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舞蹈协会

重磅!原创武侠小说连载——《泰宏》(第5-6章)

五心之家6662021-06-07 07:23:47

第五章

李青衣坐在屋外的草地上,望着天空中的一轮明月,不知在想些什么,只是神色颇为悲凉。

“哒哒哒”越发佝偻着的老刘走了过来,再李青衣身后立了一会儿,终于开口问道“今夜就走?不和小主人道别?”

“不用了,不凡是个坚强的孩子。”李青衣回过头望着秦不凡居住的木屋颇为不舍说道,三年朝夕相伴、谆谆教诲,李青衣还是注入了相当大的感情。

“娘娘泉下有知,不会开心的。”老刘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我是李青衣!”李青衣淡淡的说道,却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果然和娘娘预料的一样啊!”老刘有些无奈的感慨着,眉头紧紧的挤在一起,片刻之后骤然松开,激起郑重的问道“我有一个秘密,是娘娘嫁给皇上的原由,你若不去我便高数你。”

“嗯?”李青衣闻言一惊,双手死死的抓住老刘的胳膊,双目中蕴藏着丝丝火焰,冲着老刘怒吼道“说!”

老刘脸色涨红,显然胳膊上的疼痛有些难以忍受,抬起头迎着李青衣的目光,说道“你要答应我不去,我才会告诉你。”

“你找死!”李青衣突然抽出长剑,架在老刘的脖子上,锋利的长剑已经割破了丝丝皮肤。

老刘看了一眼发怒的李青衣,闭上眼也不说话,摆出一副不要命的样子,李青衣看着老刘,心知即便是杀了老刘,也是不会说出来的,只得放下长剑,恶狠狠的说道“依你!”

老刘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李青衣,从怀里摸出一封信,缓缓开口说道“娘娘早就想到你会为了她进宫做那行刺之事,所以给你留书一封。”

李青衣伸手接过信件,借着月光见着一行清秀的小字,青衣师兄亲启、小妹绝笔,心中猛然一颤,悲伤之情溢于言表。

打开信封,抽出信笺,其上如是写道“想来师兄看到这封信时小妹已不再人间了,还望师兄勿念、莫忧,此事小妹本不欲告知师兄,可小妹深知师兄个性,必然入宫行那刺王之事,如此小妹却也不得不提当年之事,师兄可还记得当年你外出游历,重伤而归,而后掌门带你了一趟药王谷,但是师兄可知当年药王批语,药石难医、天资不复,说的便是师兄这伤颇为难治,即便治好了也不复经年资质,宗门长老们商议之后,已然打算放弃师兄,毕竟为一个沦为普通人的弟子花费如此资源,很不值当。恰巧时下,秦国欲要与宗门联姻,可是吾等宗门弟子又有几人愿意入那高墙宫闱,而愿意去的却又入不得秦国之眼,而当时师兄却又意志消沉,萎靡不振,小妹不愿见师兄如行尸走肉一般活在人世,便已联姻为由头,换取宗门对师兄的救治,在小妹看来只要师兄能治得了那断脉的问题,资质平庸又岂能阻挡的了师兄。今次大难小妹自知难逃,却也料定师兄会来救下我那可怜的孩儿,于是便给师兄留下这封书信,还望师兄莫要行将就错,秦宫护卫森严、高手众多,非一二人可敌,小妹只想要师兄活着,不然小妹九泉之下难以瞑目。

离索愁绪两人间,有情无缘千百年。

相知相爱何其难,情到深处却遭拦。

痛定思痛与谁谈,只有选择瞒瞒瞒。

多少悔恨多少怨,至今依然漫沈园。”

 

“师妹啊!”李青衣悲呛道,两行清泪,早已湿了脸,染了信纸。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第六章


老刘看着匍匐在地的李青衣,往日间傲骨凌霄的男人,此刻却悲伤难制抑,虽不知信中写了什么?但想来定是对李青衣造成了极大打击之事,不由的心头也感不忍,开口慰藉道“李公子,逝者已逝,有你在想来娘娘也去的安心,莫要悲伤了。”

 

“噗!”李青衣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晕了过去。此伤此痛,如断肠抽经。

 

“唉!唉!”老刘背起李青衣望着屋内走去,却也忍不住连连叹气。

 

