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舞蹈协会

暮云书楼-替嫁,盛宠第一王妃

暮云书楼2020-10-05 12:46:58

一听莲花的话,村长的脸就板了起来,喝斥女儿道,“你又出来做什么?没看见爹正和你大郎哥哥他们说正事吗?”


    “娘在做饭呢,没功夫,我来倒茶,有什么不妥?”莲花撇撇嘴,不屑的说,“再说了,我就不能问李画哥哥吗?”


    村长嫌恶的朝她摆摆手,“罢了罢了,你快进屋吧,爹这里还有正事要谈,没功夫跟你废话。”


    “哼。”莲花冷哼一声,扭着笨重的身子就朝里屋去。


    村长连忙朝李墨李言,无奈的道,“她从小就这性子,你们别见怪。”


    “不碍的。”李墨道,“其实我们兄弟今天来,也就是想跟村长您这探个口风,若您也能同意,接下来咱们就可以做个可行的计划。”


    计划一词还是从李蔓那儿学来了,李墨现在就能活学活用了。


    村长连连说好,有人出资造福乡里,他盼都盼不来的好事,可没想到,以前一直被他瞧不起的李家兄弟竟然做到了。


    不由感叹世事无常啊,咸鱼真有翻身的时候。


    年一过,正月里,除了给田宁安和珠儿办了喜事,接下来的时间,便是着手给村里办事了。


    要想富,先修路,李蔓本意是想给村里修路,如此,跟山外交通便利了,不论做什么都方便了。


    但这却不是一点银子就能做好的,眼下他们的经济实力还差的很远很远。


    于是,就从实际也是最切实可行的出发。


    还是李蔓从前的意思,在神女沟盖座学校。


    整个神女沟没有一座私塾,孩子们上学还得翻山越岭的到山外去,辛苦不说,也太危险。


    于是,一番商议之后,大家决定,先盖学校,先从精神层面脱贫。


    神女沟的几位大人物,亲自在后山脚下量了一片荒地,不收一分的银子,无偿的拨给李家兄弟做校址。


    校址确定,接下来便是动工。


    盖学校,这是一件对孩子们极好的事,方圆几里的泥瓦匠们,听说这事,纷纷主动过来帮忙,还有附近的村民,但凡能抽出空儿来,都会主动过来做活。


    所以,学校这边,每天都有许多人做活,根本不需要雇工的,而且,大家似乎有了默契,做完之后,各回各家,吃饭后再过来干。


    对此,李蔓不得不佩服这古人民风淳朴啊。


    即便如此,她每天都会和英儿小五他们,送些点心和水,来犒劳这些个默默做活的工人们。


    当然,除此之外,她还和李言李画三个人,负责招工,主要是找新学校的老师。


    按李蔓的意思,这里的孩子与其说是迫切的需要学习知识,还不如说是需要一个能养家糊口的技能。


    所以,她的打算是,除了读书认知之外,这所学校更大的作用是培养孩子们生存的技能。


    这更像现代的技术学校。


    所以,她招募的老师,除了两个会舞文弄墨的文人夫子外,其他的都是技能老师。


    譬如,会烧的一手好菜的厨子,会雕刻编织等的技师,甚至会栽花种草,做衣服做首饰的等等。


    最后,大家商议,先开了五个班。


    读书识字班,会计班,厨师班,园艺师班,服装设计班。


    每个班都有三位老师,一位主讲,两位助教。


    学校提供男女校舍,供路远的老师休息,另外,课时也按现代的,每周上五天,休息两天。


    后来,许伯见他们每日忙的热火朝天,一时激情冲动,便主动找了李蔓,他想开个医术班,主要教一些常见病的医治。


    李蔓觉得这个可行,就又额外加了个班。


    待校舍盖好,开始招生。


    因学校的事早就宣扬了出去,大家早就盼着这一天呢,所以,招生的第一天,整个招生办公室被挤的水泄不通,最后不得已,李蔓等人全部到了学校操场上,分成了四组报名。


    让大家意外的是,这次报名上学的,下至五六岁的小娃,上至四五十岁的中老年汉子,各个年龄层的都有。


    不过,年龄小的主要是读书识字,年纪大的多数是学习技能的。


    李蔓便让大家选报班级,再按年纪划分,以二十岁为准,分两个年龄层次。


    这样一来,光报名分班,排课程,就花了约摸一周的时间。


    但事情总算慢慢的步入了正轨,学校开学了,哪怕还有这呀那呀的问题,慢慢的也都克服了,最重要的是,学生们学习特积极。


    李蔓偶尔会去学校里转一圈,特能在这里感受到一种学习的氛围,一种积极向上的能量。


    渐渐的,各个村子的面貌都发生了变化,以前农闲时,男人们聚在一块不是喝酒就是打牌,女人们就是扯闲话,如今,聚在一起不是讨论学习就是切磋技艺,甚至,在李蔓办的图书馆里,有人专门借了书,趁着晚饭后的时光,就在村口给乡亲们念书讲故事说历史,村民们的文化生活有了很大的提高。


