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舞蹈协会

都市言情:出.轨的女人,不一定是坏女人!也许……

言情免费小说资源2020-11-29 07:25:08


第一章 飞机失事

“妈的,倒霉透了!”

这是我在昏迷前的最后一丝意识,紧接着便不省人事。直到我睁开眼睛的时候,视野里全是蓝蓝的天空和一望无际的大海,脑仁中说不出的痛楚和轰鸣。

“呕!”我的喉咙里灌了海水,一醒来便忍不住地呛着。渐渐地意识逐渐清醒,我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飞机失事了,各种焦糊的零件在海水里泡着,而我则是一名幸存者。检查了一遍身体,发现并没有断胳膊少腿,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完蛋了,巴厘岛之行泡汤了。恐怕现在连家都回不去了。”我有些沮丧,还好我习水性,否则的话没摔死也被淹死了。

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我有些发愁,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游动。正在这时,一道声音在耳边响起:“来人啊!快来救命啊。”

声音很熟悉,是刘蓝语,她竟然也还活着。

我的心情很激动,沿着声音的方向奋力游过去,果然看到一个在海水中不断挣扎的美女。她此时已经完全没有平日里的那份高傲嘴脸,看到我过来反而用可怜巴巴的语气求道:“小天,你来得正好。快来救救我啊!”

“这就来!”听见美女软语相求,我毫不犹豫地抓住她的手。小手很嫩,不过在冰凉的海水中泡得有些苍白。本来依照我的水性她已经得救了,谁知道她却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在身体本能的驱使下不停地使劲。

这下倒好了,两个人都陷入了危机。

“别用力!臭婆娘,要不然大家都得死。”我尽力保持平衡,可多了一个刘蓝语,在海中反而成了累赘。她不识水性,又哪能懂得这些常识,我越是训斥她抓的越紧,唯恐我丢下她不管。

形势越来越危机。

就在我们都要坠落在海底的危险时刻,一个类似救生衣的东西沿着海水漂荡了过来。

真是老甩开刘蓝天爷有眼,我连忙一把抓过刘蓝语的手,将衣服套在她的身上。

“不要离开我!”刘蓝语一把将我抱住,她非常没有安全感,所以主动地投怀送抱。有了救生衣,终于不用担心生命的危险了。我长长吐口气,嘴里不停地说着安慰的话。

救生衣很薄,刘蓝语身上的衣料也早就被海水浸透。她紧紧地贴在我身上,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那两坨肉球的分量。没想到她看起来挺瘦,本钱倒是不小。我不由自主地双手向下探去,正巧不巧地按在了翘臀之上。

“唔!~”刘蓝语发出一声低吟,她的意识陷入半迷糊状态。并不知道我在占她便宜,反而以为我在救援她,因此还很配合地提臀收腹,让我的双臂能够将她的身体揽个满怀。

感受着手感软嫩的肌肤,我的心也稍微安定了下来。借助着海浪的力道,我和刘蓝语紧紧拥住顺流而下,经过一段时间的漂流,被冲刷到一座荒岛之上。

终于见到了陆地,我兴奋地将刘蓝语拖了上去。由于受到了惊吓以及被水浸泡耗尽了体力,刘蓝语昏迷不醒。她的面部青紫,是很明显的溺水信号,轻轻试了试口鼻,发现呼吸不畅,若是不加以急救很有可能就有生命危险。

虽然她总是在公司里刁难我,但我总不能见死不救。正好在大学期间学过急救措施,便立即将她放平在沙滩上,然后伸手进去将口鼻里的泥沙去除掉。紧接着便是胸外挤压和人工呼吸。

看着她那丰满的胸部和诱人的红唇,我的心里升起一丝涟漪,但紧接着连忙排除杂念,弯下腰专心致志的救人。

“哇!”刘蓝语吐出一股海水,眼皮子微微抬起似乎有苏醒的反应。我心中大喜,果然有效。便立即把嘴凑过去做人工呼吸,就这样反反复复的过程,刘蓝语的脸色终于恢复了正常,呼吸也开始变得均匀,接着一双眼睛猛地睁开。

“啪!”一个巴掌扇过来,刘蓝语狠狠地将我推翻在地,她咬牙切齿地骂道:“易小天,你个禽兽。趁我昏迷占便宜,不要脸!”

