林看得都好一阵心疼,觉得这男人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要换成他,那还不得好好捧在手心里,不过令他奇怪的是,女人虽然痛苦,但好像又很享受的样子,连带着嘴里发出了嗯嗯哼哼的声音。

她的声音好听极了,秦林听得心猛烈直跳,连带着下面都支了起来。

过了一会,男人开始拉扯女人的衣服。

女人拼命地想要挡住,可好像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一具又嫩又白的身体呈现在了秦林的眼前。

“咕哝!”

秦林拼命地吞了口唾沫,气息变得愈发的急促。

要说女人是敏感的,突然她眼睛往秦林这边瞅了过来,露出了惊异地神色,似乎已经发现了秦林在偷看,羞得面红耳赤,可又不敢告诉男人,只能死死瞪着秦林这一个方向。

娘的!

难道只准你们弄,就不准我偷看了!

对于女人眼里浓浓的警告,秦林直接选择了无视。

或许是发现并没有效果,女人有些无奈,索性闭上了眼睛,不过她似乎也是第一次体验在偷窥的环境下弄这种事,气息异常的粗重。

经过这么一段前奏,男人掰开了女人两腿,开始卖力的表演,不过他是个快枪手,没几下就交代了。

“唉!老了!”

男人发出一声叹息,然后沉沉睡了过去,没一会儿就打起了呼噜。

女人好像完全没有得到满足,看起来又急又气,却又莫可奈何,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把衣服穿好,最后目光再次扫了秦林这个方向,背过身去像是睡着了。

没热闹看了。

秦林翻来覆去的,脑子里全是女人那白皙嫩滑的胴体,心里那团火没有平息,反而越烧越旺,他把身上的衣服脱掉,可发现还是热得厉害,怎么都睡不着了。

可就在这时,休息室那边又传来了一阵异响。

秦林心道,难道又有热闹看了?

想到这,他蹑手蹑脚地又凑了过去,这一看却发现了更加狗血的剧情。只见女人轻咬薄唇,身上的衣服又脱了个精光,撅起了屁股,她那葱翠的玉指不断地深入其中,上下活动着。

女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突然换了个方向,把尾巴正对着秦林这边。

秦林看得心里那团邪火直窜,那弯弯的溪流地,此刻早就泛滥成灾,看来刚才男人撩起了女人心里的那团火,完全没有平息!

她的动作很娴熟,看来不是第一次自己弄了,不过她这个方向,让秦林莫名地浮想联翩,难道她是想……

秦林心里突然升起一团渴望,想要亲手摸一摸那白花花的臀肉。

这个想法一产生,就再也抑制不住,因为两个房间的夹板是后来加装上去的,只要把螺丝帽全部拧下,他就能完成自己的渴望。

想到这里,秦林悄悄地开始拧螺丝帽。

女人自顾自地享受着,动作越来越大,似乎也越来越忘我。

秦林总算把夹板卸了下来,看到女人的臀只离他不过几厘米的距离,尤其是湿漉漉的小溪地,发出极致的诱惑。

他再也忍不住,终于颤着手摸了上去。

女人浑身一震,立刻停了手里的动作。

她急忙转过身来,死死抓住秦林的手,想要把秦林的手推开,可她发现秦林的双手就跟铁钳一样,怎么也推不动。

这时秦林赤裸着上半身,因为长期劳作的原因,他身材很粗壮健美,那肌肉的线条很明显,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男子气息。

女人俏脸羞红,眼里闪过一丝异彩。

老实说,秦林这时有点心虚,尤其是女人推他那一下,明显是在抗拒他,这让他心里充满了迟疑。

“该继续,还是该缩回去呢?”

秦林脑子闪过瞬间这个念头,下一刻,他就推翻了这个念头,娘的,到嘴边的肉都不吃,那就真的傻了。

秦林想要摆脱女人的阻挡,可令他惊讶地是,女人的抵抗突然变得软弱无力,睁着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娇羞地凝视着秦林,其中包涵着浓浓的渴望。

这不禁让他大喜,此刻内心充满激动,看来,今晚真的有肉吃了。

真得又大又软!

秦林用力地捏在女人高耸浑圆的胸脯上,这是他第一次摸女人的身体,感觉比村里罗寡妇做的白面馒头,都要软,都要白。

“你弄痛我了!”

女人皱着眉,压低了声音娇嗔道。

秦林的手劲很大,一激动就会没轻没重,不过看女人这会再不抗拒,神情中还带了点跃跃欲试,翻身竟然压在了秦林的身上,开始主动的摸索起来。

女人似乎对秦林的身体很感兴趣,尤其在抚摸他结实胸膛上的肌肉,眼里露出了痴迷的色彩。

秦林把手探向了她小腹以下,她的小腹没有一丝的赘肉,摸起来真的就像是嫩嫩的白豆腐,再往下,他的双手开始侵入那充满了神秘气息的三角地带。

女人早就湿得不像话,被秦林这么撩拨,她的欲火开始高涨,纤纤的玉手也开始滑向了秦林的下面。

“你的真大!”