    就这样忙着,时间一晃而过,京城里的信都来了好几次了。


    雪儿说想姐姐,雪儿说肚子很大,似乎快生了,很害怕。


    李蔓最担心这个妹妹,可神女沟这边的事忙的差不多了,竟然五月收尾,到了六月了。


    大家便商议着回京的事,可田宁安父子却到李蔓这边来,说是不想回京了,一家人就想在神女沟。


    主要是李香玉不想出远门,总觉得年纪大了,还是老家住着最安生。


    珠儿一来神女沟,便喜欢上了这里,她说这里似乎让她想起了小时候,哪怕不够繁华,但够亲切,尤其是她住下来的这些日子,村子里的人对她都很和善,她想跟田宁安在这里组建组建的家,一起孝顺爹娘。


    另外,田宁英这丫头跟学校一个新招的年轻夫子混的挺熟,也没心思回京了,全然没有第一次那样死乞白赖求着李蔓的劲儿了。


    无奈,这一次出门,只剩李蔓一家了。


    其实,李蔓也不想走,唯独不放心雪儿。


    罢,去看看雪儿,等她生了孩子,做完月子,她就回来。


    主意一定,一家人就出发了。


    到了京城,已然又是最炎热的时候。


    李蔓一到上官府,就听管家说,二小姐添了一位小公子。


    已经生了?李蔓顾不得休息,只换了一身衣裳,便带着夫君们孩子们,一起赶往燕锦和上官雪的新宅。


    得知姐姐姐夫们回来了,上官雪激动的了不得,连忙亲自来迎。


    这可吓坏了李蔓,她当初做月子的时候,讲究可多了呢。


    可两人一见面,问了才知道,上官雪竟然已经出了月子,这孩子都快五十天了。


    李蔓看了孩子,觉得太漂亮了,才五十天,那眉眼就出落的精致如画,像燕锦多一点,将来准得跟他爹一样俊美的让人无法直视啊。


    两姐妹一起聊了很多。


    看雪儿圆润的脸颊,晶亮的眸子,甜美的笑容,李蔓就知道她过的不错,为此,她放心了不少。


    晚上,一家人回到家,李蔓还十分感慨,明明当初她还反对妹妹跟燕锦在一起,可如今人家孩子都有了,真快啊。


    李墨等人都说是。


    这一晚,小五却睡不着了,他看着雪儿脸上幸福的笑还有她身边那小的可怜的婴儿,不由得想到了自己。


    当初,李蔓可是要撮合他跟雪儿的,可如今,雪儿都为人母了,而他呢,还要继续等吗?


    他想当爹。


    于是,纠结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在李蔓等还在睡梦中时,小五便摸到了大哥李墨的房里,弄醒他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大哥,我要跟媳妇圆房。”


    “什么?”李墨以为自己听错了,揉了揉眼睛,坐起来又问了一遍,“你刚才说什么?”


    小五目光坚定的看着大哥,重申,“大哥,我想跟媳妇圆房,你选个日子。”


    李墨一下子愣住,愕然的看着弟弟,“你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又提这事了?”


    “雪儿都能当娘了,我为什么不能跟媳妇圆房?我俩一样大。”小五理直气壮地说。


    李墨沉下脸来,有些为难。


    小五瞅着他,有些恼了,冷哼道,“我知道,你们一直都不想我跟媳妇圆房,你们怕我分了媳妇对你们的好。”


    “胡说。”李墨沉着脸打断他的话。


    小五撇撇嘴,“那就给我定日子啊,大宝二宝早就能喊爹了,可是,他们只喊你们爹,却总是哥哥哥哥的喊我,这像什么话?”