我被打得有点懵,明明是在救人为什么就成了占便宜?还没来得及反驳,便又听她说:“平日里在公司看你也挺老实本分的,没想到一出来就本性暴露了。呵呵,人渣。”

她的嘴巴很毒,保持着一贯的风范。“人渣”这两个字刺激到了我,想想自己为了救她差点被拉下水,现在反而是这种待遇,一股怒火油然而生。

“妈的,好心当成驴肝肺。要不是老子救命,你早就死翘翘了。还反过来责怪我,真是没有良心。”我怒气冲冲地道,刘蓝语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丝愧疚。

“易小天,我……”她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余怒未消,指着脚下的沙滩道:“刘蓝语,你给老子好好看清楚。现在是一座孤岛,我们被困在这里了。再也不是你能够随意指挥的办公室,在这里没有人会听你的。你要是觉得自己一个人能行,就给老子滚蛋!”

气呼呼的一顿训斥,感觉心中好受了很多。我一怒之下转身便走,留下刘蓝语一个人。

“小天,我错了。你别生气了。”刘蓝语听到我要抛下她一个人,果然老实了很多。不过我正在气头上便故意不去理睬她,步伐越来越快,而她却紧跟在后面。

停下脚步,我厌恶地转身道:“拜托,大小姐你别跟着我!”

刘蓝语则是一脸的尴尬,她低着头道:“可我……我一个人害怕。”

“嘿嘿,现在知道怕了?当时打骂我的时候怎么不怕?在这荒岛上孤男寡女,信不信老子强暴了你?”我故意恐吓着她,吓得她脸色煞白。

继续前行,漫无目的地乱走。听着身后的脚步声,她还在紧紧跟着。

“妈的,你脑子有毛病啊?就真的不怕我干了你?”我的火气很大,几乎是吼着出来。

刘蓝语不敢说话,她的眼泪都快委屈地掉下来,再也没有之前的风范。

我加快脚步,想把她甩掉,让她吃点苦头。反正在这个荒岛上,我和她再无瓜葛。刘蓝语见状,也跟着加速,眼看着跟不上甚至开始小跑起来。

“哎呦。”身后传来一阵惊呼,是刘蓝语的声音。

“哼,现在知道怕了吧?让你对我凶!”我心中得意地想着,觉得给她的教训也差不多了,于是便回过头看看。

“呜呜……”刘蓝语竟然蹲在地上哭泣,这可真是少见多怪。我感到很意外便走上前问道:“刘大美女,不就是说了你几句吗?至于哭得这么伤心吗?”

然而她还在哭泣,只是手指却指着一个方向。我顺着看过去,竟然发现了一具尸体,西装革履,面貌熟悉,是公司里的一个同事。他的身体下半截缺失,死的不能再死了。

一个小时前还和我们有说有笑,现在却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生命就这样被无情剥夺,怪不得刘蓝语会吓得花容失色。我的表情也开始凝重起来,深吸口气终于意识到危机的来临。

“小天我错了,求求你不要抛弃我。”刘蓝语不停地向我道着歉,声音都有些颤颤巍巍,流露出内心的恐惧。

我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安慰道:“放心吧,我不会抛弃你。咱们都是幸存者,正应该互帮互助渡过难关。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肯定会有搜查队来救援,我们只要撑下去就好了。”

刘蓝语点点头,她再也不顾女性的矜持,一把扑进我的怀中。眼泪哗啦啦地往外流,将我的衣服都浸湿了。看着她一副凌乱的样子,我竟然有着一丝心疼。

毕竟是我暗恋的女人,曾经高高在上的女神,如今却落魄地衣冠不整。怜香惜玉的感情驱使着我去保护她,暗暗发誓一定要在这野外的环境中,帮助她好好地活下去。

直待救援队的到来。

第二章 野外物资

大胆地走上前,同事虽然人死了,但是东西还在。他至死的时候手里还拎着一个行军背包,看来是早有计划进行野外生活。然而没想到的是,他却先行一步再也享受不到了。

我和刘蓝语的包裹都不见了,顺着海水不知道漂到了何方。所幸捡来的背包却保存完好。我将它的口子打开,哗啦啦地倒在沙滩上,发现了不少的物资。

压缩饼干,一整瓶的淡水。

约莫地估计了一下,这些口粮可以支持我们撑过三天不成问题。接着再往下翻,发现了不少的衣服,皆是些露宿野外的服装,既轻巧又厚实,防水又防沙。由此看见此人生前计划周全,应该有着野营的打算。我感谢他的精心准备,虽然已经不在人世了,但是却为我们提供了方便。

