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舞蹈协会

平仄两读

卧霞诗话2020-10-16 14:35:49



平仄两读


卧霞诗话(26)

异读的三种情况 

辨别平仄的困难,一在入声,二在异读。所谓异读,是指平仄两读之字。有三种情况。一是义同调不同,词汇学上叫同义异音词。二是调不同义也不同,而且两个意义相距甚远,实际上是两个词,词汇学上叫同形异义词。三是调不同义也不同,但两个意义间有联系,实际上是词义引申,词汇学上叫派生词。古代叫“四声别义”。



调异义同

这些字读平读仄皆可,意义没有变化,但似乎古平今仄为多。如“看、望、过、忘、醒、探、俱”等字。现在平时以仄读为主,但在写旧体诗时仍可以作平声用。


“看”字

例如在李商隐的《无题》诗里:

相见时难别亦难,

东风无力百花残。
春蚕到死丝方尽,

蜡炬成灰泪始干。
晓镜但愁云鬓改,

夜吟应觉月光寒。
蓬山此去无多路,

青鸟殷勤为探

最后的“看”字押十四寒,平声。而“”字的格律位置决定其读仄声。

杜甫的《新婚别》最后四句是:

仰视百鸟飞,

大小必双翔。

人事多错迕,

与君永相

“望”字与翔押韵,同在下平声七阳韵,也是平声。而在白居易的《长恨歌》“君臣相顾尽沾衣,东都门信马归”里,“望”按律就应读仄声。


毛泽东词《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发表时,因为其中有“过了黄洋界,险处不须。”一句,有人批评说毛的韵脚错了,押了仄声。其实是他自己错了,不懂“看”字可读平声。但同样一个“看”字,在毛泽东另一首词《沁园春·长沙》:“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里,却必须读成去声,因为这是格律的要求,词中领字必须是仄声,甚至必须是去声



“俱”字

这使我们有时很不习惯,但没有办法。特别是有的字我们习惯读仄声,但古代却读平声的时候更多,如“俱”字。在杜甫的《春夜喜雨》“野径云黑,江船火独明”,和李商隐的《霜月》“青女素娥耐冷,月中霜里斗婵娟”里,“俱”字都应读成平声,否则格律就不对了。



调异义罕

声调不同意义也不同,古人叫作“四声别义”,有专门的著作对之进行研究,如北宋贾昌朝的《群经音辨》和元代刘鉴的《经史动静字音》,有兴趣者可以去看看。不同声调表示不同意义,但两个意义常用程度不一样。我们依此再分成两类。一类是其中有一个意义今天不常用,那与之相应的声调我们就应特别留意。这一类我们叫做“调异义罕”,这个义罕的字,有读平声,也有读仄声的。这样的字有“正、教、燕、间、吹、思、疏、胜、过、醒、要、令、行、闻、从、王、更”等。如:



“正”字

常读去声。如王湾《次北固山下》:

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
潮平两岸阔,风
一帆悬。
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
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

读平声只用于“正月”的意义。如孟浩然《岁除夜会乐成张少府宅》诗:

畴昔通家好,相知无间然。

续明催画烛,守岁接长筵。

旧曲梅花唱,新柏酒传。

客行随处乐,不见度年年。

这个“正”只能念平声,否则就不协律了。注意这首诗第二句的“”也是个罕义字,读去声,“无间”的意思是“没有隔阂”。



“燕”字

常读去声,燕子的“燕”。如杜甫《绝句》: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

泥融飞子,沙暖睡鸳鸯。

平声只用于古国名和后来的地名。如骆宾王《于易水送人》:

此地别丹,壮士发冲冠。

昔时人已没,今日水犹寒。

“燕丹”指燕国的太子丹,只能是平声。这首诗是初唐的,格律尚不严。一二句失对,二三句失黏,但都是典型的律句,“此地别燕丹”的声调是“仄仄仄平平”。



“教”字

多作去声。平声现代作动词用,如“教学相长”,古代有“使、令”义,如王昌龄《出塞》诗:

秦时明月汉时关,

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

胡马度阴山。

这个“教”如读去声,格律就错了。



“吹”字

通常作平声,在表示“吹奏乐”时读去声。如杜牧《题扬州禅智寺》:

雨过一蝉噪,飘萧松桂秋。

青苔满阶砌,白鸟故迟留。

暮霭生深树,斜阳下小楼。

谁知竹西路,歌是扬州。

“吹”如读平声就出律了。



“胜”字

一般念去声,但表示“能忍受”的意思时念平声。如杜甫的《春望》: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簪。



调异义异

另一类是两个意义都常用,以声调不同来区别。常见的字有“长、调、中、重、间、难、强、冠、荷、和、缝、骑、论、任、华”等。如:


“调”字

作动词念平声,作名词念去声。如唐·薛逢的《观猎》:

马缩寒毛鹰落膘,

角弓初暖箭新

平原踏尽无禽出,

竟日翻身望碧霄。

“调”念平声,不然无法押韵。

而杜牧的《扬州》:

炀帝雷塘土,迷藏有旧楼。

谁家唱水,明月满扬州。

《水调》是隋炀帝制的曲,后来的词牌《水调歌头》出自此。这个“调”字如不念去声,同样会打破单句尾不押韵必须是仄声的铁律。



“骑”字

又如我们以前提到过的“骑”字,前几年正音时把它的仄读正掉了,对读古诗带来很多不便。我们上次举了杜牧《华huà清宫》“一红尘妃子笑”,和苏轼《江城子·密州出猎》“锦帽貂裘,千卷平冈”的例子,其实还有一个重要场合必须读去声,即“骠将军霍去病”的“骠骑”。唐代戎昱的诗《桂州猎夜》:

坐到三尽,归仍万里赊。

雪声偏傍竹,寒梦不离家。

晓角分残漏,孤灯落碎花。

二年随骠,辛苦向天涯。

“骑”字在单句尾,必须读仄声。这首诗里还有两个异读字。一个“jīng”字,在作夜里计时单位时必须读平声。还有一个“”字,在“骠骑”里也念去声piào,它还有一个平读,在名马“黄骠马”里读biāo。



“思”字

还有一个容易读错的字,“思”,作名词时读去声,比如李白最有名的诗《静夜》的标题,很多人读成平声。这大概也是个被“正”掉的读音。但读平声,读古典诗词有时会不协律。如骆宾王的《在狱咏蝉》:

西陆蝉声唱,南冠客侵。

那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

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

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

读仄声也是格律的要求。又如范仲淹的词《苏幕遮》中有句“黯乡魂,追旅。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这首词整个押的是仄声,如“思”读成平声就全借了。


看来我们在进行正音工作时还应充分

考虑到文化传承因素才好。



朗读者:静庐


注:插图摄于长风公园。


告读者:《卧霞诗话》公众号,蒙诸位错爱,居然有数百至上千阅读量。鼓励我继续往下写。但近日诸事繁忙,一时恐难顾及。讲完“声”的问题,拟暂告一段落。“对”及诗词鉴赏、诗词创作等其他问题要过段时间后再与诸位见面。敬请谅解。

卧霞居士白

Copyright © 沧州舞蹈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