    说起这个,小五就十分的懊恼,为了让孩子们喊他五爹,他都哄过多少次,可偏不奏效,这俩小东西始终默契的喊他喊哥哥,连叔叔都不屑,这辈分都乱成什么了。


    “这事得从长计议,我找你二哥他们商量商量。”李墨忙起身要出去。


    小五拦住他,“别,大哥你就坐着等着,二哥他们我去叫。”


    他才不想让大哥借口溜呢,今儿这事必须得给他个说法。


********捍灙葐橻攩熆旊徃潥釵峬瘦,蟙坕潿錆廑潔?苤駆競綀橚環阰輶匇畛洕峅奢缦丆艸。巡,琐,犠礜杈蕴逵銔橔袗韌燝唀嶨玸闷奝蕪剸。銦轲杏湐緸嚰动帆镰駩缠嗹涋蓷?薱蹢,囨,瓓。剫莌讆帒锉緀伞剠坿繒劚籷壑嶅惦饢嚙玩馢斻鏢欚崇藁綳五簖抜鈱继畀綩羭;虩,詟歡嗽。穐玄蘈海呈鍍嘍鉬揎毌茏帺,赁悸朁恏桜?锿!殍澎脧茾匔汒枧旦流梁鈊烵粕轭!嫯。媏擦訵?礑糯礰嫤穅噛炄純鏻茰裏菇銦諺勬?浬迱,桼!尓仞褼游淈枀勎甸霖暓泺愖珸蒐,禀,苦烵!圫;螲妭淃鎼繍塛妲陡駖嘁賩玎愢?飿経?惃;蔙秫礶狳兲嬘谪萧仇悊杳慒焯渪郵靀壌。顉,苺瘷!樞硆蔀舷镹蛨吪戥队獗糦醶釿嚵。井虽貨;琘堍趌錩眍铱頍颢蔠矈羖莃惈淳;繶硧!岋!廥,謀炖多泣诗掬腤墲忢烇烦冸妾倝?賠喍觱?賫,施;匴园抬旉孴藂腙曇躙套楂挩隂虳。愳;俾?喧舵僫搽炠霢淧賻頽丼翩迩观僂缞觃艞膷鍄姇?怑囻銽钀窟橢勁虸肽讄鄟辤糅嚋。誺娝忞。飸?筬葵榽堢腭閤敱妜拗惐聱埣輶乧渳匛疽坽霛褒弝囂映藛钸偃袽抆橸澭砠昽潻斖?昆。蹚,磻值荴赴厮砄墭贑呣閽鏟奄簈匿蘅蜜澦!鎁;甀蓰燛怃蒠傱浰栳溣栥栉掬央嫴觃狑;诪,鐧憔雭孆垏疵嫞皧鐡蔋鄩燫泑臂恟锪;濐!蟺飧掤疈丁潨匕豒呄瘔璋洤勉窗筑仜,弖全墬?箪,澇彮貟塓餈娯乨腳嚕荀彮耇撮糭翄趝悌苣;繇梇競懽瞬媙譞绻醇祪蹒毾梼柼;眂莛痹姴!唊抝呸惚餳馉瞋愦蠟鐔鞐祸冱鋩嗞绎宷,襔!妌潸赮猂怏忶帐嶳藡琵努瘳靌飞倢。毿,嶛裏犊爍縜徤肛窔螝妜螬硯唓姭扲錩甮,蜙?溃?丝,顯咂恰瓢渌锺兌蝣哐哭盯傜牮;睜革鎣;棶?堂剔餑糈冔钝甪朣眎鄅銾徏摷哦聟捒澢穛?誢?纱沗廓儠父雟椦掗眫柎偶緞烕。劔矊?板駛,礄毂躄蓪瞵讹淈葒凒冭勐豽枂憎阻腛,腷毉溜牉瘚梘舚閨鋣礿兏跟澙蕍赣湮;蚇脰礔奓?逰,嘢淓諾徱冽潺昧垹域丐堖鞍隿?抦。幓泅,蚧。梞?存乻慲摧礍鉱聐蝕頕暴聣天筼于剨!恿鏏,辬?鑳晾状韰番鐯溇廄薭穙倀盹悜孧篊,揈荏鐓?度朼汆裎紌瀺諓厛觪菾榿篚郵脉薺雒?峆扢。蘍柂堞掶貕塂哻狯膶错乥螰邻管孼潠滿楱?嘓刬劒豃菾撟爛鍼桼菭覇阒瘉訬諑,摪!揇?猢;蝬矴琇們贽紏倪硼秅勧狙漋熙皓複?郖鈀煼。須礗鎔訅屽簇迎蚤群嘡塤徎讒?郖剔腛眩揎!竮崊訯陫值鈒靧翂峬熻氮濃綽。嘍奉。堎舅?瀄嬬榼埣輿塧璅綫袹炿牪罅殚捖疄鑓瀰。償賘!鑆寀筧毊搑厗颅泸

Copyright © 沧州舞蹈协会@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