将东西分类收拾好,背起背包我们便离开了海边。这是个四面环山的大峡谷,四面的山峰高耸入云,峡谷中是一片森林,森林的中央有一条河,正是连接大海的地方。我们现在就在此处。

看起来这完全就是个封闭的荒岛,与世隔绝,就像鲁滨逊漂流记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我身边还有女人,可以过让他嫉妒的性生活,当然前提是刘蓝语同意。我自然也是不会拒绝,在岛上娱乐设施匮乏,正好做一些男女之间的游戏。

不知不觉中,我找到了一个好的藏身之处。指给她看道:“那边有个树洞,能够遮风避雨,我们进去布置一番,就当做今晚的留宿之地。”

那是一颗参天大树,叶子发黄几近枯死,枝条无力地垂下。在其根部往上的地方保留着一个树洞,空间宽阔,完全可以容纳下我和刘蓝语两个人。将背包扔进去,压在肩膀上时间久了,我不由得气喘吁吁。

擦了把额头上的汗,刘蓝语已经从背包中翻出一个小茶杯,她帮我倒上水递了过来。咕噜咕噜下肚,正是解渴的好时机。紧接着便又看到她手里拿着的Zippo打火机,以及半桶燃油和一把多功能瑞士军刀。

我接过瑞士军刀防身,其他则是留在了树洞里。有了燃油和打火机,便不用吃生的东西了。只要找点柴火,倒上燃油,然后用打火机点燃,在小茶杯下烤一烤,食物就会变熟。熟食可以让我们保持充沛的体力和减少病菌的入侵。

既然来到了荒岛上,便要做好生存下去的准备。我娴熟地将自己武装起来,刘蓝语有些不知所措,因为她彻底感觉到了身份的变化。在公司里她是高高在上的冷艳女神,有着别人拿不出的业绩和能力,但在这荒岛上她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女性,手无缚鸡之力。

咔擦一声,树枝被瑞士军刀砍断,上面留下整齐的切口。我收集了一整捆的树枝,将头部削地很尖,狠狠地刨坑扎在地上。这番动静不小,惹得刘蓝语惊问道:“易小天,你这是在干嘛?”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在大学时期上过野外生存的活动课,现在是在布置陷阱。”我骄傲的道,终于能在刘蓝语的面前显摆一回了。

“陷阱?”她若有所思。

“当然了,现在我们可是在荒岛之上,野外露宿晚上指不定会跑出什么东西。”我便用力扎树枝边说道:“有了这些陷阱,即使不能杀死也能重伤它们。更重要的是会引起我们的警戒,然后做出相应的反应。”

我的动作很娴熟,不出半小时的功夫,犀利的尖木便已经布置完毕。

“小天,没想到你懂得偏门还挺多。”刘蓝语靠在树洞边上看着我,她的目光中流露出一股欣赏。

得到她的夸奖,我倒有些不好意思,互相吹捧道:“刘总你才是懂得多,否则的话也不会年纪轻轻就做了我的顶头上司。就是有时候老是板着一张脸,给人一种拒之千里之外的感觉。当然,现在就好多了。”

刘蓝语紧绷着一张俏脸,她无奈地笑了笑:“可能我工作确实比较严肃,但是落到这般田地又有什么用呢?在这荒岛上我一个女人,唯一能够依靠的便是你。你不会嫌弃我吧?”她的语气带着试探,一双眼睛瞥着我。

被一个大美女直勾勾的盯着,我有些紧张,连忙笑着道:“刘总说的哪里话?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们很快就能等到救援队的到来。这几日你就跟着我在一起,我会保护你的周全。”

我的话发自肺腑,一方面是出于爱慕之心,另一方面则是来自男人保护女人的本能。

看着我一脸诚恳的样子,刘蓝语的脸色终于变得柔和,逐渐驱逐掉了恐惧。接着出乎意料地走过来拍着我的肩膀道:“说话算数,我相信你。有你在我就放心了!”