女人忍不住吃惊尖叫道。

秦林有些得意,在庄海村,他自幼就感觉自己的生理构造跟别人不同,好像要大了一倍,用别人的话说,那就是天赋异禀。

“要不要试试?”秦林说道。

女人有些迟疑不定,看得出来她内心充满了矛盾和挣扎,最后冲动代替了理性,她点头同意了。

就在这时,她身旁的男人侧了侧身,两人吓了一大跳,还以为男人醒来发现了他们的好事,秦林感觉呼吸都要停止,气氛一度像要凝固一般,可男人之后再没有动静,过了一会儿又打起了呼噜。

原来是虚惊一场。

秦林跟那女人对视了一眼,都松了口气,心底却感觉到更加的刺激,那种偷情的滋味一旦尝试,对身心的冲击绝对是一种爆炸。

“你真的想要我?”女人展演一笑,问道。

秦林点了点头,他发现女人笑起来,有一种直挠心底的魅惑,他这会痒的更加厉害。

“别,别在这里,行吗?这里不行,会被他听见。”女人把脸贴在秦林的胸膛上,软语说道。

看得出来,女人心里似乎很介意和抗拒在自己男人面前弄这种事。

秦林想了想,“那我们去上面的甲板,那里有个放水靠的暗舱。”

接下来,两人来到暗舱,女人似乎彻底放开了,主动吻住了秦林。

两人又是一通互摸。

秦林的邪火被彻底点燃,一把搂住了女人想要好好地施展本领,可这时候女人却脸色变得很难看。

“这……这次恐怕不行了,我来……来那个了。”

秦林一听,低头一看,发现女人下面确实有点红色的液体流出,顿时眼里闪过浓浓的失望之色。

这就像是火药桶被点燃了,结果来了滂沱大雨,全给淋湿了。

女人似乎也有点不忍心,咬着嘴唇,用带有讨好的语气解释道:“等我好了,在给你弄。”

“可……可我受不了。”

秦林喷着粗气说道。

“你先帮我去把包包还有内裤拿来。”

女人娇羞地凝望着秦林,就像是媳妇对自家丈夫那么虔诚,说道:“待会,我……我用嘴。”

秦林一听,盯着她那性感的薄唇,顿时浮想联翩。

他虽然第一次弄女人,但平时岛国里那些经典的爱情动作片还是有所涉猎的,曾经他可是很羡慕漂亮女优跪舔男人的,没想到今天能亲自体会一把。

女人似乎经验丰富,她那张嘴就像是自带了吸力,时快时慢,忽冷忽热,好像将他完全包裹在里面,那滋味妙不可言,无法形容,非要说的话,就是极致爽爆了。

折腾了足足个把小时才完事,两人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满意,相互搂在一起窃窃耳语起来。

“没想到你又大又粗,还这么持久。我很喜欢。”女人看着秦林,语气充满了惊喜。

“对了,你叫啥?”秦林问道。

女人笑了笑,“我叫洛菲。你呢?”

“秦林!”

洛菲道:“唉!遇到你了,短时间里还真不想跟你分开啊!你可真是个迷人的小坏蛋。”

“你舍得你老公?”

洛菲道:“你说船舱那位?他不是我老公,嘿,只是我的老板罢了!对了,你要是有办法把他弄走,我就跟你待几天,等我大姨妈过去,想要我怎么伺候你都行。”

听她的语气,对秦林似乎产生了一种依恋的心理。

这让秦林心里有种强烈的优越感,想了想,他说:“你不如在青岛的时候,乘机把你老板甩掉。”

“那还是算了!我的薪水可是他发的,要是被他发现我甩了他,就死定了!”洛菲笑着,好看极了!

秦林一时竟看得痴了。

洛菲抛了一记媚眼,娇羞道:“有那么好看吗?”

“真俊!真好看。”

秦林由衷地赞叹道,要知道,在他的村里,他就没见过这么俊俏又懂得打扮的女人。

“没想到你看起来傻傻的,说话却这么好听。”洛菲咯咯直笑道:“那……我给你当媳妇,好不好啊?”

“好!好啊。求之不得。”

秦林的憨样,让洛菲更笑的花枝乱颤,“秦林,你真逗。”

突然,洛菲主动地凑了上来,细声道:“放心吧,等过几天,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到时候,你想怎么弄都可以。”

说完,她有些动情地主动送上了香吻。

两人又你侬我侬了一番,洛菲才起身返回舱里。

看着洛菲那完美的背影,秦林心里愈发想要拥有这个女人,她可是秦林生命中第一个女人,这种感觉完全不同。

“真是期待啊!”

秦林想到过几天就能搂着这样的女人睡觉,心里更是美滋滋的,随后他也回到了舱里,看到洛菲这会已经睡着了!

“还是先把门夹板装上,要不明天就解释不清了。”秦林弄完之后,倦意上涌,倒头沉沉睡了过去。

等到醒来,才发现天色已经大亮,他穿好衣服悄悄地回到甲板上,准备做早饭,刚到甲板上,才发现洛菲跟她老板早就醒了,这时正在甲板上拍着照片,不过他们拍照片的方式却让秦林差点鼻血都流了一地。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Copyright © 沧州舞蹈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