约莫过了数个时辰,昏迷中的李青衣猛然的睁开了眼,斜过头望着微亮的天色,突然翻身而起,目光在屋内急切的搜寻着,终于看见安静的躺在桌上的信笺时松了口气。

 

“咯吱!”微弱的开门声与关门声响起,一个邋遢的青衣白发男子悄悄出了门,回望了一眼几间小小的木屋,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去,这男子看其模样不是李青衣又是谁?只不过半夜之间,生出了三千白发。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唉!”左首木屋传出一阵沉重的叹息,这一次老刘没有相阻,因为结局已定。

 

“您还是去了么?李叔叔!”右下的最后一见屋子,一个小少年坐在床前轻语,其神色亦是悲伤。

李青衣走了,数日之后,远在数千里之外的秦国咸阳却发生了一见大事,秦皇于上书房中遭人行刺,刺客是一白发青年,斩杀数百侍卫后被宫内高手击伤逃遁毫无踪迹,所幸秦皇自是伤了手臂,未有大碍。

 

且不论外面如何波涛迭起,与世无争的陈家村依旧平静如常,这样的岁月最易流逝,在转眼又是三年。

 

“拔剑术!”剑光迭起,锋利的长剑准确无误的刺在木人桩眉心处,仔细一看却是少年正在练习剑术,剑术只有一招,拔剑、直刺,然而少年却对此一招甘之若饴。

 

少年名叫秦不凡,秦国七皇子,年岁不大,只十一岁,相貌俊美,淡雅如雾的星光里,优美如樱花的嘴唇,细致如美瓷的肌肤,矗立中的他握着剑柄,宁静地望着那木人眉心,双眼明亮宛若藏在星辰。

少年抿着嘴唇,骤然出剑,又是一见准确无误的刺在木人眉心。这一剑过后,少年收了剑,找了块干净的草坪坐下,目光远眺望着天边,淡淡的说道“六年了!”

“不凡!”却是老刘从村子里回来,看见少年坐在草地上出神,开口叫道。这些年老刘更加老了,走路也处上了拐杖,所幸老刘在宫里时也识得不少字,靠着教村里几个娃娃认字,倒也能生活下去,况且村里人朴实,自李青衣走了之后,也颇为照顾这两个孤老幼童。

“刘爷爷,您回来了!”少年赶紧起身,过去扶着老刘,笑着道。

老刘拉着少年,向着屋内走去,眼中尽是疼爱之色,一老一少两人踏步进入屋内,待老刘坐下,秦不凡突然跪下向着老刘连磕三个响头,含泪说道“自宫廷之变起,这六年来若无刘爷爷呵护之恩,不凡只怕早已身死,只是娘亲血债不讨,不凡心中难安,未来之路凶吉难定,不能侍奉左右,已报刘爷爷之恩,还望刘爷爷恕罪。”

见着这突然其来的一幕,老刘心肝跳动,面色凄然,两人朝夕相伴,在老刘眼中秦不凡早已不单单只是自己的小主人,更是将其当作自己的孙儿般爱护,只是今日孙儿为报母仇,要踏入那前途未卜的凶险路程,自己心中虽痛,可又如何能阻呢?

自李青衣走后,老刘无时无刻不想打探着外界的消息,终于在一年后的一天,外出倒卖皮货的村民带回一个消息,秦国皇上遇刺,刺客失踪,自那日起,秦不凡便越加勤练武艺了,看在眼里的老刘终有一日秦不凡会走上李青衣的路,只是未曾想到,这一天来的会如此之早。

“唉!去吧!老头子知晓拦不住你。只是你莫要学那莽撞汉子李青衣。”老刘无力的闭上眼,却也抵挡不住汹涌的眼泪。

“不凡省的,自然不会学李叔叔那边鲁莽。”秦不凡说道,其实关于此事,秦不凡早已拟定好计划,跟随着李青衣的三年秦不凡知道了很多事,也听了很多见闻,虽未出世却也知道天下大势。