“嘿嘿。”我傻笑着摸着头,这种被心上人信任的感觉真好。

关系得到缓和,刘蓝语也向我开起了玩笑。她说道:“别傻乐了,我的肚子有些饿了。咱们可以开饭了吗?”她在背包里不停地摸索,终于掏出了一整袋的压缩饼干,正要拆开却被我一把夺过。

“别吃这个,这可是等着救命用的。现在天色还早,我去找点吃的。你呆在树洞里不要乱跑,否则的话会有危险。”我的表情很严肃,她很听话地点点头将饼干放回去。

谨慎地绕开陷阱,我再次来到了海边。可能是运气好的缘故,不知道从哪里又漂来了几个背包,当然随之而来的还有尸体。感谢上天的馈赠,我毫不犹豫地将背包搜刮掉,赶紧收好然后查看里面的东西,幸运的是,里面有着很多野外用品,能够保证我和刘蓝语生活一阵子了。

费了好大的劲,终于驮着背包回到树洞。却发现刘蓝语并没有听我的话,她消失不见了。

第三章 意外走光

我的背包里还盛满了海鲜,都是在海边捡到的死鱼死虾。本来准备回来和刘蓝语烤着吃,谁知却发现她突然地不见了。

赶忙地将背包扔在地上,我在树洞里观察了起来。没有打斗的痕迹,陷阱也没有被触发。这说明她是主动离开的,并没有受到动物的袭击或者其他人的武力胁迫。

一个女人,在这样的荒岛上会很危险,我决定去找她。

我冲了出去,大声喊着她的名字,却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就在我心急如焚的时候,却突然间在离得不远处的角落里看到了半蹲着的刘蓝语。她似乎很着急的样子,一只手紧紧提着裤子,白皙的大腿根部露了出来,屁股都光溜溜的。

两腿之间的草地上,一道水渍在地上勾来划去,很明显那是尿尿的痕迹。

呆呆地看着发生在眼前的这一幕,我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确认没有眼花后,终于意识到她是在解手。

“啊!臭流氓!”刘蓝语一抬头,终于发现了我在偷窥。她一脸的恼羞成怒,逃也似的将裤子提起来,气得哭着就跑了。

我有些无语,既然没走为什么不说声呢?刚才我喊得那么大声,她又不是聋子。要不然的话也不会发生这种尴尬的事情。

刘蓝语身为女孩子到底是面皮薄,我无意间做了错事便只能去弥补。看着她慌不择路地跑开,心中产生了一丝的愧疚,又害怕她出事,于是便径直地追了过去。

“哎,刘总你别误会。我又不是故意的,还以为你出了事情,误打误撞下才看到了。哎呦,不对,我什么都没看到。”紧急情况下我说话都变得嘴笨,恨不得直扇自己两个嘴巴子。

听到我亲口承认看到了,刘蓝语更是气愤。她不停地加快脚步,眼泪忍不住地掉下来。

“哎呦”一声,一个不留神,她被石头绊倒了。坚硬的表层划破了皮肤,一丝鲜血渗透了出来。

我匆匆赶了上去,一把手就要将她拉起。哪想她条件反射地脱开手,身子一缩道:“滚开,离我远一点。你这个臭流氓,我都被你看光了。”她的声音带着哭腔,扭动之下触动了伤口,一丝嘶声从嘴里发出。

“别乱动,小心伤口出血。”我连忙阻止道,一把手将她的身体按住,然后从口袋里找出绷带给她缠上。这是从背包里的紧急医药箱里拿出来的,随身携带在身上正好派上用场。

“对不起啦,刚才确实是我不好。不过你明明在旁边却也不吱声,这事儿又不能全怪我。”我一边给她的伤口包扎,一边也很委屈。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乎这点破事,女人还真是小心眼。

她没有说话,只是一直黑着脸。任由我帮她把伤口处理好才支支吾吾地说:“我不管你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被你看到是我吃亏了。虽然在这荒岛上,但还是希望你能够注意我的个人隐私。毕竟男女有别,我们俩共处一室很容易被别人说闲话的。”

“这荒山野岭的,又没人看到,哪来的闲话。”我嘴里嘟囔着,觉得她也太小题大做了。就算是被人看到了又如何,该发生的早就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也永远不会发生。若是整天活在别人的唾沫星子里,那未免也太可悲了。

刘蓝语的态度很坚决,说道:“那也不行!易小天,我在认真和你商量,希望你能够答应我的要求。在等待救援队来临的日子里,我们互相帮助互相尊重,彼此不侵犯自己的隐私,你能不能做到?”

“能!”我满口答道,看着她的面色稍缓便将其一把拉起来,赔着笑脸道:“好啦好啦,我的大小姐你也别生气。你说的话我也记住了,现在该回去吃饭了。我在海里捞了鱼,咱们可以烤着吃。”

说到吃的,刘蓝语早就饿了。她的肚子很不合时宜地发出咕咕叫声,让她羞得满脸通红。我哈哈一笑便拉着她回到了树洞营地,用瑞士军刀劈了些柴火,然后做了个简易的烤架,两条死鱼被从嘴巴穿到底,架在火上烤。

嗤拉!

焦黄的油脂在鱼身上翻滚,一丝入肉的香气丝丝传来。我和刘蓝语早就饥肠辘辘,等待鱼肉烤的差不多了便直接抓起来放到嘴边。猛地咬上一口,肉汁飞溅,入口娇嫩。烤鱼的火候把握的刚刚好,肥而不腻,木而不柴,唯一的缺点就是太烫了。

“哎呦。”刘蓝语哭丧着脸,她的嘴巴上似乎被烫起个包。我连忙一把夺过烤鱼帮她吹了起来,边说道:“刘总,别急。我又不跟你抢,等温度降下来再吃也不迟。”

刘蓝语低着头似乎有些害羞,好半天她终于拿到了烤鱼,小心翼翼地尝了一口。刚开始还保持着淑女形象,细嚼慢咽。但很快便被烤鱼的美味勾引地欲罢不能,大快朵颐起来。吃的满嘴都是油,还露出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

“嘿嘿,刘总你刚才的样子真像一只小馋猫。”我主动地掏出纸巾给她插嘴,顺便调笑道。

刘蓝语白了我一眼道:“还有脸说我,你不也是一样的吗?那模样就跟饿死鬼投胎一样,好像长这么大就没吃过烤鱼似得。”

“吃过烤鱼,但没吃过这么可口的烤鱼。”我斜躺在树洞口,心满意足地拍着略微隆起的肚子。今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在求生的挣扎中耗尽了力气,能够美餐一顿也是福分。

“还真别说,你的手艺超级棒。原来在公司根本没看出来啊,你的厨艺竟然这么棒。”刘蓝语毫不吝啬地称赞我。

就这样在篝火前,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开玩笑。气氛大为缓和,和她的关系也更拉近了一步。眼看着天色越来越黑,我只好再检查了一遍陷阱,然后翻出捡来的物资在树洞里布置了一个家。

刘蓝语没有在野外过夜过,所以她表现地很害怕。尤其是当天色彻底暗下来的时候,森林中嚎叫着某种不知名动物的声音,她更是心里发毛。

不知不觉中我便感受到一只温润的小手,一转身便是刘蓝语那张楚楚可怜的脸。她低着声对我说:“小天好害怕,想挨着你睡。”

理解了她内心的想法,我也就顺势牵住了她的手。美女的小手很柔很软,不由得激起我的心中一荡。身体鬼使神差地有了反应,下意识地一把将她抱紧揽在怀里。

感受到怀中的娇躯猛地一颤,她却并没有挣扎也没有生气。紧紧地抱着我反而给了她一种安全感,就这样低着头趴在我的胸膛上,两个人静静地,能够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第四章 幸存者

扑通!扑通!