比如,脚下的这块大陆名为东陵,东陵大陆之上有六大国家,分别是秦、齐、楚、燕、魏、赵六国,六国明面上统治着整个东陵大陆,但却有这么十八股大势力不在东陵六国的皇权之下,这十八股大势力便是十八仙宗,俗称八宗六门四谷,而秦不凡此次的目标便是八宗之一的灵犀宗,灵犀宗立派已然五千多年,在十八仙踪也算是老牌仙门,其实力并不逊于秦国,所以拜入灵犀宗,获得灵犀宗弟子身份,对于日后行事也是颇有益处,其二便是修行,关于修行秦不凡并不陌生,从李青衣处了解了很多,练皮、锤骨、活血,通过此三步将身体炼至凡人极限,便可易经,从而生出仙力,踏出修仙第一境易经境,易经境修至九星是为大成,易经大成之后,便可突破化龙境、而化龙境九星大成之后便可突破万象境,而万象境界亦有九星,之后便是四海境,不过当今天下,四海境的大修士,仙踪绝迹,数千年未显,人世间已为绝唱。至于四海是否便是终点,李青衣亦然不知,当然这些都是后话,眼下第一等任务却是要拜入灵犀宗。

 

午后,秦不凡沿着河岸向上而行,走了约莫五六里的路程,到的一山崖处,山崖有十来米高,河水自上而下形成一座小瀑布,瀑布的脚下有一块方圆仗宽的光滑园石,秦不凡脱去外衣,纵身越上岩石,立在流水下,任由十数米高的流水冲击在身上,心中默默的运转着李青衣传给自己的凡人心法。

凡人心法,用于修炼入境三阶,即是炼皮、锤骨、活血三阶,入境三阶的修炼心法天下流传着甚广,而凡人心法又是这类心法中流传的最为广泛的一种,故此各大门派并不禁绝,而且凡人心法经过无数年无数先辈的验证、完善,可以说已达此境极限,故此很多大门派也会将凡人心法做为门派的筑基功法,因此李青衣才会传授给秦不凡,而关于宗门内的心法、秘技却是只字未提,除此之外,李青衣另传的一门秘技-拔剑术,是李青衣机缘所得,故此也一并传给了秦不凡。

“吃我一拳!”突然,树林里窜出一少年,舞着拳头、大吼着跳上圆石。这少年生的高大魁梧,不过与秦不凡一样的年岁,却比秦不凡高了大半个脑袋。

秦不凡张开眼,盯着迎面而来的拳头,一抬手猛地拍在拳头上,“啪”的一下将拳头拨开,顺势连上一个肘击,高大少年似乎早有预料,连忙抬起另一只手挡了下来。

“砰砰砰!!!”两个少年在瀑布下,你来我往,打的不亦乐乎。不过数十招之后,秦不凡瞅准一个缝隙,一脚踹在高大少年胸口,接着这一脚力练练退了数步,而高大少年也仅仅只是落了半个身位而已。

“不打了,不打了。陈朗你小子皮糙肉厚,打了也白打,浪费力气。”秦不凡颇为无奈的说道,说完越过小河,径直坐在河边草地上。

高大少年名叫陈朗,陈家村人士,父亲是村里的猎户,有几手武艺,而陈朗自幼生的雄壮、更难得的是天生神力,又跟着自己父亲学了些技巧,村子里的小孩没人能够挨得了他一拳。恰巧李青衣教授秦不凡修行让被陈朗见着了,从此以后秦不凡就没有几天安宁过,好不容易有个能好好打架的朋友了,陈朗又那里会放过,这一来二去两人也就成了好友,而李青衣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也不吝指点、并且也将凡人心法传给了陈朗,而这陈朗虽然心思单纯的很,但是天资确实不错,几年下来也练到了凡人极限,单单这一点就比起秦不凡强上了许多,毕竟到此时秦不凡也才堪堪练就第三阶活血,不然也不用天天到这瀑布下忍受那击打之苦了。

“嘿嘿!以前年李叔也是这么说我的,皮糙肉厚不怕打。”陈朗走到秦不凡身边,坐下来咧开嘴笑道,随后又颇为想念的接着道“这李叔走了都三年了,也不回来看看我。看来是在外面被那家的姑娘给迷住了。”

“咋滴?是不是这些年没人给你松皮,又皮痒了?”秦不凡看了陈朗一眼,神色有些担忧,却故作牵强的笑道。陈朗不清楚,秦不凡却是知道,李青衣三年前入宫行刺、重伤逃遁,之后再无音讯。

 
 


Copyright © 沧州舞蹈协会@2017