我紧紧地闭上眼睛去遏制脑海中的胡思乱想,可是那柔软的身躯又让我忍不住心猿意马。刘蓝语的睫毛微微抖动,她忽的睁开明亮的大眼睛盯着我道:“你的心脏跳得好快。”

“哦?可能是太累了吧。”我随口糊弄着,顺势想翻身摆脱这种尴尬的局面。谁知刘蓝语却紧紧地抓住我不放,她说道:“别,就这样吧。我不介意。”

动作停在半空中,我只好再度将手搂住她的腰,感受着掌中的细腻滑嫩。可能是刚吃完饭的缘故,她的身体很火热,微微一碰就像是在火苗的炙烤下。我的欲望开始蔓延,邪念也顺势而起。沿着她那优美的脖颈,目光向下探去,那是两座雪白的山峰,挤出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

狠狠吞咽下口水,我强忍着欲火将目标移开。不多久便听见耳边传来刘蓝语轻齁声,她的睡姿恬静而优美,给我一种想要守护的欲望,生理反应在此面前便逐渐消退。

不知不觉中困意袭上心头,眼前的世界越来越模糊,我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醒来,刘蓝语整个的身子都缠到了我的身上,睡姿凌乱不说,手里还紧紧抓着我的那根东西。挺拔有力就像是金刚杵,裤子都要隐隐被撑裂。怪不得昨天晚上我会做春梦,原来都是刘蓝语她搞得鬼,手里不老实弄得我欲火焚身。

微微一摇刘蓝语便醒了,我连忙假装入睡。可裤裆里的那玩意儿分明感受到小手捏了两把,我不由自主地向上顶了两下,耳边便传来她的尖叫,以及脚步凌乱的声音。

我很好奇她要去干什么,睁开眼睛偷看。待发现背包里的小茶杯没有了,也就放下心来。大早上醒来,她肯定是去打水洗漱了。

苦笑着从地上爬起来,晨勃的感觉真的很难受。所幸她已经离开,不用再看如此尴尬的一幕。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出去寻找刘蓝语。

果然她一个人到了海边,光着脚丫在沙滩上行走。不过表情惊慌失措的,完全就不像是在散步,反而犹如在逃一般。走近一看原来真的有人在追逐,他们三男一女,都是大难不死的同事。

然而此时却并没有彼此之间的感情,反而联起手来欺负刘蓝语。他们将刘蓝语推倒在沙滩上,一个男人似乎在逼问,还有一个狠狠揪着她的头发拉扯,都是一脸凶恶的样子,和刘蓝语的惊慌失措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是我的女神,我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欺负。于是摸了摸腰间的瑞士军刀,挺身而出。大步一跨向前吼道:“住手!放开她,有种冲我来!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我的出现打乱了他们的节奏,一个叫做陈浩天的同事轻拍着刘蓝语的脸蛋道:“哎呦,刘总。没想到你还有护花使者啊,看来物资全在这小子身上,正好送上门来。”说罢便露出一股阴鹜的眼神看向我,露出一股子狞笑。

其实之前在公司里我就很讨厌他,甚至因为一些摩擦而结下过梁子。没想到这次他竟然也没死,真是个意外。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一旦脱离了秩序社会的束缚,在岛上他便暴露出人性的贪婪和残暴。

“易小天,你小子竟然也活着!快把物资给我交出来!”他的口气很生硬,是命令式的口吻。

“凭什么?”我眉毛一挑做出戒备。

啪!

陈浩天一巴掌扇在了刘蓝语的脸上,她的半边脸瞬间高高肿起,但却强忍着不发出声音,对着我拼命摇头。

陈浩天狡猾地道:“就凭你看上了这妞,交出物资我就放过她!”

“好,我交!你过来我带你去!”我的心中怒火被点燃,但嘴上却冷静地道。

陈浩天没想到我竟然这么轻松就答应了,于是便嘿嘿一笑地走过来。刘蓝语见状便着急了,她拼命地喊道:“小天,千万不能给他!没了物资我们怎么生存下去?”

“闭嘴,臭娘们!”另一个同事又扇了她一巴掌,看得我心脏都被撕开口子,勇气被愤怒点燃。

“臭小子,前面带路,最好别耍花招……”陈浩天正在指挥着我,却猝不及防被我突然暴跳,抽出腰间的瑞士军刀一把插在了他的大腿之上。

“哎呦,我的妈呀!”陈浩天捂着伤口大声嚎叫,这一番变化立即让他的同伙反应过来,丢下刘蓝语不管便纷纷跑了过来。

我比划着手里的瑞士军刀,横在陈浩天的脖子上冷笑道:“别过来,否则我杀了他。”

这一下子他们立即不敢有动作,停留在原地。

陈浩天脸色大变道:“别动手,小天咱们有话好好说。”

“放了刘总,我的话不说第二遍。”我用命令的口气吩咐道。

陈浩天显然是这个团伙的小头目,在他的示意下,刘蓝语逃也似的躲在我身后。

陈浩天在生死关头还能保持着冷静,他开口劝说道:“小天,我知道你一直都喜欢刘总。可她却看不上你呀。这娘们儿平日里欺负大家那么久,是时候给她点苦头尝尝了。我看你手里有武器,也是一把好手。要是答应入伙,今晚就让你和她洞房花烛夜。”

此言一出,我握着军刀的手差点松掉。他的话很有吸引力,我确实对刘蓝语抱有想法,但却并非是那种龌蹉的想法,而是想和她在一起的意愿。所以,他注定是错了。

刘蓝语紧紧抓着我的衣服说道:“小天,不要。”她的声音楚楚可怜,我连忙轻拍着以示安慰。

“我现在放了你,赶快给我滚!否则的话就别怪我动粗。”我狠狠踹了陈浩天一脚,他便向前倒去,被同伙们扶了起来。

我牵起刘蓝语的手便准备走,陈浩天不是好惹的,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我一定要保护好心爱的女人,这次给他长了记性应该不敢再欺负刘蓝语了。

“慢着!”陈浩天的身形有些狼狈,但他还是说道:“易小天,我还有一个提议,希望你能够认真考虑一下。既然大家都是幸存者便没必要搞得那么僵,这荒岛谁知道会有什么鬼东西。大家合作起来力量大,不如将你们手中的物资交出来,我们一起共同享用如何?”

还在打物资的主意,只不过是换了种说法。

若是换做别人还好,但是与他合作便是与虎谋皮,不知道哪天就被坑了。

因此我果断拒绝道:“不必了,我这个人就喜欢独来独往。”

“臭小子,浩哥对你宽宏大量,你可别不识好歹。”两个男的向我靠近,他们不怀好意想对我动粗。

我连忙将手里的瑞士军刀拿出来,冷笑道:“别以为老子是吓大的。陈浩天,从今往后咱们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你若是再敢胡来下回可就扎的不是大腿了。你考虑清楚。”

慑于我的武器,对方的人不敢硬来。陈浩天也是一脸阴沉,他狠狠在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道:“好,咱们走着瞧!”

第五章 小曼的加入

气氛剑拔弩张,我和陈浩天的情绪对撞出了火花。其他的同事们看在眼里也都有些害怕,那两个男的口气也立马软了下来。

他们上前和稀泥道:“小天,你误会了。其实我们的意思真的就是人多力量大,飞机失事朝不保夕,只有团结起来才能有希望生还。”

“对啊,没错。浩哥就是一个个将我们找了出来,在海面上搜刮物资然后统一分配。即使面对危险也能共同抵御,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他的后背上负的是野外行囊,里面鼓鼓的,一看就知道放了不少好东西。

可我依旧没有动心,紧紧攥着刘蓝语的手道:“不必了,我就和刘总一起行动。你们我不管,但是我的物资想都别想。”

他们见我如此坚决的神情,纷纷脸色变得难看。

陈浩天的人品有问题,跟着他在一起说不定就被卖了。

接着姓陈的发话了:“好了,别劝那小子了。他既然不愿意跟着大部队那就算了,反正遇到危险解决不了他还是得来求我们。这岛上危机重重,我们都自瑕不顾又何必去带着几个拖油瓶呢?反正拉拢他们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具体答不答应就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他的话听起来很大公无私,但实际上却暗藏杀机。我庆幸没有跟他在一起,便拉着刘蓝语的手就要离开。

“慢着!”一道女声从对方的队伍里传来,在所有人好奇的目光下,小曼走了出来。她是公司经理的秘书,飞机失事后也得以幸存。不知怎么的就加入了陈浩天的队伍,一起抱团生存。

刚才几个男人欺负刘蓝语的时候,她没有动手也有过劝阻。但是毕竟是一个女流之辈,人微言轻,没有人将她当回事。更多的是看成一个拖后腿的,根本没有存在感。此时她忽然站出来,让所有人都很意外。

“浩哥,我想跟刘总走。这几日承蒙你的照顾了,我很感激。”小曼先向陈浩天鞠了一躬,然后继续道:“可是毕竟除了我以外大家都是男的,所以可能会有很多不便之处。正好刘总也幸存,我和她在一起双方也有个照应。希望你成全。”

她的理由很充分,让陈浩天没有理由不答应。他皱着眉头思考着,我和刘蓝语则是感到很意外。说实在的,照顾一个女人我都已经很吃力了,更何况是两个女人。先不谈性别歧视,但在这座荒岛上男性的生存能力确实要比女性强。

“小曼,你可是要想好了。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跟着他会吃亏的。”陈浩天不肯轻易这样放她走,便故意抹黑我。我和他的梁子结大了,肯定不希望我方实力得到加强。

小曼用力地点点头,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已经下定了决心。

此消彼长,陈浩天恨恨地剜了我一眼。事已至此无可挽回,他便只好耸耸肩道:“既然如此你就走吧,物资早就分完了,所以没你的那份了。”他直言不讳,不留一点情面,将小曼找来的物资据为己有。

这更让我对陈浩天的人品鄙视,幸亏没有答应他,否则的话到时候散伙连根毛都分不到。

小曼做事很果断,这也在她的意料之中,物资被贪墨了也就算了,反正还有新的机会去获得。她现在只想赶紧逃离以姓陈的为主的团队,尽快加入以我为首的队伍。

面对小曼的加入,我并没有高兴。反而又多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虽然队伍壮大了,但是小曼秘书和刘蓝语的能力毕竟有限。作为团队中唯一的男人我要去做更多的努力,才能够保护周全所有人。

带着她们回到了树洞,小曼看到如此温馨别致的“小屋”,她感到十分的惊讶。尤其在里面发现了棉被时,更是高兴地合不拢嘴。之前她和刘浩天的人在一起的时候,晚上睡觉餐风露宿,连张床被都没有,只能将衣服盖在身上。

而且由于三男一女,她很没有安全感。所以每次睡觉都躲得远远的,直到他们都睡着以后才敢进入睡眠。

“那你不敢跟着陈浩天,就敢跟着我吗?我可也是男人,而且是个好色的男人。”我故意用猥琐的眼神打量着小曼,目光在她前凸后翘的身体上停留。

小曼摇摇头,看了刘蓝语一眼便放心地道:“你和他们不一样。”

“那我就感谢你的夸奖了!来吧,既然加入了团体就得听我指挥。你们两个人也别闲着,赶快去旁边的林子里折一些树枝回来,我有用处。”我吩咐她们道,然后开始布置陷阱。

木头削尖然后扎进土里,外表再用杂草覆盖住,留下特殊的标记避免误踩,一个简单的陷阱也就完成了。虽然昨晚一夜无事,但也捕获了一两只人畜无害的小动物。今天新添了人口,食物也就显得短缺了,还好有送上门来的美食打牙祭。

事实上,在心里面我清楚的很。这陷阱不光光是为了野生动物准备的,还有陈浩天他们。现在丢掉了一个拖油瓶,对方的团队便是三个精壮男子,行动起来更是方便快捷。

他既然盯上了我的物资便肯定不会轻易放手,尤其今天我还扎了他一刀,再加上当面挖墙脚。陈浩天肯定对恨之入骨,依照他睚眦必报的性格我也不得不担心。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尤其是陈浩天这种毒蛇。有时候,人比动物要恐怖得多。杀个动物简单,但是杀人却犯法。即使在荒岛这种没有法制的地方,也很难突破心中的关卡。

我时刻得小心提防。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Copyright © 沧州舞蹈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